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撞鬼就超神 > 第一九六章 黃雀

第一九六章 黃雀

    從神靈畫像之中鉆出來,周凱再看去,神靈畫像,陰氣斷裂,原本有些明亮的畫像,這會兒變得黯淡無光。
  
      臉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
  
      周凱提刀出門,直接駕車離去。
  
      聽到響聲,老者三人從其他房間內跑出來,看到周凱不見,都是一臉錯愕。
  
      “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跑了?”
  
      “不知道,我們去問問帝君。”
  
      三人進了房,然后手捏法印,一臉虔誠的念念自語。
  
      片刻后,三人都慌了。
  
      帝君,沒反應了!
  
      而這時候,在周凱離開的村子一腳,一道影子從房屋上飛掠而過。
  
      駕車上路,雖然是夜色深沉,但是這路上卻沒有車輛,周凱悠然前行。
  
      開了片刻,周凱突然面色微動,凝神片刻,嘴角揚起一抹微笑。
  
      隨后周凱繼續駕車,一路離開,來到了一個小縣城。
  
      這會兒已經凌晨了,周凱在縣城找到一家小賓館,開了房,把蛟蛇肉帶著,住了進去。
  
      放下蛟蛇肉,周凱脫了衣服,去洗澡。
  
      很快,水嘩啦啦響起。
  
      就在這時,賓館打開的窗戶口,一道小巧身影浮現,是一只鳥。
  
      這鳥通體黃色,一雙黑烏烏的眼睛,滴溜溜轉動,流露出靈智的光澤。
  
      觀察片刻后,黃鳥目光落在了那放在角落的袋子上,頓時眼珠子都轉不動了。
  
      不過這黃鳥不是一般的警惕,雖然很想過去,卻依然在觀察。再三確認后,這才一展翅膀,沒有弄出一點兒動靜,飛到了放麻袋的角落。
  
      然后,黃鳥伸頭就要啄。
  
      但是下一刻,黃鳥悚然而驚,扭過頭去。就看到,原本在洗澡的周凱,這會兒赤裸著身體,似笑非笑的看著它。
  
      雀毛炸起,黃鳥展翅就要飛走。
  
      但是窗戶口,一把神刀浮空,刀尖對準了它,讓黃雀止住了沖飛的姿態。
  
      “我還以為是什么玩意呢,原來是一只麻雀。”周凱撇撇嘴,一臉不屑。
  
      “你才是麻雀,你全家都是麻雀。”黃鳥猛然發出類似童音一般的聲音,強勢反駁。
  
      周凱挑眉:“還能說人語!看來血脈不平凡呢。”
  
      黃鳥傲然挺胸:“我是黃雀,有仙禽血脈。”
  
      “仙禽血脈?這倒是孤陋寡聞,還未聽說過有什么仙禽,有偷東西的習慣呢,說出來聽聽,讓我長長見識。”周凱笑瞇瞇的問道。
  
      黃雀毫不猶豫的反駁:“不要亂說,我這不是偷,只是借。”
  
      “借?我說了要借嗎?不問自取就是偷,你這和麻雀一樣,都是家賊。”周凱強勢反擊。
  
      黃雀氣急敗壞:“你才是家賊,你全家……”
  
      嗡!
  
      它還沒說完,神刀嗡鳴,鎖定黃雀,讓它毛骨悚然,瑟瑟發抖,話都不敢繼續說了。
  
      “也是有靈智的物種,說話要過腦子,否則和一般的家禽野獸有什么區別?”周凱淡然開口。
  
      “你這個臭流氓還好意思說我,當著女生光身子,不知羞。”黃雀忍不住反駁。
  
      周凱嘲諷:“給你看,是你的福氣,沒見過我這么大的吧。”
  
      黃雀:“……”
  
      “行了,別廢話,人類這邊,偷東西被發現,是要被打死的,你說,我該怎么懲罰你?”周凱一邊說著,一邊拿起小肥皂在身上涂抹。
  
      “才不是,我見過有人偷電動車,偷了很多,也沒有被打死啊,騙子。”黃雀反駁。
  
      “我說的是麻雀,偷吃糧食,被抓了是要被油炸的,嗯,說起油炸,我喜歡五香的,炸的脆脆的,咬起來嘎嘣脆,別提多好吃了。”說著,周凱看著黃雀,舔了舔嘴。
  
      黃雀大驚失色:“你敢吃我,我家奶奶知道了,會報復你的。”
  
      “那就連你奶奶一起吃,我還嫌棄一只不夠味呢。”周凱冷笑。
  
      黃雀瞪眼想反駁。
  
      可是看了看神刀,話卻說不出來。
  
      奶奶是厲害,但是這個人也可怕啊,尤其是這把刀,鎖定了它,讓它有種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感覺,太可怕了。
  
      “你想怎么樣,我都說是借了,等我以后變強了,我會還給你的,雙倍還給你都行。”黃雀氣惱的說道。
  
      周凱笑了笑,道:“先說說,怎么就跟上我了?”
  
      黃雀道:“還不是怪你,我是跟著這條蛇來的,但是跟蹤的時候,我迷路了,結果這條蛇就被你殺了,我現在需要這條蛇來彌補,當然不能放過啊。”
  
      “哦?就憑你也敢來狩獵這條蛟蛇?”周凱有些側目。
  
      黃雀傲然道:“我是仙禽血脈,鱗甲走獸都是我的食物,尤其是這種長蟲,更是最愛,小小不化蛟的蛇,只配當食物。”
  
      “口氣不小啊,來來來,咱們過兩招,砍你三刀不死,這偷竊的事,就當過了。”周凱笑呵呵的說道。
  
      黃雀:“……”
  
      “我打不過這把刀。”黃雀很直接,果斷認慫。
  
      周凱道:“那你吹個屁,還仙禽血脈,高等妖靈血脈,我又不是沒見過,有什么值得驕傲的。”
  
      說著,周凱突然手一滑,肥皂掉在地上,滑到了黃雀的身邊。
  
      手一頓,周凱看向黃雀,笑瞇瞇的道:“幫我撿起來。”
  
      黃雀炸毛,尖叫道:“禽獸,你連鳥都不放過!”
  
      周凱瞇起眼睛,幽幽開口:“撿不撿?”
  
      “鳥可殺,不可……啄。”正要反駁,神刀嗡鳴一聲,嗖然靠近,眼看就要擊中它,黃雀閃電般的一伸頭,小肥皂被它啄在了口中,然后小眼睛悲憤的看著周凱。
  
      周凱挑挑眉,轉身走向浴室。
  
      黃雀嗚嗚一聲,展翅飛起,也跟進了浴室。
  
      “禽獸,你這個人類敗類,你要對我負責。”黃雀落在臺子上,哭泣著開口。
  
      周凱接過肥皂,繼續打,同時道:“別裝,又不是我讓你來偷我東西的?別說你先跟著,我殺的就屬于我的,不經過我允許,你動一下,就是偷。”
  
      黃雀道:“那你要怎么樣才能給我,我真的需要它的血肉精華。”
  
      周凱道:“那要看我心情,來,先給我唱個小曲。”
  
      黃雀狐疑道:“我唱了,你就給我嗎?”
  
      周凱笑瞇瞇的道:“你先唱。”
  
      黃雀道:“你要聽什么?”
  
      周凱摸著肥皂泡想了想,道:“先來個十八摸。”
  
      黃雀:“……”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