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一切從只狼開始 > 264 啊,是安利的味道!

264 啊,是安利的味道!


  在韓白衣自廣播中流轉出的溫和親善的聲音里,幻境的眾人就這么帶著羅德島的一眾干員開始參觀南無島的小小旅程。
  作為一位新時代臉薄心善的五好青年才俊(自稱),泰拉世界第一級大勢力【幻境】的掌控者,韓白衣之所以會親自領著羅德島的小驢子和干員們欣賞南無島風光,自然是為了遵循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綱領,不與任何其他勢力產生不友好沖突。
  如果有,那一定是他們不和幻境一起建設現代末日主義文明社會。
  當然,除此之外,韓白衣難免也會有一些自己的小小私心。
  韓白衣此時將羅德島接引到自家城市里,還總在導游過程中的那么幾個‘不小心’、‘不經意間’展示一下自己脖子上的這個黑色小環環。
  哎,你看看!一點這里就亮了誒!
  噢喲!還有屏幕的呀!
  好神奇唷!
  這么智障的反應,羅德島干員們哪怕是為了自家面子,也是不可能做出來的。
  韓白衣也只是在腦子里想一想而已。
  早在剛剛開始引導展示自家【腦機】的時候,韓白衣和閃靈就開始配合著觀察羅德島眾人的反應。
  站在靠后方的天火更是目不轉睛的盯著羅德島領頭的小驢子耳朵。
  在這種偉力歸于一身的世界里,聽領導的話,基本等于不二法則。
  一個勢力首領的意見,對于整個勢力而言都是十分重要的。
  羅德島雖然平時看似皿煮,但實際上在一部分關鍵的事情上,與其他勢力并沒有太大的差別。
  如果羅德島高層會議上,有哪個不長眼的敢在阿米婭已經決定且通過的方案上有所置喙,說不得就要一發小驢子沖擊頂進丫的小肚幾。
  而韓白衣等人帶著羅德島眾人一邊參觀一邊展示新產品的目的,自然不會是為了炫耀這么俗氣。
  ——其實小聲嗶嗶的話,還是有一點炫耀的成分的。
  就一點點。
  幻境的真實目的,還是為了一件事。
  推銷。
  幻境,作為一個泰拉世界第一級的超級勢力,可謂是有錢有人有力量。
  但是它畢竟只建立了一個月多一點,而且韓白衣這貨得國不正啊。
  他們家的錢是搶的。
  他們家的人是拐來的。
  他們家的總基地‘南無島’都是某個來自維多利亞,名字都被忘掉的香料富商送的。
  連他們家的老大都是從別的世界穿越過來的。
  就這樣的一個勢力,想要在泰拉世界深深扎根,建立起足夠豐厚的人脈勢力網絡,基本等于癡心妄想。
  就現在而言,幻境這個超級大勢力稱得上盟友的勢力,唯有一個喀蘭貿易。
  然鵝,喀蘭貿易的主營方向是軍火。
  天火給腦機的產品定位可是‘科技’、‘日常’等方向用品。
  韓白衣倒是不管他什么產品定位,但是他唯一的要求就是使用者越多越好。
  他可是要從源石網絡這個巨大的源石能產地里薅羊毛的。
  源石能,那可就是嗶咔嗶咔閃耀著的靈機啊!
  需要購買軍火、天天打仗的人總共也沒多少,這才能讓他薅到多少羊毛?
  正當幻境一堆高層聚在一塊愁眉苦臉著,羅德島就來信了。
  什么叫瞌睡來了送枕頭?什么叫出自人道主義的善意關懷?什么叫從天而降的大肥......小驢子!
  這就是了!
  別看羅德島看似僅僅自稱是一個頂尖的正經醫療科技集團。
  實際上,這其實是一個集暗殺、阻截、運送貨物、保護重要人物、生產貴重礦產、批發專業作戰指揮類書籍、拐賣人口等于一體的正經企業。
  為了完善信息鏈,擴張情報渠道,羅德島的日常銷售渠道可是這個正經活力集團的重中之重。
  尋常人都不知道,羅德島一直在大批量向城市內外仿制、批發大量各地城市風格的家具,甚至隱隱有以此為主業的跡象!
  一家頂尖的醫療集團,竟能在日常用品方面做到如此地步,簡直......恐怖如斯!
  如果能搭上羅德島的日常用品銷售順風車,幻境集團的腦機系列產品產值必然會以指數線條向上飆升。
  于是,韓白衣就悟了。
  什么關系好壞,昔日的矛盾不矛盾的啊?
  打了一架?立了個威?
  那算什么事!
  來者就是客,鄙人作為幻境現任總裁必須親自作為導游好好帶你們參觀一下我們老家。
  ——韓白衣昨天晚上在自己的腦機記事本上如此記錄道。
  當然,幻境作為這么大的一個組織,自然不會連其他組織為什么找上門來的原因都不明白。
  在技術部調查過羅德島最近三日的行進路線,韓白衣等人看到羅德島移動城市在他們昔日與眷者一戰的荒漠地停留過之后,就明白了其中緣由。
  他們八成是通過戰斗痕跡看出了些許端倪。
  再說了,天災的威勢那么大,本就是為了躲避天災而生的移動城市,自然不至于連一千公里范圍內發生的天災都檢測不到。
  所以,韓白衣等人哪怕是在推銷產品,也沒有絲毫隱晦的意思,大都開著腦機屏幕光明正大的打著天火最近設計出的小游戲。
  那是一款叫做【圓球大作戰】的腦機桌面小游戲,不需要連接韓白衣的服務器也可以直接通過城內網絡多人聯機。
  自從天火在韓白衣的指導下開發出了這款游戲之后,高層的干部們基本都在沉迷游戲的過程中。
  如果不是韓白衣通過強硬手腕下達了一則《未到六星潛力干員游戲時間管理條例》,就憑這群土包子的見識和彪悍身體素質,八成得不眠不休的玩個十天十夜。
  但是,哪怕發布了這則強硬條例之后,大多數干員還是在早上剛醒之后就把兩個小時的限制時間打光了。
  現在則不一樣。
  為了推銷腦機,韓白衣特別將接待外來成員時間設置為特例時間,大家可以開著腦機為所欲為。
  于是,現場的景象就變得異常詭異了起來。
  幻境首領韓白衣在最前面舉著小紅旗,開著腦機半透明屏幕,透過廣播大侃特侃。
  周圍的大多數幻境干員們則一個個盯著屏幕,操作著屏幕上的小球球瘋狂吞吃別人的小球球,玩得不亦樂乎。
  也有的干員不喜歡打游戲,但也聽從韓白衣的命令打開腦機慢慢悠悠的秀著演技。
  ——有看電子書的,有進聊天室的,還有看動作與感情小視頻的,一個個的展示著腦機的各種功能。
  羅德島的干員們被圍在中間,韓白衣的講解也沒什么意思,于是所有人便一個個歪著脖子偷瞧。
  走著走著,整個隊伍就在韓大導游的小紅旗后散亂開來。
  在人群之中的凱爾希醫生,自然早就發現了韓白衣等一眾干員的怪異行為。
  但是,她卻沒有像周圍那些普通的羅德島干員一樣被輕易吸引,而是用那如手術刀般鋒銳的目光,以敵對角度冷漠分析著幻境干員的狀態。
  ‘哼,人心何其散漫。’
  阿米婭的小驢耳朵忽然高興得一豎,小心翼翼的拽拽凱爾希醫生的袖子,保持著一城領袖的威儀小聲嗶嗶。
  “凱爾希!你看這個球球游戲!”
  凱爾希醫生冷漠的點點頭,繼續觀察起幻境干員們的狀態。
  ‘首領演講,干員秩序竟是如此混亂!’
  小驢耳朵又是興奮得一豎!
  “凱爾希!你看這個東西能聊天誒!”
  凱爾希醫生額頭青筋一繃,但是礙于場合與身份,不太好發話,只得硬生生忍下,打算暫時記下秋后算賬。
  然后,就見她表情冷漠的點點頭,繼續自己的敵對勢力觀察。
  ‘玩物喪志,在這種接待其他勢力干員的場合竟是如此沉迷于低俗娛樂......’
  小驢耳朵疑惑的一豎。
  “凱爾希!你看看這里面的兩個人在干什么啊?”
  凱爾希醫生剛想皺眉,余光就瞥到了天火腦機屏幕上的妖精打架畫面。
  猛地伸手捂住了阿米婭的眼睛。
  “阿......阿米婭!你才十五歲,不能看這種東西......”
  凱爾希醫生的話剛出口,便立刻意識到了場合問題,頓時將聲調壓了下去,熱氣吹得阿米婭兩只驢耳朵直顫。
  “唔......哦,好吧。”
  阿米婭不明所以,只得疑惑的答應下來,從凱爾希懷里鉆出來,顛顛的往別的腦機屏幕上瞟。
  既然是凱爾希醫生說的,那大概就是對的吧。
  凱爾希醫生自己也滿臉通紅的低下頭,心里惡狠狠的批評起來。
  ‘傷風敗俗!不堪入目!世風日下!人心不古!這看的都是什么壞東西!’
  ‘這種東西,這種東西絕不能踏入我羅德島一......’
  正在心里惡狠狠的批判著,凱爾希的目光卻是不由自主的被一個長著一對白色長角,一身黑袍的女人的腦機畫面吸引了過去。
  屏幕上正在播放的是一道糖醋里脊的做菜教學視頻。
  視頻總過程不長,有明顯剪輯痕跡,大概七八分鐘的樣子,在韓白衣漫長且無聊的城市講解過程中只能算得上聊以安慰。
  但是,在凱爾希眼中,屏幕中大廚手下的每一次撒料、每一次點火、每一次起鍋,都精致完美的如同藝術一般。
  凱爾希醫生看得那叫一個目不轉睛。
  誰能知道,現在這個成熟且經手過成百上千場外科手術的絕世醫生,昔日的夢想,竟然是當一個廚師!
  幸虧她的病人不知道。
  直到整個糖醋里脊教學視頻結束,凱爾希都是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頗有些余味悠長的意思。
  看著黑袍女人身前的屏幕,又看看她脖子上的腦機,凱爾希醫生不由得低頭反思了起來。
  ‘器物從來都沒有對錯,有所對錯的,永遠只有使用器物的人。’
  ‘要不......進一批?’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