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快穿:宿主我們只負責逆襲 > 第96章 覆手為王 10

第96章 覆手為王 10


  事后,夏禹柳先是召了一個德高望重的老太醫過來替他診斷。
  老太醫是個直腸子,不喜歡說彎話,所以一直以來得罪了不少人,這么大的年紀,熬油似的,還是個普通太醫,位置一直沒有變過,不過他還沒有被拎出去,卻是因為他那一手醫術。
  至少,整個太醫院里,找不出比他更厲害的。
  老太醫年紀大了,身子卻健朗,知道自己此次為皇上診脈,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勝敗榮辱就在一舉辣,今日之后,看太醫院那些乳臭未干的臭小子還敢嘲笑他。
  不顧夏禹柳難看的臉色,老太醫不急不慢的從隨身帶著的醫藥箱里面拿出家伙事,從今天起,他就是太醫院里最厲害的崽。
  開開心心的將一方厚厚的棉帕子疊了幾疊,放在夏禹柳的手腕下面,輕輕搭了上去。
  閉上眼睛,細細感受。
  脈象浮沉,脈搏卻強勁有力,虛虛實實,不像是內里的原因,老太醫不敢相信的重新把脈,一定是他技術不精,把錯了,皇上怎么可能會有這樣的病。
  然而再一次把脈之后的接過并沒有改變,甚至還更加嚴重的樣子。
  雖然歷經多年,因為自己直腸子受了不少苦,一直以來他都覺得自己這個剛正不阿的性子不可能改變,但現在,是時候做一個真正的了結了。
  他幽幽的嘆了一口氣,嗔怪的看了夏禹柳一眼。
  夏禹柳下意識的渾身一顫,竭力忍住想要起雞皮疙瘩的欲望,“你說,朕的身體是不是出了什么問題?”
  老太醫在心中暗自翻了一個白眼,沒出問題就怪了,要是沒出問題他能把頭割下來當球踢。
  “回皇上的話,倒不是什么大問題,只是在微臣答復您之前,您能不能回復幾個問題?”
  “你說。”
  “咳。”他看了一眼周圍,掩飾住自己的不自在,“皇上這段時間是否召喚嬪妃的頻率有些高?”
  夏禹柳眉頭一皺,“與這有何關系?”
  松了一口氣,總算是找到理由了,老太醫不禁為自己的聰慧點了一個贊,“那就是了,皇上年輕力壯不假,只是這段時間過于勞累,再加上房事頻繁,若不好好將養,只怕是日后會出大問題。”
  老太醫在夏禹柳的心中一直是憨厚老實的形象,所以他說的話他并沒有不相信,“與前幾晚的事情可有干系?”
  前幾晚?什么事情,想了許久,老太醫才想起來,包含意味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皇上說的確實是,若論緣由的話,疲累占小半,驚嚇占大半。”
  此話一出,本就臉上黑得徹底的夏禹柳周遭愈發的冰冷,像是上了凍一般。
  能在宮中作亂的人,定不是簡單人。
  斟酌許久,老太醫才裝模作樣的開了幾個藥方,便要跪安。
  背著自己的小藥箱,志向遠大的他,看著黑黢黢的月亮,第一次有了辭官的念想。
  當今圣上不舉,要是這個消息被爆出來,指不定會出什么亂子。
  同時心中又起了不少氣憤,怎么每回好事輪不到他,壞事一波接著一波的。
  老太醫捂著小心臟,表示自己很受傷,坐在太醫院里,想了許久,還是做了決定,要不他還是先不辭官好了,皇上身上這毛病,反正在他看來,肯定不是自然形成的,人為的可能性最大。
  咬著手指頭思索,花白的眉頭緊皺,要真的是人為的話,那他一個小小的太醫也是什么都做不了的,更何況,說句實話,現在的皇上已經就是這樣的了,膝下有沒有子嗣,人還不精明,干脆……退位讓賢……好了。
  不過這些想法他也只敢自己心里想想,年紀雖然大了,但他覺得自己還能再多活幾年。
  皇后的宮殿很富麗堂皇卻又處處體現出精致,床前還有一枚正在轉動的扇子,身旁有著淡淡的清香,這是夏禹衍睜開眼睛的第一個想法。
  謹慎的打量著周圍,只見離他不遠處的正有一個穿著桃紅色長衫的女子坐在凳子上,單手托著額頭,一點一點的,似乎是在打瞌睡。
  ”你……“他張了張嘴巴,又立馬捂住,大大的眼睛浮現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你是誰?怎么會出現在我的房間里?”
  早就被動靜吵醒的沉云先是淡淡的掃了他一眼,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哈欠,又看向放在最前方的蠟燭,剛剛燃燒一半多點。
  殷紅的燭淚滴在金色的燭臺上,蔓蔓而濯妖。
  轉過頭,揉了揉臉,再把頭轉回來,一臉的慈愛和藹,“傻孩子,一醒來就說傻話,連自己親娘都不記得了。”
  語氣中痛惜,情感之婉轉,不禁讓人嘖嘖陳贊。
  “放肆。“夏禹衍聽了她的話心中一急,臉色立馬黑沉的就像是剛剛燒好的炭,隱隱約約還能看到上面露出來的紅色。
  這是,害羞?
  惱羞成怒。
  沉云心里極其復雜,現在的夏禹衍雖然智商基本上恢復了,但終究他的記憶還停留在小時候,所以他如今的表現便是幼時的性情流露。
  所以他小的時候真正的性子其實是個死傲嬌嗎。
  “本宮沒有亂說,你親娘臨死之前,將你托付給本宮,你要是不信,盡可以問其他人。”
  反正估計能記得這位的手指頭腳指頭加在一起就可以數的過來。
  2345嫌棄她說話直接,便在空間屏幕上給她打了個草稿。
  “你小的時候生病,把腦子燒壞了,在此期間,你父皇死了,母后也死了,你那個不學無術的四弟登上了皇位,本宮……我是威遠將軍的大女兒,現在是那個狗東西的皇后,因為與你娘親也就是先皇后有幾面之緣,所以看你這樣于心不忍,便大發慈悲為你找藥。”
  “雖然中途有些艱辛,但在我的優秀的能力之下,終于找到了藥給你喂下,接下來的就是你見到的這樣了。”。
  2345愣了愣,然后看向屏幕,它確定自己不是這么寫的啊,宿主說出來的話為什么跟它寫出來的幾乎完全不一樣。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