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魔風龍帝 > 916 來臨
    這顛倒是非的能力,著實讓張塵風佩服!
  
      四周圍眾人感受到王鷹的這股氣勢,心中駭然,紛紛后退。
  
      尉遲虎等人都是幸災樂禍的看著張塵風。
  
      叫你小子那么囂張,現在還不是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
  
      秦明身上涌現一道靈力護罩,艱難的照在張塵風身邊。
  
      而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
  
      一道低沉的聲音,在每個人心頭,緩緩響了起來。
  
      “王鷹!本王勸你,將這氣勢收起,否則的話,別怪本王不客氣!”
  
      隨著這一道聲音的落下,一陣極有節奏的馬蹄聲,從廣場四周圍響了起來。
  
      眾人朝外看去。
  
      瞳孔頓時一縮。
  
      赤紅騎!
  
      這乃是秦王旗下最為驍勇善戰的一對人馬。
  
      傳聞只有兩百人,但是這兩百人,無一例外,都是氣海二重以上的武者。
  
      而且善于連招,兩百人聯合起來,配合強大的戰陣,就算是王鷹也是不敢與之正面交鋒!
  
      尉遲虎等人都是神情愕然。
  
      這張塵風到底什么身份,秦王為了保下他,竟然連赤紅騎都給出動了!
  
      “秦王,你要攔我?”
  
      王鷹那一只獨眼中,閃過一道陰狠之色。
  
      只不過,那身上的氣勢已經緩緩收了起來。
  
      “秦王!莫非你要阻我們?”
  
      趙軒等幾人,也是跨前一步,冷冷問道
  
      顯然是結成了同一陣營,要以此對抗秦王。
  
      秦王從遠處大步跨來,沉聲道:
  
      “張塵風小先生對我有恩,要我袖手旁觀,本王做不到。”
  
      “好一個做不到,秦王,你要是不讓開,那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王鷹怒目相視,獨眼中布滿血絲,殺意滾動。
  
      渾身氣息,依舊洶涌。
  
      “今日本王大壽,怎么都要將小先生保下來!”
  
      秦王看向趙軒等人,沉沉開口說道。
  
      趙軒等人神情微微一頓。
  
      他們差點忘記了,今日可是這秦王大壽…
  
      壽宴之上,不宜見血。
  
      這點面子,他們到底還是要給的。
  
      “你們幾個那么優柔寡斷,難成大事!哼!本門主偏偏就不賣你秦王面子,這小子,今日必須死!”
  
      萬毒門門主,楚修,盯著那張塵風,森然說道。
  
      之前在拍賣會上,張塵風讓他那般丟臉,一點面子都不給他。
  
      他對后者可謂是恨之入骨。
  
      現如今有機會了,他豈會放過?
  
      而就在他話語剛剛落下之時。
  
      心中好像突然感悟到了點什么,好像有什么東西,冥冥之中與他斬斷了聯系。
  
      噗!
  
      楚修一口漆黑的鮮血,從口中噴出,灑在地上,冒出一陣青煙。
  
      氣息也隨之萎靡下來。
  
      “我的毒丹!怎么會…”
  
      楚修神情極為駭然。
  
      就在剛剛,他與那毒丹的聯系,突然之間就被斬斷了!
  
      這使得他心神大震,受到了反噬。
  
      “呵呵,你的毒丹,當然是已經被煉化了。”
  
      張塵風將腿拔出,拍去身上塵土,淡淡的說道。
  
      算算時間,雷叔應該已經把這楚修留在他體內的那股快要成為毒丹的毒素給盡數煉化了才是。
  
      “是你搞的鬼!”
  
      楚修不是傻子,這張塵風既然知道毒丹的事。
  
      那么這樣看來毒丹與他聯系斷了的事,也是跟這張塵風有莫大的關系才是!
  
      張塵風微微一笑,沒有回答。
  
      “好好好!我記住你了!”
  
      楚修低聲嘶吼道。
  
      “本門主以武道之心起誓,誰若能取下這小子的項上人頭,誰就能獲得我萬毒門一成的寶物!”
  
      說完之后,這楚修就急匆匆的離開了。
  
      他生性狡猾,不會輕易將自己暴露在危險之下。
  
      現在實力大損,再留在這里,說不定等會會出什么意外。
  
      這萬毒門門主走了之后。
  
      全場氣氛頓時變得微妙起來。
  
      趙軒以及郭石等人,臉色變幻莫測,權衡之下,終于是選擇了給這秦王一個面子。
  
      今日暫且不動那張塵風。
  
      “王鷹,你今日若還想著在本王手中搶人,那你我就只能一戰了。”
  
      秦王沉沉說道。
  
      這楚修是眾人之中最為難搞的一個,可沒想到這楚修竟然主動退去,這讓他也很是愕然。
  
      而這王鷹心機頗深,見得其他家主都退步了,他應該不會選擇與他硬碰硬。
  
      “很好,要我今天放過這家伙也可以。”
  
      王鷹一只獨眼死死盯著張塵風。
  
      知道今日是沒辦法取這小子性命。
  
      深吸一口氣后,繼續道:
  
      “他,必須進入上古戰場!否則的話,今日天王老子的面子我都不給!”
  
      一時間,廣場上彌漫了一陣肅殺之意。
  
      秦王面色一沉。
  
      他不是傻子,當然知道這王鷹的目的……
  
      甕中捉鱉!
  
      他要將張塵風進入上古戰場的目的很明顯,就是為了要甕中捉鱉!
  
      這王鷹雖然不能進入上古戰場,但是其他勢力的青年后輩,恐怕會爭著搶著去幫這王鷹解決掉張塵風。
  
      更何況這黑鷹本身手上就有很多個能進入上古戰場的令牌。
  
      到時候,這張塵風就等于一個金元寶,誰都想啃上一口。
  
      所以,這上古戰場是萬萬不能讓張塵風進入!
  
      就在這秦王要開口拒絕之時。
  
      那站在一旁的張塵風終是開口了。
  
      “很好!王鷹,既然你那么想讓我今日上古戰場,那我進了便是。”
  
      “小先生…”
  
      秦王微微一愣。
  
      這張塵風怎么就答應了。
  
      難不成這么明顯的陽謀,他都看不出來嗎?
  
      “好!在場諸位聽著!誰要是能殺了這小子,誰就有繼承黑鷹的資格!”
  
      王鷹大聲說道。
  
      這話音傳開,使得壽宴上眾多有資格進入上古戰場的青年,眼睛慢慢的亮了起來。
  
      一聲聲咕嚕咕嚕的吞咽聲,在廣場上接連起伏的響了起來。
  
      “我這里有一枚三品培元丹,誰宰了這小子,這丹藥就歸誰!”
  
      趙軒手中掏出一枚丹藥,緩緩說道。
  
      夏侯哲與三鼎宗的郭石,也是站出來許諾好處,前提便是要將這張塵風給殺了。
  
      可見他們是有多恨這張塵風。
  
      一時間,整個廣場上殺意洶涌,如寒風刮骨,讓人不寒而栗。
  
      那些有資格進入上古戰場的家伙,一個個的眼睛都散發著幽光。
  
      恨不得將張塵風整個吞下去。
  
      尉遲虎等人的神情又是變得灼熱起來。
  
      這張塵風今日沒死,倒是一件好事,給了他們大發一筆的機會!
  
      全場青年都覺得這張塵風只要進入上古戰場就必死無疑。
  
      雖然是隨機傳送的,但只要這家伙不過氣海四重天,他們哪一個不比這張塵風要強?
  
      在他們看來,這只是誰好運氣能摘得這家伙頭顱罷了。
  
      沒了秦王撐腰,這張塵風就是一只可憐蟲,他們隨時就能將這張塵風給捏死了。
  
      這種想法,充斥在大量人的腦海中。
  
      “小畜生,你看到沒有,即便我不出手,你也一樣要死!上古戰場,就是你的埋骨之地!”
  
      說完,王鷹陰冷的盯著張塵風,嘴角露出一個狠辣笑容,之后不再停留,轉身就走。
  
      趙軒幾人也盯了張塵風一眼,同那王鷹一同離開了。
  
      張塵風站在地上,眼睛微微瞇起,盯著王鷹等人離去的背影。
  
      寒意閃爍。
  
      剛剛要是王鷹強行對他出手。
  
      他就算拼著性命也要在這家伙身上咬下一塊肉!
  
      而這些家伙……
  
      張塵風環視一圈,心中更是憤怒。
  
      他跟這些家伙從未見過面,可謂是無仇無怨。
  
      可這些人卻為了王鷹等人所許下的酬勞而對他流露殺意。
  
      要拿他頭顱去換取獎勵!
  
      張塵風心思沉寂下來,既然這些人已經對他起了殺意,要是真敢在上古戰場中對他出手的話……
  
      那么也不要怪他到時候心狠手辣!
  
      若想要來取他性命,那么就要做好死亡的準備!
  
      “小先生,唉,你剛剛為何那么沖動。”
  
      壽宴匆匆結束,秦王看著那身前緩緩飲酒的少年,頗感頭疼。
  
      出了剛剛的事,秦王的壽宴也變得隨意起來。
  
      不少人都是開始沒多久,獻上賀禮之后就離開了。
  
      看那神情,大概是要將這壽宴上的事傳回自己的勢力之中。
  
      秦王大概的估算了一下。
  
      在場有八成左右的人,都是對王鷹等人開出的條件感興趣。
  
      也就是說…到時候,大概會有五成人會選擇對張塵風出手。
  
      這上古戰場明明就是一個坑,可這張塵風怎么還要往下跳?
  
      “王爺,要是我剛剛不答應的話,這王鷹今日估計也不會放過我,這家伙既然想我進入上古戰場,那我進了便是。”
  
      張塵風眼中閃光閃爍。
  
      他倒是想看看黑鷹的家伙會派什么人進去,他不介意在這些勢力的傷口上,再狠狠的撒上一把鹽!
  
      “小先生,要不就趁著今晚,我親自送你出城。”
  
      秦王想了一下,咬牙道。
  
      “不了,王爺的好意我領了,只不過我已經給王爺帶來了那么多麻煩,就這樣一走了之的話,我良心不安。”
  
      張塵風搖頭拒絕道。
  
      他要是走了,以那王鷹癲狂的性格,恐怕會直接與秦王城開戰。
  
      而且…
  
      他可不信那王鷹會不派人守著秦王城。
  
      但最重要的是,他根本就沒將王鷹的威脅放在心里。
  
      只要不用對上天河境武者,他根本不虛!
  
      他也想看看,現如今的他,實力又能與氣海幾重天的媲美!
  
      “好吧…”
  
      秦王見張塵風如此堅持,也只好嘆了口氣。
  
      時間慢慢流逝。
  
      雷雄雖然已經將那毒丹給煉化了,但是那股龐大的力量堆積在體內那么久了。
  
      還是需要一定時間去清理的。
  
      所以這雷雄依舊沒有出關。
  
      只不過,要當雷雄出關那一天,也是他踏入天河境之時了!
  
      “來吧小先生,我帶你見見我秦王城這次進入上古戰場的年輕俊杰,到時候也好相互照應一下。”
  
      秦王呵呵笑道。
  
      話雖那么說,但張塵風心中卻知道,這秦王是怕他出事,幫他配了一隊保鏢啊。
  
      進入房間之中。
  
      六道身穿赤紅鎧甲的人影出現在張塵風眼前。
  
      五男一女。
  
      正在皺著眉頭商量著什么,那女子一跺腳,心情很是不爽。
  
      而這六人中的其中一人,張塵風竟然認識。
  
      “是你?”
  
      張塵風看著身前人影,愕然問道。
  
      眼前這男子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勸他快點出城,避開古然的那個青年。
  
      “怎么回事,你怎么還不走?”
  
      賀銘眉頭微微皺起。
  
      這小子,居然真就不聽他吩咐,沒有離開秦王城?
  
      賀銘突然想起今日那秦王的吩咐,那眉頭更是緊皺了起來,臉龐上躍上了一抹冷笑。
  
      “原來,你就是那個得罪了黑鷹那五大勢力的小子?”
  
      “額,是我。”
  
      張塵風尷尬一笑。
  
      “果然是你,你可真能惹事的。”
  
      賀銘語氣徹底冷了下來。
  
      張塵風心中有些不解。
  
      這賀銘,怎么好像對他如此不喜?
  
      他倒是不知道,這賀銘之所以不喜他,是與賀銘自身的經歷有關。
  
      這賀銘自幼父母雙亡,幸得秦王庇護,將他招入赤紅騎中。
  
      所以,他早早就將秦王看成親生父親,也將秦王城看做了自己的家。
  
      而這張塵風,卻給秦王帶來那么多麻煩,為秦王城豎立了那么多的敵對勢力。
  
      這樣一來,他自然是很不待見這張塵風。
  
      “呵呵,既然你們都認識,那就好辦多了,在上古戰場之中,你們可要相互關照。”
  
      秦王開口道。
  
      “相互關照?我看我們是要帶一個拖油瓶才是吧。”
  
      六人中唯一的那名女子,毫不客氣的說道。
  
      剛剛她就是為了此事而發了牢騷。
  
      現在看到張塵風本尊了,自然是沒什么好顏色。
  
      其他幾人雖然沒說話,但看表情都知道他們心里也是這么想的。
  
      這些家伙一個個氣海五重天,賀銘就更不用說了,達到了氣海六重天。
  
      一個個年紀輕輕,心高氣傲。
  
      再加上這上古戰場可是一次頗大的機遇!
  
      能讓他們實力再進一步的機會。
  
      他們又豈會因為張塵風而放棄自己的大好前途?
  
      那女子越想越氣,忍不住又是開口道:
  
      “真不知道你這小子哪來的膽子,居然敢招惹那么多是非,就你這點實力,要是進入上古戰場中,別說那些人來前來殺你了。”
  
      “你都不知道能不能自己活下去,我看里面隨便一只妖獸就能把你給解決了!”
  
      那女子盡情的開口嘲諷,絲毫不給張塵風一點面子。
  
      “王曉,給我閉嘴!”
  
      秦王臉色一變,冷冷喝道。
  
      /
  
      。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手機站: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