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一個廢材的重生 > 第一百零四章 真相

第一百零四章 真相


  屋子里一共六個人,等其他四人帶著一臉疑惑的神情出了辦公室,羅永峰看向黃志財,露出一個憨厚的笑,“小魚說要審問你呢!”
  看著羅永峰憨厚的笑容,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打了個寒顫,先前趾高氣揚的神情霎時收斂,甚至害怕的向墻壁邊躲了躲。
  “你要怎么審問我?”黃志財想要裝得硬氣一點,可是他看到羅永峰憨傻的面容突然多了一抹靈動,目光也突然大變,霎時黃志財像是被一匹孤狼盯上,混身汗毛炸立。
  看著慢慢向他走來的羅永峰,黃志財又像是即將被暴凌的少女,神色很是緊張。
  羅永峰靈動的神色只是一瞬間就又變回呆呆傻傻的樣子,可是黃志財知道自己看到的絕對不是錯覺,他時常和人爭勇斗狠,自己也帶著兇相,自認不會看錯狠人,只是曾經他看到的人都沒有剛才那一瞬間羅永峰給他的那種危險氣息重。
  “我其實不會審問!”羅永峰露著憨傻的笑容看著黃志財,神色像是很不好意思的說道:“以前他們都說我笨,不會動腦子,說這種事不適合我干!”
  黃志財很想問羅永峰嘴里的他們是誰,不過最終他還是記掛著自身的處境,沒有問出來。
  ……
  夜已經很深了,這片辦公區也沒有路燈,還好今夜天色不錯,繁星滿天,再一個下弦月照射下來的清冷的光,讓幾人都能看清彼此。
  不僅能看清彼此,還能看到躲在一旁的涂建軍。
  其實這時候房子外面不只有涂建軍在,還有很多看熱鬧的人,只是這些人看到田允濤他們出來,自覺的就散了,但涂建軍不能走。
  “你怎么還沒走?”王時群率先發現涂建軍,皺眉不滿的問道。
  “呵呵!”涂建軍尷尬的笑了一下,至于為什么,當然是在這聽墻角,只是沒想到啥都沒聽到不說,直接就被撞見。他有些疑惑的向房間里看了一眼,透過貼著報紙的窗戶,隱約能看到里面兩個人影,接著兩個人影也看不到了。他估計人應該是被帶進里間了。
  涂建軍被撞見了,也不走,也不敢走,其他人也不搭理他,讓他一個人尷尬忐忑的站在一旁。
  “小呂,這個人你是哪找的,我怎么感覺有些憨憨傻傻的,他能有什么辦法?”田允濤站在門外,神色疑惑的看向呂魚問道。
  呂魚把羅永峰介紹了一下,就因為他的介紹,反而讓田允濤越發的疑惑,畢竟一個憨憨傻傻的人,難道還會審問?
  只是他的疑惑,轉瞬就被房間里的慘叫聲給打斷。
  慘叫聲很慘,屋外幾個人聽著都感覺到滲得慌,覺得一股涼氣從后背直沖天靈蓋。
  慘叫過后就是黃志財的喝罵聲,只是罵了還沒兩句,罵聲就變成嗚嗚聲。
  幾人知道這肯定是嘴被堵住了。
  “不會出什么事吧?”王時群有些擔憂的說道。
  幾人心里其實都沒什么底,而一旁的涂建軍更是沒什么底了,幾步跨出就想往屋里沖,可惜卻被呂魚擋住了。
  “呂總!”涂建軍看著呂魚,神色也不知道是哀求還是抱怨的一副糾結的樣子看著呂魚道:“你雖然挨了打,可是你剛才已經打回來了,沒必要再這么揪著不放啊!”
  見呂魚不為所動,涂建軍又道:“而且真要是把他弄個好歹出來,你呂總,包括田經理郝老板他們都脫不了干系!”
  呂魚雖然有這方面的擔心,可是此時他選擇相信羅永峰,因為他知道羅永峰雖然傻,但是是一個很會克制自己的人,要不然工地上每天那么多人欺負他,要是不會克制……
  回想曾經制伏張立勇,剛才制伏黃志財的身手,要出事也許早就出事了。
  “怎么,涂老板心虛了?”呂魚嘲諷道。
  “呂總,我說了真的不是我!”涂建軍一副委屈的樣子,接著為自己此時的行動解釋道:“黃志財是我老鄉,跟著我出來干活,真要有個好歹我怎么給他家人交代啊?”
  “那你還指使他打我,不怕他把我真的打出個重傷啥的,到時候黃志財坐牢,你不是更不好跟他家人交代……”呂魚說到這,接著搖了搖頭,“不對,真要是這種情況,你也跟著進去了,也不用給他家人交代了。”
  “真不是我…”
  涂建軍幾次想要推開呂魚,只是最后關頭又忍住了,煩躁不安的在門口來回的走,而且聽著房間里不時傳出隱約的嗚嗚聲,越發的煩躁。
  其實屋外的人都害怕羅永峰把人弄出個好歹,等了三五分鐘的樣子,田允濤有些不放心的說道:“小呂要不你進去看看?”
  呂魚看到幾人的神情,沉吟一下,轉身正要推門進去,結果門先一步被打開。
  羅永峰站在門口,對著眾人露出一個不好意思的憨笑,接著讓開門口,讓眾人進去。
  呂魚最先進去,就看到卷縮在墻角嘴唇都還在發顫的黃志財。
  黃志財沒什么變化,臉上的傷痕都還是呂魚留下的那些,只是嘴唇發顫,混身也在發顫,額頭鼻梁上還有汗水。
  但是人看起來依舊完好,沒有可見的外傷,幾人都暗自松了口氣。
  羅永峰帶著呂魚走到黃志財面前。
  本來卷縮在墻角的黃志財,看到羅永峰走進,下意識的害怕的繼續往墻角躲了躲。
  眾人見到這情況,想著才短短幾分鐘時間,剛才還一副趾高氣揚樣子的黃志財,就變成了這種看起來像是剛被欺凌后的少女似的姿態,都有些詫異的看了眼羅永峰,實在很好奇羅永峰是怎么做到的。
  面對眾人好奇的目光,羅永峰對眾人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表情就像是事沒做好,又像是小學生拿著不及格的卷子面對老師時的樣子。
  不過眾人這時候關注的重點不是羅永峰,而是卷縮在墻角的黃志財。
  還沒等眾人問他,黃志財剛往墻角縮了縮,接著就主動說道:“是余老板給我五百元錢讓我打呂總的!”
  “余老板?”一屋子的人都愣了一下,涂建軍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不知道想到什么,對黃志財問道:“余楓遷?”
  “嗯!”黃志財點頭!
  “昨天我確實和小呂在工行里遇見過余楓遷,只是沒打招呼!”郝老板在一旁說道。
  “你怎么會認識余楓遷?而他為什么要找你?”王時群問道。
  沒等黃志財回答,涂建軍為了趕緊撇清自己的嫌疑,先一步解釋道:“有幾次我的隊和余楓遷的隊一起接的工程。”
  涂建軍不好意思的接著說道:“王科長你也知道,我們這些小工頭很多時候也干活的,可能就是在一起干活的時候余楓遷和他認識的!至于余楓遷為什么找他而不是別人,我想可能是正好遇見,還有就是……”
  涂建軍指了指黃志財,接著說道:“你看他的樣子就知道不是什么老實人!”
  “那你還帶他來打工?”
  “呵呵!”涂建軍尷尬的笑了一下,心說:“我要是人多,有得選,我也想全部都要那種老老實實的只知道干活的!”
  “是這樣嗎?”田允濤看向黃志財問道。
  黃志財看了眼田允濤不說話,結果目光掃視到羅永峰,接著一個激靈,連忙點頭,接著又具體的交代道:“那天我正好路過工行那里被余老板看到了,他把我拉住問我想不想掙錢,我問他掙什么錢,他說只要我幫他打個人就給我五百元……”
  呂魚聽到自己只值五百元,就因為五百元就吃了一頓鋼管,臉色霎時就不好了,氣得他起身又想要去踹黃志財,還好被羅永峰及時拉住。
  “小呂聽他繼續說!”田允濤說道。
  于是呂魚接著聽黃志財說道:“我本來是不愿意的,結果余老板說只打一頓,也不要出什么傷。”
  黃志財看了看呂魚頭上的紗布,有些郁悶指了指呂魚的接著說道:“哪知道他突然轉身就跑,我沒收住力,這才一棍子敲在他頭上,把他敲暈了!”
  呂魚聽到黃志財這么說,霎時覺得臉上發燙,甚至感覺別人看他的目光都像是帶著笑,也是羅永峰擋住他,不然他肯定要讓黃志財再次付出代價。
  等黃志財交代完了,其他人還沒說話,涂建軍就先開口,有些委屈的說道:“看吧,我早就說了不是我的!”
  “不說他說的是不是真的,就他是你隊上的人,干出這事,你也有責任!”田允濤瞪著黃志財說道。
  “我……”涂建軍想要反駁,可面對的是田允濤,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事情問清楚,時間也很晚了。
  “小呂有什么想法?”田允濤問道。
  呂魚能有什么想法,他把人打了,甚至現在看起來羅永峰好像把這人收拾得更慘,再看黃志財現在一副被欺凌后的少女似的樣子,呂魚氣也出得差不多了,當然在黃志財交代全過程中他有些丟面子有些生氣,此時卻不好拿出來說。
  還有幕后指使的余楓遷,他知道田允濤肯定會幫他收拾,也就不想著去打一頓了。
  呂魚搖了搖頭,說道:“這事田經理拿主意就好!”
  田允濤很滿意呂魚的態度,他其實怕呂魚不依不饒的揪著要說法,從而提出什么不靠譜的處置意見,要是那樣的話,他也會很頭疼。
  說起來這事只是呂魚挨了一鋼管,去醫院住了一晚,田允濤跟項目部丟了一些面子,怎么看也不算什么嚴重的事,夠不上送派出所,也就只能項目部內部處理了,而處理的方法肯定就是扣錢。
  黃志財在涂建軍那里還剩下的一個多月的工資直接化為泡影,這錢也到不了涂建軍的手上,反而他因為手下有人尋釁滋事,還要再貼一些出來交罰款。
  至于余楓遷即便沒在這里,田允濤也把意見說給呂魚聽,大概意思就是余楓遷余下的工程款一分別想要了,不止工程款,還有進項目部的時候交的保證金也一并的扣完,以后也別想在京二電甚至京電建接到一分錢的活,連到公司在建的工程上當小工都不行。
  聽田允濤這么處置,呂魚就更沒意見了,他雖然不知道余楓遷會損失多少錢,但他知道絕對不少,更別提以后還不能在京電建里面當工頭了,這才是真的損失慘重。
  當然現在這些還只是意見,還沒具體實施,而且說起來,黃志財是不是說的真話,也還要和余楓遷對質。
  不過田允濤也不打算再在呂魚這耗下去了,讓涂建軍把人帶走,并威脅涂建軍把人給他看好了,明天一大早帶著人來項目部,到時候和余楓遷對質!
  呂魚和羅永峰一起把人送走,這時候他氣順了,好奇心就起來了,也是后來黃志財看到羅永峰像是老鼠見到貓的畏懼神情,讓呂魚實在好奇羅永峰是用什么辦法讓黃志財老實開口,甚至這么怕羅永峰的。
  “永峰哥,你是用什么辦法讓黃志財那么聽話的?”呂魚像是好奇寶寶似的看著羅永峰問道。
  “呵呵!”羅永峰給呂魚露出一個不好意思的笑容,但對于呂魚的問話一句也不說。
  呂魚又問了幾次,見羅永峰依然這樣,也就只好作罷。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