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西游伐天 > 第七章 土地公與真相 二

第七章 土地公與真相 二


  “老朽忝為一方土地,自從沒了凡人香火供奉,居然連這等妖孽也要過來打秋風。虧得仙長俠義路過!不若去老朽那里喝杯濁酒如何?”那矮個土地公謙卑地鞠躬說道。他本就矮個子,再彎腰,連一米的身高都沒有了。
  “你起來吧。帶路。”佐文軒說著,掐緊了蛟龍,跟著土地公往前走。他忽然想起,自己家這邊發生的水災,或許可以問這個土地公。只是不知這土地公活了多少歲,能不能知道以前的事情?
  跟著土地公,沒多久便來到了一處荒涼墳冢,過后是個山坳,更加荒涼,那地上就立著個窗戶般大小的建筑,正是個袖珍土地廟。
  佐文軒正在疑惑怎么帶他到這里,只見土地公向著那土地廟緩緩走去,人就沒入其中不見了。他連忙也跟上,只剛接觸到那地方,便覺得眼前一暗,原來就來到了一個官爺府衙一般的地方——竟然是內有乾坤!
  兩人入內,土地婆便走出來迎接道:“老漢,你怎的只帶了一個人回來?咦,這位…這位仙長是……”
  土地公捋了捋滿臉的胡子,看向佐文軒,他也不知道這位仙長是誰。
  佐文軒想了想,既然自己想要問人家信息,就要顯得推心置腹一些,道:“方才還真忘了介紹,在下**,人稱活**的便是我了。乃是在天庭當個靜龍使長。倒也不必喊我仙長,也是個不入流,沒什么能耐。”
  土地公、土地婆連忙拱手作揖:“豈敢,豈敢。到底在天庭當差,不比我們陰兵凄苦。”
  土地公又將前事與土地婆說了,土地婆又對佐文軒打躬作揖,感激不盡。
  雙方互相客氣著,就入了里間,早備下了酒席,想來是準備好打勝仗慶功的,結果沒想到這么困難。
  佐文軒也不客氣,與他一塊吃喝,聊些家常。
  沒多久,那些陰兵歸來,手上都抓些蝦兵蟹將,碩鼠長蛇。
  只見土地婆一聲招呼,眾陰兵過來就餐。一個個惡行餓相,或獠牙外翻,或紅眼白發,沖上來胡吃海塞。
  土地公便解釋道:“這些陰兵,只有鬼仙修為,故此品相有些狼狽。”
  佐文軒點點頭,問起了今日的具體情況:“今日之事,到底是怎么引起的?”
  土地公笑道:“這蛟龍向來喜歡作惡,見我這破廟還有三分鬼氣,便要來侵占。都因我住得靠近河流,倘若遠一些,他還有膽量過來?”
  “胡說!”
  突然之間,被佐文軒捏住七寸的蛟龍吼了起來,“分明是這廝奪了我水府寶貝,屢次討要不肯歸還。”
  “哦?”佐文軒發出了疑問。
  那土地公頓時臉色一變,土地婆連忙拉住他,諂媚道:“仙長,切莫聽他胡說。”
  “我沒有胡說。”那蛟龍自知必死,也要害死土地公,“他們府邸,有龍珠。”
  “龍珠?是個什么東西?”佐文軒見他說話困難,便稍稍松動些問。
  “就是蛟龍內丹。”
  當佐文軒再度看向那土地公、土地婆之時,他們臉色已經大變樣,連忙笑道:“二位不必驚慌,你們家里就是藏著蟠桃,我也是見識過的。不要你們家的東西。你們若是不信,我這里有靜龍使長令。”
  說罷,他將那散發著毫光的令牌拿了出來,頓時將那群陰兵嚇得東躲西藏。他連忙又收起,不曾想這東西還有驅散陰魂的功效。
  那土地公、土地婆見到此物,這才松了口氣:“倒是老朽狗眼看人了。實不相瞞,我們的府邸,確實有一顆龍珠。”
  佐文軒道:“我十分好奇,不知道能不能拿出來欣賞一下?”
  土地公使了個顏色,那土地婆不情不愿地去后宅拿來一個寶匣,打開蓋子一看,原來是明珠!
  這玩意兒,佐文軒都是給他養的蛟龍吃的東西。
  于是,他從袖口袋子也拿出了一個盒子,打開來一看,里面有顆鵝卵石那么大的明珠,比土地公的還大一倍!
  這下看地所有人都傻眼了。
  佐文軒實話實說道:“這種東西,我一向是拿來喂養蛟龍的,也不知有什么珍貴之處?”
  “喂養蛟龍?”土地公大吃一驚,嘴巴都合不攏了,“果然是天庭上仙,出手非同凡響。”
  土地婆也跟著贊了幾句。
  土地公又道:“此物最能滋養陰魂元神。于蛟龍來說,那就是修為達到神仙境界以后,凝聚而成的內丹。當然,也有些蛟龍,在人仙修為就能凝聚,可以當做法寶傷人。”
  “原來如此。”佐文軒點點頭,想起那小白龍就有一顆,后來被觀音菩薩摘走了。他又將明珠收起,暗道:幸好還留著最大最漂亮的一顆。
  土地公罵道:“你看你這老婆子,方才還如此扭捏作態,好似仙長會占了我們便宜似的。也不睜開你的狗眼看看,這位仙長一出手就是上品龍珠,豈是你這等貨色能…能……”
  眼看土地公罵不下去了,佐文軒又如何不知道對方用意?連忙打岔:“唉,一家人,千萬不要因我這個外人傷了和氣。”
  “不敢,不敢。”
  雙方都沒了嫌隙,頓時賓主盡歡。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二人聊得頗為盡興。
  又過不多時,佐文軒就問起了重要的事情:“怎么你們就沒了供奉,此地就沒了人家?房子地基也不見幾個,莫非發了水災,被沖走了?”
  土地公喝了一杯道:“正是,正是。若非那場大水,我也得不到這顆龍珠。也活不得這般長命。”
  佐文軒一聽,就知道這老人是見證者,連忙問:“敢問是怎么就發的大水?”
  土地公有些醉醺醺了,眼珠骨碌碌在眼眶里轉動,似乎想不起來:“嗯?怎么發的大水呢?怎么發的大水呢?”
  “好好想想,你可還記得?”佐文軒略顯得急切。
  “哦,想起來了。是那龍神發動大水,把平陽郡整個給淹了。后來山神又發動火山,噴發巖漿。咱們土地公接令也要發動地震,誰知人都死絕了,便也沒了意義。”
  “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也…也不甚清楚……”土地公說著,醉倒在桌上。
  佐文軒推了兩把,也推不醒。到底不能用強,若是被人在陰司告上一狀,他也得上斷頭臺。他又不是能搬山填海的大能、移星換斗的高人,不怕懲罰。
  看著醉了一地的陰兵和土地公婆,又想起自己來此已經多時,也該離開。否則倘若時間久了,上頭已經給自己定了罪名,再想翻身可就麻煩了。
  他又擔心自己走后,土地公又被人打上門干掉,下次再來,恐怕問不出消息來。于是松開了那蛟龍道:“想活命?”
  “想,想。大仙有何吩咐?”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