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撞鬼就超神 > 第八十四章 下棋與棋子

第八十四章 下棋與棋子


  華夏,西北,一處大山深處,完全被掏空的一個地下基地會議室中。
  一群中老年人正在聽匯報。
  匯報的是一個穿著制服的女人,看似三十出頭的樣子,面容絕美,卻面冷如冰,留著一頭短發,挺翹曼妙的身材板正一塊,彰顯出干練的氣質。
  女人手持一個文件夾,匯報的正是安陽這邊的情況。
  青銅門爆發,自然驚動了監控華夏的有關部門總部。
  不過這看起來非同一般的大動靜,卻沒有讓在場的任何一個人臉上出現驚色,而是輕松淡定的聆聽。
  等女人說完,一群中老年人相互看看,然后一個看起來慈祥和藹,兩鬢發白的老人開口道:“安陽啊,真是好些年沒有聽到那邊的消息了,這一次出現的邪異活躍,禁器封禁,和魁斗一脈有關系嗎?”
  女人面無表情的道:“根據消息,封禁安陽的是青銅門禁器,為一個叫周凱的修行之人從十二號異常地取出,他的目的,應該是針對安陽區域內出現的諸多邪異。此事看起來和魁斗一脈沒關系,但是安陽出現此事,魁斗一脈脫不了干系。”
  “那這些年,針對魁斗一脈的監視,有什么特別的發現嗎?”又一個人詢問,這人國字臉,不茍言笑,不怒自威。
  女人道:“沒有,但就是因為沒有才反常。當年十二戰將之一的魁首失蹤,魁斗一脈四分五裂,想要整合魁斗一脈呼聲最高的,就是號稱魁首真傳的秦風。但之后,秦風游走失敗,卻一反常態,蟄伏在安陽,老老實實,十幾年如一日,這不是一個年輕人該有的心態,必有問題。”
  “你這么說,這一次安陽出現大量邪異,極有可能是秦風背后操縱嗎?”一個中年婦女開口了,這婦女面容圓潤,峨眉杏眼,一臉福相,雖然年紀大了,卻依舊風韻猶存,肌膚有光,可見年輕時候也是個美人。
  女人道:“根據參謀部的分析,秦風列為第一懷疑人。”
  “第一懷疑人,那就足夠了,吩咐統戰部,派遣人員過去把這件事處理了,現在正是多事之秋,容不得一些跳梁小丑拖后腿。”坐在首位的一個身材魁梧,臉若刀削一般,嚴肅凌冽的老人開口,一言定調。
  時間悠悠,驕陽西落,天色逐漸暗淡。
  安陽,居民樓七層,周凱坐在一張報紙上,拔完最后一口醬油肉絲炒飯,然后提起一罐啤酒喝了一口。
  擦擦嘴,最后看了看擺在旁邊的手機。
  從青銅門鎮壓安陽開始,至今已經幾個小時了,眼看天就要黑了,可是周凱沒有等到任何電話和信息。
  這不是壞事,恰恰相反,這情況正好印證了周凱的猜測。
  馬格了比的,這是要把老子拖入局中啊!
  但是,到底什么目的呢?
  完全想不通啊!
  周凱仰頭看著天空,面容越發平靜。
  越是猜不透的東西,其目的就越可怕。
  而有如此算計,嘖嘖,秦風啊!
  周凱抿抿嘴,眼神閃爍,念頭起伏不定,琢磨著如何破局。
  動手封禁安陽,雖然看似是魯莽行為,實際上,這是周凱主動入局,爭取參與權,否則等后面一切都來不及扭轉,就顯得太被動,哪怕自己牛逼到橫掃一片,一刀定乾坤,卻也只是如同一個魯莽的蠻將,身不由己的去參與游戲。
  這是下棋人和棋子的區別,再厲害的棋子,那也是由下棋人擺布。
  周凱不愿意當棋子,那自然就要參與下棋。
  青銅門封禁是第一手棋,算是搶了個先手,不管有沒有打對手一個措手不及,但至少讓自己取得了一個突破口,得到了參與的機會。
  不過這還不夠,封禁只是一時,一旦有關部門總部那邊派人參與,青銅門的封禁就顯得可有可無了,頂多給一個小獎勵安慰安慰,這不是周凱想要的結果。
  一手好棋不能浪費,那就要再下一手妙棋,讓對手計劃紊亂,把主動權搶過來。
  如此來看,我可以主動一下嘛。
  就如少男少女,內心騷動,少女羞澀,少男再不主動,那就活該在家擼管。
  琢磨片刻,周凱咧嘴一笑,然后拍拍屁股站起來,提起長刀,從樓上跳了下去。
  二十來分鐘后,太陽落下,正式進入夜晚。
  有關部門分部,其他地方都是燈火通明,很多地方正在裝修什么的,部長辦公室內卻一片黑暗,也沒有一點兒動靜。
  突然,電話鈴聲響起。然后手機界面變亮,照應出,辦公室內沙發上坐著的一個人,正是秦風。
  秦風看了看手機,眉頭挑了挑,等待片刻,接通了電話。
  “喂,周老弟,你有事嗎?”秦風聲音沙啞,語氣有些疲倦的樣子,似乎很不好。
  “秦老哥,不好意思,上午我的話說重了,對不起。”周凱的聲音響起。
  “沒事,老哥想了一下午,也發現了自己的問題和錯誤,老哥決定了,明天就把這邊的情況上報總部,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了吧。”秦風苦澀回應。
  “老哥這么想那是最好了,嗯,老哥,老弟想請你吃宵夜,聊表心意。”周凱繼續說。
  秦風道:“老弟,吃飯就算了,今天實在沒心情,要不改天吧?”
  “不,今天一定要吃,否則我心難安啊,晚上都睡不著的,別拒絕,我來找你了。”周凱果斷說。
  “別,我現在在外……”秦風連忙回應。
  但是他還沒說完,突然咔的一聲,辦公室大門開了,一道身影走進來,正是周凱。
  “老哥,在外什么?”周凱收起手機,笑瞇瞇的問道。
  秦風:“……”
  “老弟,你都親自來了,怎么還打電話。”秦風起身,無奈開口。
  周凱道:“請客吃飯,自然要親自接才有誠意啊,老哥,今天我安排好了,先去吃個大餐,然后再去唱歌,然后出來吃燒烤,那時候差不多深夜了,我們再去洗個腳,嗯,很正規的,就洗腳。當然,要是秦老哥有想法,大保健什么的,也不是不……”
  不等周凱說完,秦風連忙道:“這個不用,吃個飯就行了。”
  周凱果斷同意:“那好,就吃飯。”
  秦風一愣。
  這家伙,故意說這么多,就是怕我拒絕嗎?他到底要干什么?
  “走吧,老哥。”周凱笑瞇瞇的邀請。
  秦風深深的看了周凱一眼,站了起來。
  就在周凱和秦風離開后,一張紙人,似乎被風吹來,貼在了玻璃上。
  下樓,上車,周凱把長刀放在后座,對坐在副駕駛座的秦風咧嘴一笑,啟動,離開。
  一路飛馳,慢慢的,秦風感覺不對勁了,看向周凱:“吃個飯,怎么往市外走?”
  周凱淡定道:“我們去隔壁的費縣,六十多里地罷了,不遠。那邊有一家燒烤特別出名,尤其是烤腰子,更是一絕,請客嘛,要吃就吃好的,老哥不會失望的。”
  “不行,我不去。”秦風目光一凝。
  周凱咧嘴微笑:“不去,就是不給面子。”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