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西游伐天 > 第十九章 智者·老樹精

第十九章 智者·老樹精


  佐文軒又請他大略介紹一下附近的情況。聽了他的介紹,佐文軒才明白這個老樹精居然像本百科全書一樣,似乎無所不知。
  老樹精告訴他:北方極寒之地有一怪,自稱“弒道魔王”,乃一猛虎修煉成精,號稱連大道也要殺死,出手從來斃命。并無兵將,也無神兵,對敵之際放出四萬八千陰兵惡鬼,獨來獨往。是個連天庭都忌憚三分的惡棍。
  這個魔王,就是佐文軒下界來的首要目標。當然佐文軒是絕對不會湊上去送死的。老樹精還告訴他:
  北俱蘆洲的北方只有冬天。在他處生機盎然,在這里四季都是個大雪紛飛的寒冷氣候,只是夏季的時候,此地生機比那其他時節要好上許多。
  南方八千里外聚陽處,有一怪,乃是:紫金戰神大兜巨力天尊。原來是個獨角仙,犄角變化一神兵,曰:托天三叉戟。也是個獨來獨往的,但性情一向平和,與人為善。
  他們兩個,只怕從不結黨,所以上天也并未派天兵天將來收服,也不敢來收。只是往來神仙僧眾過路時,或唯恐避之不及,或大禮參拜。
  這兩個土著,一南一北,佐文軒給他們提鞋都不配。不但不能招惹,最好不要讓人家知道有自己這么個土地神來過。
  老樹精說,佐文軒是第一個看他過冬艱難,會度法力給他的好人,所以請佐文軒不要嫌他嘮叨,聽得仔細一些,莫要一著不慎滿盤皆輸。
  佐文軒初來乍到,正想熟悉一下,樂得聽他緩緩嘮叨。
  他說:
  東邊有個白熊兩百年前初成地仙,不知深淺,常入北地大妖弒道魔王處覓食,被一巴掌不曾拍死。
  也是他皮糙肉厚的造化,逃回東南一帶后,自稱與弒道魔王大戰三百回合,拉起大旗,號白熊大王,籠絡十七八個熊精與魔怪,卻只敢在東南一帶作威作福,再不曾入北方。
  西邊有個鐵背蒼狼,前不久剛剛達到地仙的修為,因畏懼北方魔王屠殺,每年進獻珍寶無數。他是個廣納豪杰的,坐下妖怪繁多。又因與白熊族群爭搶食物,故而結交山神,互為倚仗。
  白熊大王雖不敢妄自屠殺山神土地,卻喜好壓迫、奴役此類。
  老樹精建議,有了空閑,可以去拜訪鐵背蒼狼,互相結交,互為犄角,克制白熊大王南下。
  佐文軒聽得直搖頭,這地方居然有這么多妖怪,他娘的天蓬元帥居然說這地方魔怪都被割韭菜一樣割干凈了。
  佐文軒打開任命的旨意,十分信任地交給老樹精去看。
  老樹精看后告訴他不必氣餒,由于北俱蘆洲地廣人稀,所以管轄之地十分廣大。一個土地能管三百里,是去人口稠密區當土地的幾十倍廣闊。只不過別的疆域,一個土地佬都能管200戶人家,有香火供奉,修為增長迅速。而他是光桿司令,香火幾乎沒有。
  如今佐文軒已經達到了地仙修為,那么管轄六百里范圍,應當不成問題。只要有足夠的能耐,能管得住,那么這六百里出產的所有寶貝,都算你自己的。
  老樹精又給佐文軒介紹了一下當地的惡劣環境。
  他說這個地方環境惡劣了些,一年四季都是冰雪覆蓋,每隔一甲子氣溫回暖,冰雪消融,那便是沙漠季候,到時候萬里黃沙滾滾而來,遮天蔽日,只一天功夫,整個山都會被埋沒。
  佐文軒現在終于明白,為何看起來還算輕松的差事,那育龍除總管的朋友的子侄,打死也不肯來的原因。
  只是佐文軒此時想到的是,自己可能找到了自己仇人,對于管轄土地,興趣不大。而且這里過于荒涼,寸草不生不說,還冰天雪地,下面還是黃沙。
  佐文軒對這位主簿再三感謝,想來想去,也只好給他兩顆龍珠,一來養壽,二來護本。這樣一個做了幾百年主簿的老妖怪,這樣一個精通此地的帶路黨,這樣一個能洞悉人性的智囊,絕對要好好保護起來。
  他的行為,自然讓老主簿感恩戴德。
  佐文軒決定當土地神以后,發現連本“土地神為官說明書”都沒有。有了他,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兩個人聊得熱火朝天,通宵達旦。佐文軒終于拜服于老主簿的無所不知了。
  天剛蒙蒙亮,佐文軒卻將心中的想法來問老主簿:“有個故事,說是一無所有的年輕人,他想要報仇。但是呢,他的敵人非常強大。各方面都能做到碾壓他。不知道老主簿可有什么計策,能幫助這個年輕人?”
  老主簿哈哈一笑:“計策有三。上中下三策。”
  “哪三策?”
  “上策,乃是修煉己身,練就不世神功,委曲求全,靠近、貼身,行刺殺一途!”
  佐文軒聽得內心一震:“倘若這個年輕人不想死呢?刺殺之后,被扎成刺猬可不好受。”
  “刺殺哪有必然功成的?更遑論活命?”老樹精緩緩說道,“不成功便成仁。多半是賠本的買賣。”
  “那中策呢?”
  “中策,乃是委身于他,這個年輕人若是女的,或許嫁給他。是男的,或許當奴仆。取得信任,尋覓機會,待到他虛弱時一擊斃命。只是此中策非大毅力者,不可功成。”
  佐文軒微微皺眉,問道:“倘若這個年輕人受不得委屈,忍不了怒火,怎么辦呢?”
  “那便只有下策了。下策乃是經營發展,積攢實力,廣納豪杰,遠交近攻,乃至交好你的敵人,再徐徐圖之。”
  佐文軒聽得震驚,因為這個老樹精居然說的是“你的敵人”,這說明他不但知道佐文軒就是這個故事中的年輕人,而且還已經真正推心置腹,為佐文軒在考慮了。
  佐文軒當即下拜道:“你看我呢?能成事否?”
  “上策、中策,你都不行。”老樹精十分果斷地說道。“那不知要忍受多少屈辱。一個仙人若是能忍這些屈辱,那便再也不是一個修仙之人了。”
  佐文軒又道:“下策,要多少時間?”
  老樹精道:“你又有多少雄心壯志?”
  “我明白了!我已忍耐五六百年,便再忍耐他五六百年又如何!”佐文軒緩緩站起來,“請務必幫助我!況且,還有些未卜先知的手段!”
  “那是自然。”老樹精那蒼老的樹干上,竟然樹干蠕動,變成了一個欣慰的笑容,“既然如此,那蛤蟆精若是來了,你便收他做個腳力!”
  佐文軒忽然一笑:“我有兩個腳力,倒也不必再收。先看看他有什么能耐。但是……我身處北俱蘆洲這不毛之地,如何能夠崛起?”
  “招募,鎮壓,強迫。無所不用其極!”
  佐文軒道:“然而即便如此,暴政終歸不得長久。”
  老樹精緩緩開口道:“確實如此。只是這天地間的風水寶地,盡數被占。就算要換地方,也根本無從換起。倘若強行攻打,那么霸業尚未開始,便陷入戰火,敗亡更快。”
  佐文軒道:“辦法我倒是有,只是工程浩瀚,看不見希望。”
  “哦?什么辦法?”老樹精剛剛開口問,石屋外面,就傳來了“呱呱”聲,是一只聲若洪鐘的蛤蟆!
  佐文軒立刻偏頭看去,只見二三里地外,一只三米高的蛤蟆精,如人行走,拖著狼牙棒不緊不慢地過來。
  佐文軒道:“竟真是個沒修為的怪物!只是他頭頂竟是一片祥云,莫非是仙人?”
  老樹精笑道:“不是,是一株靈草。你去戰他,且小心一二。”
  佐文軒“嗯”了一聲,捉起風雷劍,急跨步出門,迎著那巨大的蛤蟆而去。
  走得近了,就感覺這廝像是一頭站起來的大象,胖胖的,丑丑的,萌萌的。
  那蛤蟆呱呱有聲,周邊數里范圍內的蛤蟆們紛紛聚攏過來,他的身邊就有了幾百個臉盆大小的蛤蟆。這些小蛤蟆大部分都是拿著狼牙棒的,有些沒有狼牙棒,卻舉著巖石,似乎要來砸人,十分詭異。
  巨大的蛤蟆頭一歪,看見了迎面走來的佐文軒“呱呱”一叫,道:“呱呱,你是哪個毛賊,膽敢欺辱我的孩兒們!”
  佐文軒想要兵不血刃,就說:“我乃是天庭下界來的土地神,你見了,還不跪下?”
  “土地神?”那蛤蟆摸了摸后腦勺,似乎完全聽不懂,“為啥下跪?”
  佐文軒知道,在遇到了那么多聰明妖怪之后,終于碰到了到蠢貨:“你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敢來我府邸撒野?”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