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西游伐天 > 第二十四章 改天換地之初

第二十四章 改天換地之初


  那尸鬼便帶頭前去,與那野豬對峙。
  那野豬看到人數眾多,又有高手,還有個不怕他嚎叫的竟然也成了一伙的,頓時匍匐在地哭訴道:“俺乃是個號彘,萬望爺爺饒俺一命,這一身肥膘是臭的,不好吃,不好吃。”
  聞言,佐文軒非常失望,又是個軟腳蝦,還沒動手呢,就跪了:“若不吃你,你可愿意跟我?”
  “愿意,愿意,情愿拜大仙為師。”
  “我不要你這徒弟,給我做個土地吧。土地公,管理土地。”怕他不明白,又補了一句。
  那豬竟是個磕頭蟲,不停在那里磕頭謝恩。
  佐文軒問:“你有何來歷根腳?”
  “俺是個光桿,手下并無并將,只有婆娘一個還在洞里。還不曾生得豬仔。若是要吃肉,俺再給爺爺你生幾個。”
  如果佐文軒此時在喝茶,他一定一口噴出來!他根本就沒有認為號彘在開玩笑,因為以佐文軒多年來對妖魔的了解,他更認為號彘是在說真的。
  無語了…無語了…佐文軒啞口無言,竟真的是無言以對。不過他忽然感覺到自己的隊伍有點奇怪,一個猴,一頭豬,一個死尸,一條蛟龍。這個陣容,自己要是帶上佛家的毗盧帽……
  看來收了他們,是命中注定。佐文軒終于有話可說了:
  “方才我默運天機,竟被我窺得一絲奧妙,你們竟然是上天選擇,注定要與我相會在此。實乃幸事,回去以后,若是完成了我囑咐的事情,鼯猴,我給你的棒子加上金箍,號彘給你打個釘耙,尸鬼給你弄個魔杖。”
  龍傲天道:“那我呢?”
  “你,有一口寶刀在等你哩!”
  “哇!什么寶刀?”
  羅元浩惡狠狠地說:“屠龍寶刀!”
  龍傲天嚇得一個哆嗦,其余諸人反應過來,紛紛哈哈大笑。笑罷,他們幾個沿原路返回,進行改天換地的霸業!
  這一趟來去,按照本地土著號彘的說法,他常在這一帶走動,由于他一向猥瑣,所以佐文軒這隊伍里面,除了龍傲天之外,其余的全部見過幾次,別人卻沒見過他。
  所以按照他的推斷,這南邊一帶,已經沒有神仙修為的妖怪了。以后可以不用來找了。
  佐文軒為了找到幫手,不知道已經來回奔波幾萬里了,居然只有這么小貓三兩只?那西天路上妖魔重重,可不單單是神仙佛陀放下去的那些啊。那里的妖怪洞窟中,動不動就是幾千妖兵,十數妖將,三兩個先鋒官之類。
  這北俱蘆洲妖怪少成這個樣子,自己的日子什么時候才能紅火起來?
  難道說,自己真要屈尊降貴,連那些境界更低的妖怪也擄過來?只是有一點,他運氣還算不錯,號彘的婆娘也是一個神仙修為的號彘,算是撿一贈一了。
  話說號彘與尸鬼,本身就擅長弄土,自然精通土系法術。佐文軒也不藏私,便將上半截土神心經交給他們,讓他們自行參悟,比對自身心得。他們之中,尸鬼居然是最笨的,他修煉土系法術極為緩慢。而不是佐文軒最開始預料的那般,是豬頭最笨。后來問了才知道,號彘的婆娘,是號彘手把手帶出來的。
  只是讓佐文軒感覺到有些不太對勁的是,取經組的五行屬性與他們不符,唐僧是水,白龍馬是火,水火既濟。心猿是金,八戒是木,沙和尚是土。
  而他自己這邊,雖說本質上并無區別,但功法上就寒磣了。
  大約十來天以后,佐文軒帶著他們找到一處冰寒之地,然后一同施展土遁,潛入地底下。尋找地脈。
  那土遁到底是個什么狀態呢?
  佐文軒掐動法訣,便能進入土中,因為那些土,就像是溪流中撞上石頭的溪水,那溪水就從石頭的兩邊繞行。那大地下的土,便也如同那溪水一般,從佐文軒周身繞過去。
  他們四個潛入兩千多丈深。除了佐文軒,其余三個都頂不住大地的巨大壓力了。佐文軒只能帶著他們才能繼續下去。
  向下走了幾百丈,終于感受到地心動力,那股溫熱的感覺,讓他們精神舒暢。
  再向下,便是滾燙的巖漿。
  再向下,火紅色的巖漿便在眼前。那鼯猴一時粗心,靠得近些,毛都給燒焦了。
  佐文軒吩咐他們幾個共同施展法力,將這股熱流引動向地表。
  不斷引動,不斷引動。
  他們四個在地底忙活,時光匆匆流逝。
  此時的龍傲天卻正在地表暗暗自得道:“嘿嘿,跟著方國真不錯,這家伙每每傳授道法,也不避諱我。我偷偷學了他的法術,卻不用當苦力給他干活!他未必知道我會他法術,也算是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啦,哈哈哈!”
  然而龍傲天卻不知道,他這般偷懶,法術也運用不熟練,總有他吃虧的時候。
  龍傲天只在那里打磨道行,爭取更進一步。誰知道他等啊等,竟然等了一年。那地表向四面八方延伸,冰雪消融,佐文軒才上來。
  當佐文軒冒頭到地面上來看就發現,成效是明顯的,凡是地脈被引動上來的,地表的冰雪消融,露出了下方的沙土。
  果然如同老樹精所說,真的是三百里黃沙。這個地方居然是個沙漠。佐文軒他們幾個費了一年功夫,才將三百里區域改變氣候。
  他就下去對鼯猴、號彘、尸鬼說道:“夠啦,距離地表一百丈,就不必再抬上來。再往上,都能煮雞蛋啦!”
  “你們幸苦了。”佐文軒道。
  “大王幸苦啦!”鼯猴、號彘、尸鬼道。
  他們四個,在底下改動地脈,調撥巖漿,這事情初期還挺好玩的,但幾天以后,四個只感覺比打坐靜修還要枯燥無聊。
  若非佐文軒壓陣,那三個早就跑了。
  大約過了這段辛苦時間,佐文軒漸漸覺得這三個也是有可取之處的,剛一上來,便將土神心經的后半截也教給他們。
  那鼯猴悟性極高,一聽這土神心經下半截,立刻便融會貫通,以往不甚明了的部分,也圓融無礙。不由暗暗心想:
  “噫!這大王果然不曾藏私,竟真個把整段心經教會俺也!想俺當年四處拜師學藝,哪個曾這般盡心教俺?那些大仙、魔王,哪怕對于真傳弟子,也是留一手,藏一招,如他這般厚道,真個天下罕見。”
  佐文軒眨眨眼,思索片刻道:“你們好好修煉土神心經,并注意維護地脈。我去尋些沙漠植物來,改造沙漠。”
  “大王要改天換地嗎!”鼯猴問道,眼中閃爍著光芒。
  佐文軒微不可查地點點頭,隨后跳上龍傲天:“若我回來,這里又成冰天雪地,我拿你們……”
  佐文軒沒想好臺詞,鼯猴卻笑道:“大王放寬心,去吧去吧,俺替你看著家。”
  看了看那身高不足一米二的鼯猴,不由笑道:“我能信你嗎?”
  “信得!信得!”鼯猴說罷,將那根棒子取出,丟給佐文軒道,“大王帶去,早晚防身。”
  佐文軒托住棒子,心中奇怪這廝背著這么重的家伙,怎么飛行速度還能那般快?但他沒有問,還是笑著將棒子丟還給他,并對他點了點頭,然后才對龍傲天道:“走,去南方。”
  說罷,騰身而起,眨眼間便消失在原地。
  那鼯猴見佐文軒離去,耍著棒子道:“大王先收的俺,再看到豬,最后見鬼,故此俺們排個順序,我當大,豬老二,鬼老三。”
  鼯猴看似玩耍棒子,實則不無威脅之意,那號彘哪敢反駁,連連贊好。尸鬼一向話少,因此不曾有任何言語。
  見他們兩個答應,鼯猴又道:“土神心經俺已了然于胸,你二人若有不通之處,盡管問俺。但這三百里地,俺們各分一百里管轄,若是誰的地起了冰霜,俺便不教他。”
  號彘撓著耳朵道:“理會得,理會得。怎的分地?”
  鼯猴道:“簡單,俺這棒子豎在石頭上,往哪邊倒,就是俺的。第二遍就是老豬你的,第三次倒下便是尸鬼的。”
  他三個分了地,一邊磨練功法,一邊維護地脈。
  佐文軒只在幾天后就趕回來了,他讓龍傲天去了幾千里外,將沙漠地帶各種各樣的植物,背了幾千斤回來。
  到了這邊,他也沒有召喚那三個,只是自行將那些植物種下。并且讓龍傲天施法灌溉。
  那些沙漠植物生命力極其頑強,而且生長十分迅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扎根,并且長出枝干來。僅僅一天功夫,就長滿了三十畝低。可這些植物是沙漠植物的外形,多數沒有葉子,所以即便栽種在地上,這幾十畝地看上去還是一片荒蕪。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