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登基吧,少年 > 第二百七十四章 精英

第二百七十四章 精英

石三挑戰一隊長擂臺,翻身上了.網
  
  史今雖不像牛清那樣狼狽,可額頭也有些汗津津。
  
  看著背負弓箭的少年,史今卻不敢小覷。
  
  他是看出來了,能進軍校的戰將就沒有弱的。
  
  石三這樣年紀,能越過其他人遴選上,就足以證明他的不俗。
  
  等到兩人交手,就一時膠著。
  
  石三不擅近身戰,卻擅長閃避。
  
  他的功夫是跟回鄉老卒回的,平日里操練是山林之間,這個靈活自然沒的說。
  
  因此他雖不能力敵史今,卻也不是立時落敗落敗。
  
  一時之間,兩人好幾十回合,引得不少人圍觀。
  
  眼見石三手中操著匕首,滿臺躲閃,大家開始是嘲笑。
  
  “哈哈,連一招也不敢接,慫貨!”
  
  “估摸著上臺湊個數,總不好就干看著。”
  
  “這小胳膊小腿的,也就敢挑戰這邊,其他幾個臺估計上也不敢上。”
  
  “……”
  
  這是連史今都給嘲諷了一把。
  
  臺上兩人卻都是不溫不火,還是保持節奏。
  
  直到史今額頭上汗滴肉眼可見,石三也終力氣不支,認輸下臺。
  
  地下諸人看了,就有想要撿便宜的,繼續挑戰史今。
  
  史今果然不支,敗了下臺。
  
  新擂主還來不及得意,侯曉明上臺挑戰。
  
  隨后,侯曉明接連四次守擂成功,成為第一隊隊長。
  
  于大海守擂成功,成為第二隊隊長。
  
  霍虎守擂成功,成為第三隊隊長。
  
  金錯守擂成功,成為第四隊隊長。
  
  金將軍接替銀將軍守擂成功,成為班長。
  
  戰將一班的一個班長、四個隊長就此決出。
  
  馮和尚一直沒有露面。
  
  由新班長金將軍直接拿了簽筒,讓剩下二十學員進行第二輪抽簽,決出每組隊員。
  
  不管是一班學員,還是圍觀諸人,都很是無語。
  
  石三也有些咬牙切齒模樣。
  
  要是能自擇,他自然是想要跟侯曉明一隊的,省的侯曉明一人勢單力薄,壓服不了諸將。
  
  可這一抽簽,就沒準了。
  
  等抽簽結果出來,石三果然哭喪了臉回來“寶爺,屬下是第四隊!”
  
  霍寶又看了金錯一眼,鼓勵石三道“好好跟金千戶學著些。”
  
  同滁州軍這些野路子出身的將領相比,金錯更像是真正的軍人。
  
  還有武將世家的鄔家子弟,即便家族沉寂幾年,也一入滁州軍,叔侄兩人也是比旁人強上許多。
  
  石三聞言一怔,隨后點頭應下“好,屬下聽寶爺的。”
  
  同霍寶相處了半年,石三也知曉霍寶并不是多言之人,囑咐這一句,當是有深意。
  
  他回頭看了金錯一眼,想到金錯身份,好像明白點兒什么。
  
  霍豹帶了不甘心道“要是寶爺也在戰將班就好了,一個班長跑不了。”
  
  侯曉明、仇威等人都點頭附和。
  
  霍寶卻是明白,他雖是學員身份,與眾人做了一次同窗,可也不宜涉及太深,否則分了遠近親疏,反而因小失大。
  
  如今超脫出學員身份,得個“助教”身份,同樣與大家打交道,卻不歸屬于一方勢力,正合適。
  
  ……
  
  直到校場眾人散去,后勤班也沒有人出來。
  
  侯曉明、霍豹等人簇擁霍寶回到大教室,等到后勤班的結果。
  
  “一個來時辰了,他們還沒選出來?”
  
  霍豹在后勤班門口走了一圈,透過窗戶看到里面的人影,都是規規矩矩坐在座位上。
  
  霍寶想起馬寨主之前提及的值日班長,若有所思道“是不短了,大概是在考試。”
  
  對于滁州軍上下來說,考試并不陌生。
  
  想想后勤班,是要算賬的,這考試內容就很容易猜了。
  
  “寶叔,參謀班的班長、隊長是誰?”霍豹才想起還沒有問這個,道。
  
  “班長李都尉,隊長吳墨、李遠、宋二爺、安全。”霍寶道。
  
  眾人聽了,都很是佩服李遠。
  
  之前他們一個個自信的不得了,覺得區區隊長屈指可得,就是班長也不是沒有一爭之力,可實際上卻是被打了臉。
  
  霍豹、仇威那邊連爭隊長的機會都沒有,侯曉明、石三這里也是用了心機取巧,加上侯曉明在擂臺上的狠厲,才拼力奪了一個隊長之位。
  
  李遠這里,雖與霍寶同窗,可霍寶的身份卻不能與他做助力。
  
  雖說有他兄長在,李遠算不得單槍匹馬,可能得到隊長一職也是給童兵長臉了。
  
  幾個人說話的功夫,院子里就有了動靜。
  
  西二室里出來人了。
  
  霍豹站在大教室門口,看到朱強出來,連忙招呼“這邊……”
  
  朱強聽到動靜,招呼著郭鬲過來。
  
  “怎么樣?到底怎么選的隊長?這是選上了?”霍豹迫不及待,連忙追問道。
  
  朱強面上難掩喜色,點頭道“選上了,是考試……”
  
  后勤班的班長既然是輪值,那選的就是四個隊長。
  
  “六爺直接叫人出了卷子,數術考試,還給了算盤,就地答卷,分高者為隊長……嘻嘻,我運氣還好,排在第四,得了個隊長!”
  
  都是自己人跟前,朱強沒有掩飾歡喜,笑得見牙不見眼。
  
  他與霍寶同庚,今年才十三歲,論起來比霍寶還小兩月,是這次一百學員中最小的。
  
  同在的后勤班,有鹿千戶這樣的老人,還有他的親爹,不管是對于班長、還是隊長他都沒有什么想法。
  
  眼下,卻是意外之喜。
  
  “那前三呢?肯定有朱都尉!”霍豹道。
  
  朱強的算盤是跟他爹學的,他得了第四,那沒有意外,朱都尉成績只會更好。
  
  “我爹第一……”
  
  朱強的聲音帶了幾分得意“第二是林平安,第三是何勻……”
  
  林平安不用說,是林師爺之前的書童,后賜姓收為養孫。
  
  何勻的名字陌生,可人并不算陌生,就是曾經卷入高月案的原滁州知州衙門的兩位文書之一。
  
  當初他的處分是去職。
  
  可在隨后滁州的吏員考中,何勻也下場,得了不錯的名次,調往廬州為吏。
  
  他能通過遴選,成為后勤班二十五個學員之一,想必在廬州有了政績。
  
  “哈哈,都是熟人,咱們滁州人牛了,四個全都是咱滁州的,別地方的人一個都沒有,分數一出來,他們臉色兒都綠了……”
  
  朱強手舞足蹈,與大家說起西二室之前情景“總共二十道術數題,半個時辰答卷,半個時辰判卷,每個人的卷子直接貼前頭墻上了,也讓他們看個清楚,別嘀嘀咕咕的以為有什么……只是趕巧罷了……”
  
  霍寶不由蹙眉,其他幾人也面面相覷。
  
  大家都是玲瓏心腸,自然曉得如今滁州軍內各種派系林立。
  
  可以按照戰將、文官、后勤分一撥,也可以按照各帥麾下分一撥,還按照步兵與水師分一次,還可以按照籍貫各州府分一撥,還可以按照滁州軍元老與地方降將再分一次。
  
  比如戰將一班那邊,班長金將軍,是馮和尚麾下。
  
  一隊長侯曉明,出身童兵,是霍寶這個少主的嫡系。
  
  二隊長于大海,水師指揮,水師勢力領頭人之一。
  
  三隊長霍虎,曲陽人氏,太尉侄孫,馬總管女婿,滁州軍元老派。
  
  四隊長金錯,籍貫京城,揚州降將。
  
  戰將二班那邊,班長賈源,金陵人氏,雖不是降將,可也算是原朝廷屬官。
  
  一隊長張都尉,曲陽人氏,鄧健麾下老人。
  
  二隊長安勇,籍貫廬州,水師副帥。
  
  三隊長熊將軍,馬駒子部副手,馬寨麾下心腹老人。
  
  四隊長銅將軍,揚州人氏,“四佛將”之一,馮和尚的師弟與手下。
  
  到了霍寶與李遠所在的參謀班。
  
  班長李遙,曲陽人氏,鄧健麾下心腹。
  
  一隊長吳墨,滁州人氏,水進軍中參軍。
  
  二隊長安全,廬州人氏,巢湖水師參軍。
  
  三隊長李遠,曲陽人氏,童兵總參謀。
  
  四隊長宋二,滁州人氏,和州知州。
  
  到了后勤班這里,朱氏父子是黑蟒山出身,不論原籍,也可以歸在曲陽人中。
  
  同樣的還有侯曉明與熊將軍。
  
  另外林平安是林師爺收養的曲陽孤兒。
  
  何勻也是滁州州府永陽人氏。
  
  霍豹咋舌道“這不是滁州就是曲陽的,真要說起來就是于大將軍那邊也是咱曲陽人。”
  
  水師于元帥父子雖在廬州發跡,卻是原籍曲陽。
  
  霍寶道“正常,畢竟咱們滁州軍是在滁州發家。”
  
  所以元勛多是黑蟒山、曲陽、滁州州府永陽三地人。
  
  這些人是滁州軍的精英,也是中堅力量。
  
  從這個名單上,也能看出水師的實力強大。
  
  雖說他們是后投滁州軍,并且之前打太平、揚州、鎮江都是輔佐,不是主力,可于、安兩家的將軍也是比其他草根出身的將領強許多。
  
  四個班十二個隊長,水師就占了三個。
  
  還有馮和尚手下四將,一個班長一個隊長,這還是師兄弟撞車的緣故,比其他將領強出一頭,要是分出去,都是能獨當一面的人物。
  
  “這個金隊長還真是牛了,我留心他并沒有其他助力,還真是憑著一身真本事得了隊長之位。”仇威道。
  
  少年心性,都喜歡強者。
  
  戰將一班雖許多猛將,可其他三個隊長多少有些謀略運氣在里頭,只有金錯這個四隊長是實打實的勇武獲勝。
  
  他是降將出身,大家顧忌的少,應對的挑戰也是最多。
  
  他卻是一口氣連勝,威武從容。
  
  仇威見了,很是心折。
  
  霍豹則道“回頭有機會咱們都挑戰一個金隊長。”
  
  兩人雖與金錯不同班,可想到水進的脾氣,兩班混在一塊的日子就不會少。
  
  。
  
  (=)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