八一中文網 > 王者時刻 > 第二十三章 各種位置

第二十三章 各種位置

正所謂千軍易得,一將難求。
  
  一個好的場上指揮,是每支戰隊都特別渴望和需求的。但是能站到職業場上,首先個人技術層面需要達標,指揮才能那已經是對一名職業選手提出的更高要求,在場上要完成自己位置工作的同時,還要總攬全局,調度隊友,要花費的精力遠比一般選手要多。
  
  所以指揮多出現在輔助位。輔助作為場上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的那塊磚,是最常出現在節奏點的人,比較容易直觀地指揮戰場。其他比如打邊路位置的選手,活動區域相對比較固定,中前期的一些團戰甚至可能不去參與。如此一來又要照顧自己眼前,又要隔空指揮別處戰役,這就有些難以顧及了。目前KPL戰隊中僅有微辰戰隊的楊夢奇是坐鎮上單進行指揮。但這與楊夢奇的個性打法和微辰戰隊圍繞他風格構建起的戰術是密不可分的,因此才成了KPL中的獨一份。
  
  此外像周進、李文山,這兩位也都是非輔助位的指揮。不過一個是中單,一個是打野,同是隊中的節奏點,隨即也就承擔起了這一重任。但是從這兩位頂尖選手身上可以明顯看得出分心指揮對一位選手個人發揮的影響。在注意力無法完全集中于自己角色的情況下,他們的操作難免會不夠細致,甚至會有一些比較尷尬的失誤發生。
  
  而這,就需要團隊從策略上,乃至隊員培養默契進行包容了。目前來看這兩隊完成得都還不錯。其他隊伍對于這種有優秀指揮的隊伍可都是羨慕不已的。
  
  但是現在,在青訓賽里居然出現了一個這方面突出的人才,佟華山幾乎可以肯定,他現在若是把消息放出去,大概有半數的戰隊根本不會等到線下賽部分,恐怕現在就要想方設法來圍觀一下了。
  
  自己還是需要更加仔細地觀察確認一下!
  
  一想到這等人才會掀起的爭奪,佟華山不禁提醒自己要再仔細一些。畢竟,這方面的才能他們的打分系統都是無從辨別的,只能他們人為去甄別,判斷。
  
  于是,當何遇下一輪的比賽開始時,佟華山主動從工作人員那里討來了耳機,他要聽何遇在場上的判斷和指揮。只是這一次,何遇分到的位置赫然是邊路,最后拿到的英雄是程咬金。
  
  邊路指揮全局?那是要學習楊夢奇的打法嗎?
  
  楊夢奇的打法以精準有效的支援著稱。明明是偏安一隅的上單英雄,可在楊夢奇手上總是讓人有種籠罩全場的感覺。是他的英雄移動速度就比別人的快嗎?當然不是,而是他每一次支援時機的選擇都是那么恰到好處,每一次他支援到陣,都會讓對手十分難受。
  
  楊夢奇的代表英雄關羽,就是因為支援快速,繞后能力強勁,才成了他獨樹一幟的招牌,現在已經甚少會有隊伍在比賽中放給他。除此還有劉邦、哪吒、孫策,在楊夢奇手里都會變得異常棘手。奇葩的則有劉備、蘭陵王、雅典娜等等英雄都曾被楊夢奇在上單位上拿出來過。但是程咬金?
  
  在佟華山的記憶里,這個英雄楊夢奇就從未選過。仔細想想也不意外,程咬金這個英雄沒有特別有爆發力的輸出和控制,這顯然不符合楊夢奇對支援的要求。
  
  所以這是要怎么打?
  
  佟華山撓著頭,繼續看下去,結果卻沒有看到什么新鮮的。何遇的程咬金,就是這個英雄的正常打法。憑借自身優秀的回復能力,不斷跑去對面野區騷擾,在這個過程中何遇基本沒有呼叫過隊友的支援,反倒是在對方過來支援時,大呼隊友在其他地方搞事情。而他則是敵進我退,敵退我擾,就這樣來回折騰,把佟華山都給看惡心了,不過比賽最終也是何遇他們贏了。
  
  指揮才能?
  
  這一局中又不怎么明顯了,看起來就是把程咬金這個英雄能做的事完成得十分徹底,為隊友爭取到了足夠多的機會,這……也就是四一分推中的那個一吧?
  
  再一局……
  
  佟華山接著看何遇的比賽,這一次何遇又換位置了。他跑到了中路,用起了法師干將莫邪。這一局里他的話更少,但是干將莫邪的使用卻給佟華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為一個炮臺型**師,何遇的干將莫邪本局輸出只占全隊的26.6%,這比起職業隊中的中單**師至少30%動輒40%甚至有時飆到50%的輸出占比顯然差了不只一個檔次。可看了比賽全過程的佟華山,卻絲毫不覺得何遇的輸出有什么問題,他驚訝于何遇干將莫邪出手的精準,當最后看到數據統計時甚至懷疑自己看錯。
  
  “怎么會這么低?”佟華山驚訝于這一點時,看完這場比賽的工作人員同樣在覺得費解,但是當三人一起做了些回顧后,有些明白過來了。
  
  就是因為準!
  
  何遇的干將莫邪在參與團戰時,看起來總在遲疑。那是他在尋找機會,當他的干將大招出手時,永遠飛得是對方最有威脅的位置。一波團戰的勝負往往就在數劍齊飛間。如此打法,降低了他輸出的總量,但質量卻很高,一次劍來定勝負。
  
  而這,跟天擇戰隊的周進截然相反。周進的法師就從不如此吝惜技能,技能在他手中就好像是燙手在山芋,總是找機會迅速丟出去。天擇戰隊的勸退流,就是圍繞著周進這種高頻率消耗對手的方式展開的。
  
  這兩種方式哪種好?
  
  這其實不需要特別去討論,打團的時候能直接找到對方核心C位,那當然最好;找不到,那就打打消耗,壓壓對方血線。這是正常的操作思路,兩種方式本就如此共存,并不是有你沒我。何遇和周進只不過是將其中一項完成的太過搶眼罷了。
  
  “但是他這樣的話,一旦出手不中,又或者是出手稍遲些,己方大概率就輸出不足了啊!”一名工作人員說著。
  
  “是的,相比之下,還是周進那樣更穩一些。”佟華山說道。
  
  “有機會秒C位的時候,周進也是很準的呀。”另一工作人員說道。
  
  “嗯。”三人最后齊點頭,對何遇這手干將莫邪的評價最后就這樣以不如周進更穩告終了。但是緊跟著,三人一起沉默了數秒。
  
  “我們竟然在用KPL最優秀的中單選手和他比較?”一位工作人員說道。
  
  “比較的還不是一個專門打中單的,是個全能補位?”另一位工作人員跟著道。
  
  兩人面面相覷,跟著一起看向了佟華山,方才先提到周進的,好像是他們的這位領導。
  
  “我去看下一場了。”佟華山轉身就走,心下卻也是驚訝不已。自己是怎么想的?居然把最強的中單選手搬出來做參照?而且……不只是這一次,剛剛看他邊路拿出程咬金時,自己立即在想的居然就是楊夢奇。一會他要是打野位了,自己難道又要想李文山了嗎?
  
  大概只是下意識地挑了最耳熟能詳的著名選手來做參照吧……佟華山很快給自己找到了一個解釋。而后三場,何遇的位置繼續換來換去,佟華山下意識地控制著自己不去拿最強選手來做參照。到了接下來第六場比賽,佟華山松了口氣。這一場他終于不用去控制什么了,因為這一局有個貨真價實的職業級選手將作為何遇的對手。自己不需要再做那種參照性的比較,而是可以從場上看到他們直接的較量了。
  
  “這一局何遇是什么位置?”走到這組比賽時,佟華山就已經問了起來。
  
  “他是下路。”工作人員對答如流,現在人人都在關注何遇,哪怕是看不到他比賽的。目前他連勝的可已經不是十場,而是十五場。眼下第十六場將迎戰來自職業級的許周桐。所有人都探著脖子,臉上寫滿了想看。但是最終可以現場欣賞這局比賽的,終究只有三個人而已。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