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超級仙學院 > 第2017章 圍攻血之主

第2017章 圍攻血之主

伊登看著與自己分家的腦袋,到這一刻還都沒有反應.網他就這么被人殺了,隨手的一刀,對方完全就沒有把他當成一回事。
  
  到死,他都不知道自己錯在了哪里,他的自卑,他的嫉妒,他的怨恨使得他把自己推向了死路。
  
  “好了,任務完成,走了。”姚杰笑了笑,“美女,不用擔心李希蒙,磐神雖然把他帶回了異族宇宙,但是我們學院一定會把他接回來。李希蒙有伊登這樣的朋友,是他的不幸,可是他有你這樣的朋友,卻是他的幸運。”
  
  琳不知道該說什么好,這一刻她也只能祈禱李希蒙可以平安無事。
  
  血海,或者說血之神界,這里是血之主掌控的地方。
  
  事實上,血海是血祖的真身,而血雨和血骨都是他孕育出來的生靈,這兩人被血之主栽培了無數年,硬生生的擁有了宇宙神的修為。
  
  對于一個神主來講,培養出一個宇宙神,也需要花費極大的代價,何況是兩人。
  
  “那李希蒙竟然這么強,拼著身死的危險,竟然能拉著你們一起死。他最后施展的這種手段,實在是駭人,你們身體之中如今有一半的能量都被那符篆給同化了,如果不想辦法把這些能量給煉化了,你們兩個就算是不死,也要喪失宇宙神的修為。”血之主沉吟道,臉色不是很好看。
  
  “師尊,你可要救救我們,我們還不想死。”血雨當即就是急了。
  
  “是啊,師尊,我們兩個完全拿這種符篆沒有辦法,現在最多的也就是延緩符篆吞噬我們神國的速度而已,可是只要一天不解決了這些侵入的符篆,我們的神國遲早有一天會被它吞噬干凈。”血骨也是道,他也是急了,本來他還以為血之主有解決的辦法,可是誰知道回來之后,血之主竟然也一籌莫展,似乎也不知道該怎么做。
  
  “你們慌什么,等這些符篆完全吞噬了你們的神國,至少也還要幾百年的時間。”血之主哼道,“好了,接下來我先傳授給你們一篇功法,你們試著運行一下,看看能不能煉化這些符篆。”
  
  血雨和血骨頓時大喜不已,等著血之主傳法。
  
  一天之后,血雨搖頭道“師尊,不行,這些符篆根本不能被煉化,而且功法運轉起來會刺激他們,加速他們吞噬我們神國的速度。”
  
  血骨也是點了點頭,同時有些焦急道“是的,根本無法煉化,這次我們要完了。”
  
  血之主皺起了眉頭“這種符篆竟然如此的強,看來只有最后一種辦法了,把這種符篆的能量引出來,釋放到我的血海之中,我借用血海的力量把它給消滅掉。血海是宇宙誕生之出的第一滴血液所化,本身就有著同化異種能量的能力,而李希蒙畢竟還是至高神,根本無法與血海之力抗衡。”
  
  血雨和血骨頓時大喜,不過血之主跟著道“雖然如此,但是你們的修為也會在短時間內下降到至高神境界,這時候你們需要大量的能量補充進去,填充那些干涸的大千世界,而就這樣,你們都未必能保住宇宙神的修為。不過么,總比沒了命好,而且你們的境界還在,只是能量上差了一些,現在就算是跌落了境界,以后總能找回來。”
  
  血雨和血骨都是沉默了,他們大概知道了血之主的意思。
  
  “你們仔細考慮一下,反正我覺得是宜早不宜遲。”血之主說道,心里則是另外一番想法,“這些能量可是相當于血雨和血骨一半的神國能量,我吞噬了這些能量之后,修為肯定能更進一步。很好,這一次李希蒙反而是成全了我。”
  
  他在覬覦血雨和血骨的能量,以前他就算是有這種想法,可是也沒有這個機會。
  
  不過今天,李希蒙助攻了他。
  
  “師尊,我們聽你的,不過想把那些符篆能量引入到您的血海之中,這個要怎么做我們的神國怎么能連接到血海去”血雨道,而她顯然已經和血骨商量好了,這時候他們只能選擇信任血之主。
  
  “簡單,其實別人都不知道,你們是我孕育出來的生命,在本源上面就是和我同源的,而只要你們允許,我的血海直接就能溝通你們的神國,從而在兩者之間建立一條通道。”血之主說著,這時候血雨和血骨的臉色都是變了,他們真的感受到了在他們的神國深處,竟然出現了一個漩渦,而這個漩渦慢慢的衍化成了一個空間通道,連接到了這巨大的血海。
  
  兩人震驚之余,更是有些害怕,這豈不是說他們的性命完全掌握在血之主手里,如果血之主想對他們出手,直接可以從神國深處對他們進行攻擊。
  
  “放心,雖然我能掌控你們的生命,但是你們都是我的孩子,我又怎么會害你們”血之主察覺出來了兩人的異常,“現在試著牽引那些符篆的能量,把他們引入到空間通道之中去。”
  
  “是,師尊”兩人咬了咬牙,卻是各有想法。
  
  一點點的符篆能量被牽引進入空間通道,然后被來自空間通道另外一邊,血海的力量牽引,被引入到了血海之中。
  
  “成功了,果然可行么。”血之主這時候有些得意道,“這些異種能量進入到血海之中,竟然還想囂張,看我怎么鎮壓你們。”
  
  血海之中,掀起了滔天巨浪,那些血海的能量化為了一個個的血骷髏,朝著符篆撲殺而去,任憑符篆能量怎么狡猾,卻也抵御不住。
  
  血海的力量,太強大了。
  
  “血海到了,這里就是血之主的老巢。”林蒙指了指一處隱蔽的空間,“多虧了小白,沒有他的指路,我們想找過來可真難。不得不說,在空間一道上面,空間神蟲具備的特殊天賦,遠不是我們可以比的。”
  
  “血之主估計做夢都沒有想到,我們會這么快就找過來了吧。正好,可以給他一個出其不意的驚喜,讓他知道得罪我們學院的下場。方寒老師,起源之火準備好了么這份院長準備的大禮,不知道血之主能不能消化得了。”鴻蒙笑了笑,而就在這個時候防寒手里出現了一個紅彤彤的葫蘆瓶。
  
  “早就準備好了,都在這里,這火焰真的是恐怖,把我們幾個收進這葫蘆瓶里面,過個千萬年,估計也要煉化為血水。”方寒摸著手上的葫蘆瓶道,“就是這瓶子,其實也承受不了起源之火的灼燒,要不是院長在上面加持了自己的仙力,這瓶子早就融化了。”
  
  “嗯,起源之火的強度,我們都了解過。好了,接下來該行動了,一會林蒙和方寒與我一起先出手,而巨斧和東伯雪鷹兩位老師在暗中伺機出手,目標不僅僅是血之主,還有那血骨和血雨,這兩人一個號稱是血印之主,一個號稱是血尸之主,是血之主的左膀右臂,這一次對李希蒙出手的,正是這兩人,所以這兩人也在我們的必殺名單里面。”鴻蒙道。
  
  “這兩人遭受了李希蒙的神圣廣大圓滿主宰一切咒,實力下降的厲害,殺他們不難。”巨斧沉吟道,“找到機會,我覺得可以先殺了這兩人。”
  
  “到時候看情況,能先殺了這兩人也沒有問題,畢竟這兩人好殺一些。”方寒道,“那就開始行動吧,我已經感覺到了血海那邊的能量波動,似乎血好像正在煉化李希蒙殘留下來的異種能量,其實這個時候也是最好的出手機會。”
  
  “那還等什么,出手。”林蒙說著,直接撕裂空間,而方寒一怔,隨即就是跟了上去。
  
  轟
  
  三人破空空間,來到了血海之上,這時候正在引導符篆能量的血之主忽然身體一顫,感覺到了巨大的危險。
  
  “血之主,傳院長令,你公然對我們學院學生出手,罪不容赦,當誅”鴻蒙的聲音緩緩響起,猶如審判一樣,“方寒老師,執行審判,誅殺血之主”
  
  “好”方寒說道,手里的紅色葫蘆就朝著血海而去。
  
  “不好”血之主察覺到了什么,臉色大變,“那是什么東西,竟然能讓我感覺到致命的危險血雨、血骨,現在先停下來,等我解決了這三個自不量力的家伙,再為你們煉化這些異種能量。”
  
  “師尊”血雨和血骨此刻也是察覺到了不妙。
  
  轟
  
  紅色葫蘆炸裂看來,一團團的起源之火顯露了出來,這些火焰朝著血海落了下去。
  
  “這是設么火焰,不好”血之主失聲吼道,那些火焰落到了血海之中,只看到血海被燒的滋滋作響,而這血海是血之主的本體,此刻血之主直接就是慘叫起來,“你們這些人,找死”
  
  血之主怒吼著,只看到血海之中凝聚出來了一道巨大的血紅色巨人。
  
  “吼”
  
  血紅色的巨人看著虛空之中的方寒三人,一只手朝著三人抓了過去,這一抓之下,虛空瞬間被抓的粉碎,七層的空間都是破裂開來。
  
  鴻蒙三人也是大驚失色,這一抓的力量簡直是駭人,在他們的視線之內,全部都是血紅之色,似乎整個宇宙都是變成了血色的。
  
  砰
  
  落到最后面的林蒙被這血手碰到,直接一口噴出來,整個人被轟入到了空間深處,身體都是血紅一片。
  
  “神主真的好強,不真正交手的話,之前根本沒有看出來。”方寒沉聲道,然后嘴中立即吟唱起來。
  
  我得永生時,億萬世界,一切眾生,皆入仙界,光陰如水,逝者如斯
  
  我得永生時,一切外道,不入世間。一切眾生,不受外道侵蝕
  
  我得永生時,一切諸天,千百億微塵之眾生,念我名號,皆得自在,無極無量
  
  我得永生時,一切邪惡,終將毀滅
  
  我得永生時,一切業障,最終解脫
  
  我得永生時,一切時空,過去未來,一切種種星辰碎為微塵之數量眾生,心念我名,皆得永生。如若不然,我不得永生。
  
  隨著他的吟唱,一絲絲看不見的力量纏繞住了血之主,血之主的力量開始迅速被削弱。
  
  鴻蒙這時候看到了機會,大喝一聲“鴻蒙無極道,創世”
  
  他朝著那血紅色的巨人,一拳就是打了下來,這一拳直接打到了血紅色巨人的頭頂,而跟著只看到圍繞著血紅色巨人的身體,衍化出一個個的宇宙世界,這些宇宙世界汲取血之主的能量,不斷地衍化然后走向毀滅。那每毀滅一個宇宙世界,也代表著血之主的力量被削弱一分,而等不知道多少個世界毀滅了之后,那血色巨人竟然轟的一聲落入到了血海之中,再次化為了一團團的血液。
  
  鴻蒙幾人看到這里,并沒有任何的興奮之色,反而越加的謹慎起來。他們都知道想憑借這些擊殺了一位神主,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吼”
  
  果然,血海之中再次凝聚出了一個血紅巨人,這個巨人此刻面目猙獰,這顯然還是血之主的化身“你們這些螻蟻,你們以為這樣就能殺了我,真是可笑。我告訴你們,這血海就是我的真身,只要一天血海不干涸,我就不會死。你們能殺了我一個化身,我還有千千萬萬個。”
  
  血海不枯,血之主不滅,這幾乎是宇宙公認的常識。
  
  “所以,我們就要讓血海枯萎,看到那些火焰了么,它們在不斷地焚燒你的本體,每一分鐘你都不知道有多少的的血液被焚燒掉,只要這樣焚燒個千萬年,血海自然也會干涸。”鴻蒙淡淡的說道,“我們剛剛也沒有覺得能殺了你,是你自己想多了。接下來,我們會困住你,讓你離開不了,任由這起源之火焚燒你的真身,直到你徹底隕落為止,這就是你得罪我們學院的下場。不過在這之前,先收點利息,巨斧和東伯雪鷹兩位老師,可以出手了”
  
  “殺”
  
  兩道身影飛出,沖向了血雨和血骨。網,網,大家記得收藏或牢記,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