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西游伐天 > 第十八章 老蛤蟆和老樹精

第十八章 老蛤蟆和老樹精


  出于對這些癩蛤蟆的好奇,佐文軒走近其中一個坑洞觀察,他發現這些癩蛤蟆的后背全是爛疙瘩,儼然是一個個的火山口模樣。有幾個還在流濃漿,十分惡心。
  那蛤蟆爪子十分鋒利,張嘴的時候也有牙齒,上下加起來差不多有八顆。
  這時候,那蛤蟆忽然吃掉了面前的一條蟲子,然后輕輕一跳,正好向著佐文軒這邊跳來。佐文軒為了不影響他找食吃,就側身讓開。
  他不讓不要緊,那蛤蟆當他是棵杵在那里的樹干,他一動,蛤蟆就發現了,竟然追著佐文軒撲過來,越追越緊,還“呱呱呱”地叫了起來,很快吸引了不少蛤蟆,竟然膽大妄為,想要吃了佐文軒!
  “哈哈,好膽!真個是無知者無畏!”佐文軒不禁哈哈大笑,轉身飄然而去,回到石屋里面,不再理會那些蛤蟆,放下一切,開始修行。
  他將那卷經書展開,雖然已經背誦,但對照著書籍施展法術,更有安全感。
  這門法術的神妙之處在于,其他法術需要通過煉化土壤,用大法力操縱才可運用隨心。而土神心經則不然,他是感悟到土系神通的最終奧妙,通過感悟大地脈動,與土地共存的高階神通,能夠用極小的法力,發揮極大威能。
  然而他剛開始不過片刻時間,石屋外面居然傳來了蛤蟆的叫聲。佐文軒也怎么在意,畢竟他在天河水府的時候,還是一邊馴養蛟龍,一邊修行的,那里的混亂、吵鬧,豈是這只蛤蟆能比的?
  定下心來,佐文軒隨意將地上的兩塊土疙瘩憑空托起,不斷變化形狀,時而像奔跑的駿馬,時而像蠕動前行的蚯蚓。
  經過他不斷的操控,各種各樣的事物都大略模擬一遍,他開始摸索戰斗用途。
  “呱呱呱……”
  “呱呱呱…呱呱呱…”
  “咕咕呱呱呱呱呱呱……”
  石屋外面的癩蛤蟆越來越難受了,龍傲天和易珠那兩個家伙不至于凍傷,最多烤火三兩天就能復原,怎么要去這么久?得讓他們趕緊回來驅趕蛤蟆。
  “呱呱呱咕咕呱呱呱咕咕咕呱呱咕咕呱呱呱……”
  噪音開始變得層層疊疊、無休無止,佐文軒終于忍耐不住,推開石門,掣出寶劍就要一口氣全殲了他們。
  但在看到這些蛤蟆時,覺得他們既然毫無修為,便用自己新學的土系法術,好好來練練手。正是瞌睡來了有枕頭!
  那些蛤蟆正要撲食佐文軒,只見他不慌不忙,右手由下往上一抬,地面上頓時冒出一股泥柱,將那蛤蟆頂飛了。
  又有一只蛤蟆跳過來,張開大嘴,吐出舌頭要來吃人!
  佐文軒嘿嘿一笑,左手橫向一擺,地面頓時伸出一只手掌,將那只蛤蟆拍飛了。此時,那先前頂飛蛤蟆的泥柱,才緩緩下降還原成平地。
  那些蛤蟆大概是餓昏頭了,不知佐文軒地仙修為,不知死活,紛紛向著石門涌來。一個個好似餓虎撲羊,佐文軒知道一只只解決,恐怕會累死自己。
  于是,他雙手猛拍地面,一股法力震蕩出去,整個大地都似乎活躍起來。那些蛤蟆頓時站立不穩。
  佐文軒還來不及享受勝利,卻見那些蛤蟆當中,竟然有不少像人一樣站立著的,他們不但沒有被震倒,手中還拿著狼牙棒!向著佐文軒沖來!
  定睛細看,居然有鬼仙修為。
  看來這北俱蘆洲,是風水寶地啊,這么多蛤蟆成精。佐文軒嘖嘖贊嘆,隨后他念動一句咒語,雙手抓住地皮,如同掀起一塊地毯,抖一抖,甩一甩,所有蛤蟆都翻滾在地!
  “哈哈哈哈……”雖然只是對付這些不入流的蛤蟆,佐文軒還是非常高興,原來這土系法術,是有戰斗能力的!
  他雙手又將土壤放下,這些土壤又回歸原狀,還是那片土坡地面。
  那些蛤蟆被摔得七葷八素,有幾個拿著狼牙棒的蛤蟆似乎有點機靈勁,呱呱叫著跑掉了,向著北邊而去。
  佐文軒得勝而歸,分外高興,他倒也沒有殺死這些蛤蟆的打算,畢竟只是吵鬧了些,而且以后還能拿來試驗法術,豈不是很好?
  他將石門一關,繼續開始參悟土神心經。
  只過了片刻,佐文軒忽然感覺身后那顆樹妖蠢蠢欲動,回頭去看,那樹妖吸收了自己釋放的法力,正在漸漸蘇醒,并非是要偷襲攻擊。
  好半晌,那樹妖清醒過來,樹干中央有個歪斜的樹洞,儼然化作一張嘴,嘴上面有涌出的樹漿凝固,竟然變成鼻子,還有兩個眼睛,一個長得高,一個長得低,真是個眼歪嘴斜,糟鼻子的老樹精。
  那樹精抖了抖身軀,開口聲音十分蒼老:“大仙,小妖這廂參拜大仙了。”
  佐文軒笑道:“好,原來你是個神仙修為,怎么看上去如同人仙境界一般弱不禁風?”
  “大仙有所不知,區區樹妖,自然沒什么道法。”
  “哦,那你不好好憑借我那法力過冬,醒來干什么?”
  樹精無比緩慢地說道:“大仙吶,你方才可是打了那幾只蛤蟆?”
  “呵呵,就是玩耍而已。原來你看著吶?”
  “呃……”老樹精一聲沉沉的嘆息,然后他緩慢地眨了眨眼睛說道,“那些小蛤蟆自然不要緊,可是他們有個老蛤蟆在背后撐腰。”
  佐文軒聽到老樹精說小蛤蟆不要緊,就已經猜到了后面的話,連忙問:“老蛤蟆?”
  “是啊,是啊。老蛤蟆有些能耐,也算是這一帶的強人。你欺辱了他的子孫,他必定不會善罷甘休。”老樹精說話的速度,十分緩慢,聽的人難免著急上火。
  佐文軒問:“那蛤蟆是個什么修為,你看我地仙的境界,能否力敵?”
  “哦?大仙原來是個地仙高人,那便不怕了,是老朽多慮了。”那樹精又緩緩閉上眼睛,然后縮回去,似乎又要準備過冬。
  佐文軒連忙又一股法力送去,問他道:“你再與我詳細說說那老蛤蟆。”
  老樹精又恢復原狀,懶洋洋道:“那蛤蟆,沒有修為……”
  “什么?沒有修為,那你讓我擔心什么?”
  老樹精道:“蛤蟆沒有修為,但肉身天賦卻也堪比神仙境界。”
  “這是什么世道,沒有修為能和神仙打架?”佐文軒內心震驚。
  老樹精笑了:“能,能。天賦使然。你看那人和猛虎都沒有修為,倘若不用兵甲,人可打得過猛虎?便是給他兵器,世間又有幾個人能打得過猛虎呢?這…便是天賦了。”
  “哦?老人家,你卻是個智者?”佐文軒連忙又送了一股法力,讓樹精輕松抵抗嚴寒。
  老樹精得意洋洋道:“嘿嘿嘿,不敢,不敢。”
  “老人家,你先前那個比喻做得很好,不知可還能講些這個世間的道理于我聽?”
  老樹精便說道:“譬如我這腐朽,便是個鬼仙來了,我也打不過他。若是有凡人手執刀斧,我也唯有束手就擒。妖怪當中,有強大能移山填海,弱小如我者。”
  佐文軒漸漸有些明悟:“多謝。不知老人家可有姓名?”
  “喚我一聲老樹精便罷了。要什么姓名?不過都是代稱而已,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佐文軒贊道:“有道理。老樹精,你高壽多少?在這邊有多少年了?”
  老樹精道:“自覺醒以來,有三百年了。若論種子扎根算起,有一千四百余年。服侍歷代土地公,也有十七八位了。”
  “原來,你是服侍土地公的。你是這屋子里的人?”
  老樹精道:“我是這邊土地公的主簿。還沒請教大仙是?”
  佐文軒這才明白過來,這老樹頂上是半妖半仙的祥云,原來是妖怪在做主簿,沾染了仙氣:“那我就是你的上司了。我乃是幾年前派下界來,到這里做個土地公的。”
  “哦,失迎了,失迎了。”
  佐文軒又問起了前幾任主簿的情況,這老樹精告訴他,前幾任主簿的情況:
  有兩個不自量力要清凈門戶,被那蛤蟆精打死了。
  有兩個要為百姓謀福祉,被潠江的水鬼打死了。
  有兩個受供奉感應,去南方支援,讓那大腳目雪人給打死了。
  有兩個冬季出門不曾準備,凍死在冰原上。
  有兩個不堪妖魔壓迫,找了門路調遷往別處去了。
  ……
  總之,佐文軒的前任基本上無比凄慘!這或許也是育龍除總管,要他頂缸的原因吧?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