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西游伐天 > 第十五章 禪機

第十五章 禪機


  那日,他們找到了十洲三島的聚窟洲。早不知距離花果山多遠了。
  聚窟洲的遠處,有大量暗礁,傳來一個女子的持續不斷的嬌叱聲。
  佐文軒聽著,聲音十分動人,希望是個美人。反正自己的事情急不來,不如且看個熱鬧,他讓易珠飛到那方止住,大聲招呼道:“兩位道友,請問在做什么事情?”
  那女子回頭道:“原來是同道中人,我當你怎么騎著邪龍呢!”
  佐文軒伸手穩住受到侮辱的易珠,再看那女子,相貌倒是艷麗。可是他在天上往來,以美貌著稱的嫦娥仙子們見得多了,眼光便也高了。面前的女冠若是放在那群仙姬中間,便只是中下游水平。又看向那名男子問:“這位道友,你呢?”
  那男子道:“我二人乃是水華仙翁坐下弟子,你是何人?”
  “在下方國真,剛從天庭下來。稍作游歷而已。只是你家那位仙翁,我在天上五六百年,竟怎么不曾聽說?”
  那女子嗤笑道:“五六百年?道友可不要說笑,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五六百年,地上是多少年了?你又怎么與我等一般,是個神仙修為?”
  面對對方這種十分不禮貌的交流方式,佐文軒便是在育龍除總管那里都沒有這樣膈應過。他見話不投機,便要轉身離去,不愿做毫無意義的口舌之爭。
  可就在這時候,他們先前圍住的水域當中,猛然噴出一股鋪天蓋地的的大水,一下子將兩人席卷進去。
  隨后那大水在瞬間結冰,將那二人凍住,然后溫度持續降低,并且開始龜裂,竟似要將那兩人凍住后,裂成冰塊。
  佐文軒微微詫異:“咦,那不是我也會的水系法術嗎?原來水系法術的運用,并不是我一個人想到這點!”
  這二人這般無禮,佐文軒可不打算救援,笑瞇瞇做壁上觀。
  恰在此時,那海水下面,冒出一個如同朱漆大門般的巨大虎頭,竟是一頭虎蛟沖出水來咆哮道:“兄弟,可是你來啦?”
  佐文軒頓時瞪大了雙眼:“龍傲天,可是你?”
  那虎蛟道:“正是,正是。”
  “你怎么與這兩個人打起來了?”佐文軒的話還沒問完,那凍結的冰就裂開了,里面的兩個人氣喘吁吁,其中男子的胳膊斷了,竟被冰塊裂開。另外女子倒是完好無損。
  他二人見佐文軒與那虎蛟認識,又見佐文軒坐下也是個神仙蛟龍,知道以少敵多,殊為不智,絕不能輕易再起戰端。便忍著。
  “兩位道友,怎么回事?可否由我來做個和事佬?”
  那男子抓著一截胳膊,面色凄惶,但只能扯起保命符道:“好哇,原來你們是一伙的。這廝借機擾亂我二人心神,卻被那惡蛟偷襲!師妹,我們去報告師父,看他怎的活命!”
  那女子似乎更有信心道:“且不忙去,先聽他給個說法。”
  佐文軒見那兩人不答,就問:“龍傲天,你怎么和他們打起來?”
  龍傲天大半軀體潛藏在水下道:“哈哈哈,這還不簡單。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天經地義。他們要打我、殺我,我便也要打他們,殺他們!”
  “因何而起?”佐文軒又問。
  龍傲天答:“兄弟,你給我吃的龍珠還記得嗎?我至今還在口里,那日我在荒島上要吃水牛,誰料那水牛有些本事,我便放那幾十顆龍珠去打死。沒曾想,來了這兩個道人,非說我打死了他們養的牛,追殺了我三個月了!”
  佐文軒聽了就問那兩個道人:“這虎蛟說的可是實情?那牛可是你們的?”
  那兩個道人不曾回答,只怒氣沖沖盯著佐文軒。
  龍傲天笑道:“哇哈哈哈,兄弟你真老實,只因我打殺水牛時,放出了那幾十顆龍珠罷了,他們見到我龍珠,當然要找個借口來殺我,若非這聚窟洲到處都是洞窟,我豈不是死在他們手里?”
  佐文軒問:“龍傲天,你可有受傷?”
  “這兩個賊鳥廝,豈能傷我?”
  他的話,頓時讓那兩個道人怒目圓瞪,氣得臉色漲紅。
  佐文軒連忙笑道:“兩位道友,我看此事就此作罷,我來賠償兩位道友。畢竟這位道友手臂已斷,續接固然不難,可痛苦是一定少不了的。”
  話音未落,佐文軒打開匣子,一揮手,飛出近百顆龍珠,捻個蘭花指,隨機點了三點,就有三顆龍珠飛向那兩個道人。
  那兩個道人見佐文軒竟然有這么多龍珠,不禁大為詫異,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眼中的疑惑。一時間竟猶猶豫豫,不敢去接。
  有時候,亮一亮身家,反而很容易震住這些人。如果用打斗來解決事情,一來有些擔心對方師父來得太快,二來自身突破在即,萬不可多惹事端!
  佐文軒繼續施壓道:
  “在下確實是不認識你們的師父,在天庭為官之際,也從不曾聽說水華仙翁的大名。恕在下孤陋寡聞,不知你們的師父,師承何處,是太乙旁門,還是三清正宗?”
  這話問得極為內行,那兩個道人頓時不敢托大,女子立刻推撞他師兄,示意他一起拱手施禮道:“不知是天庭仙官下凡,多有得罪。家師乃太乙旁門。”
  佐文軒擺高姿態道:“既然如此,這明珠也不值幾個錢,你們寬心收下,代我替你們家師父問好。”
  說罷,輕輕催動易珠,繞過那兩個道人,來到水岸,大聲說給那兩個道人聽:“你這孽障,不做司雨大神便罷了,怎可下界為妖?”
  那兩個道人聽了,更加詫異,沒想到他們追殺了三個月的妖精,竟然是天庭的司雨大神!
  無奈之下,他二人只得架祥云前來,作揖道歉:“當真不知是上界仙人下凡,有失禮數,萬望海涵!”
  佐文軒擺了擺手道:“唉,罷了,罷了,你們去吧。還有你這孽障,還不快快隨我歸位?學了我的法術,竟然在這里為禍一方,看不抽經扒皮!”
  那龍傲天也知道輕重,緩緩浮出海面,但見他身軀有如長廊一般粗長,這些年不見,居然長得這般肥壯!可是他的背后,竟然全是大大小小的傷疤,最大的傷疤,大得可以放下一張桌子了,鮮血還在向外溢出,十分可怖。
  佐文軒的眼睛,就不由得看向了那兩道人,微微生氣道:“還不快走?趁我怒火尚未燃燒,滾吧!”
  那兩個道人拿了龍珠,戰戰兢兢離開。
  佐文軒道:“我們也速速離開。”他是擔心對方師傅找過來,那就麻煩大了。
  龍傲天往上飛,就像寵物狗一樣親昵地在羅元浩身上蹭來蹭去,只是如今他龐大的身軀,已經不適合這個動作了。
  佐文軒也是親昵地撫摸著他的脊背,好久不見了呀!
  好一陣子,龍傲天才問:“兄弟,你胯下這小蟲是個什么東西?”
  “我叫易珠,跟了大仙,當個腳力。”易珠說道。
  “你滾開。”龍傲天一腳踹翻了那蛟龍,自己墊到佐文軒屁股底下當坐騎。“我們走也。”
  那易珠在后面幸苦追趕道:“大仙,等等我,等等我。”
  佐文軒沒想到龍傲天居然達到了神仙頂峰的修為,和自己一般無二。而且他那龐大的身軀,飛行速度竟比那易珠還快一倍不止。便說道:“稍稍慢些,你也稍稍變得小些。”
  龍傲天應諾,變成了水桶粗細道:“我只能變這么小了。”
  “也好,正方便我坐。”佐文軒說罷,回頭招呼易珠跟上。
  他三個上路,返回傲來國。
  一路上,佐文軒問起了龍傲天這些年的經歷。
  龍傲天連連嘆息道:“東勝神洲不好混,那十洲三島的仙翁眾多,門下弟子不計其數。我們這些蟲獸,俱被他們捉去煉丹,命苦也!”
  “原來如此,沒想到天下雖大,竟沒有好的去處?”佐文軒十分無奈。
  龍傲天又笑道:“我這些年也混出些名頭。與那幾個小妖王和混個臉熟。后來聽聞南贍部洲水域,有個水猿大圣,打出了赫赫威名,比那齊天大圣孫悟空還要厲害,世間竟無人能降!不若我們去投靠他?”
  “水猿大圣?”佐文軒聽到這個大名,不覺就在心中思索。
  “是啊,那廝神通廣大,能御使海水,倒灌入城,將那佛門高僧盡數淹死。故此,打出了大大的名氣。闖出個諸天仙佛,無人能降的赫赫威名!”
  “無人能降?怎么可能?”佐文軒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刻打斷道,“他是被大圣國師王菩薩給……”佐文軒說道這里,再也不往下說。
  “兄弟,你剛才說什么菩薩?”龍傲天問道。
  “我沒說,你也沒聽見。”佐文軒道。
  “罷了罷了,你總是那樣。你的禪機比那群禿驢還多。還在天上時,你便自言自語,如今也沒改了這個毛病。”龍傲天用羞辱性質的話語,表示與佐文軒的親昵,又看向了一旁默不作聲的易珠,一臉鄙夷。
  佐文軒根本沒注意到這些小心機,只是說道:“反正我們不能投靠他,投靠他,死得比花果山還慘。那水猿大圣,至多還有五百年能蹦跶。”
  “哦?兄弟你果然神機妙算,從無錯漏。”龍傲天夸贊兩句,然后問,“我們該去哪里?”
  “傲來國、平陽郡方向。到了那里,我再指引你方向。”
  龍傲天道:“我是問,咱們將來該投靠那里?能讓我們既得自在逍遙,還能不死得比花果山慘?”
  易珠道:“你這個晦氣嘴,惹禍精。只要你不去惹禍,哪里都安全。”
  “你說什么?”
  “都閉嘴。”佐文軒按了按睛明穴,“也不知道有沒有這樣的地方。”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