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西游伐天 > 第二十九章 絕戶計?

第二十九章 絕戶計?


  那地上的通臂猿猴躲在地洞中偷看,暗道:“這位仙長居然有這等法力,能抵得上這許多神仙妖龍,還架住一個地仙老龍,果真了不得!不若助他一臂之力?”
  通臂猿猴猶豫一會兒,覺得自己上去怕是送死,如若將他的坐騎救了,來日也好見面。他便走上前去,悄悄救走龍傲天。
  那幾十條蛟龍攻打而來,佐文軒登時就頂不住,節節敗退。
  那老龍得了喘息機會,暗道:“這廝恁般厲害,不趁機打殺他,來日為我心頭大患!”想到此處,一邊頂住寶劍,一邊吐出龍珠,瞅準空當,向著佐文軒腰間打去。
  佐文軒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但見那一群蛟龍縫隙之中有拳頭大的龍珠打來,強行側身閃避,誰料旁邊一條蛟龍看準機會,一刀劈來。
  佐文軒終究避閃不及,臉上被劃破一條血線。
  “該死!”佐文軒暴怒道,他釋放法力,排開眾龍,再向上騰飛三四里路。
  “哈哈,這廝不過如此,我等殺了他,立下大功也!”那得手的蛟龍吼道。
  在天空之中,佐文軒臉色漲紅,片刻后怒極鐵青,惡狠狠道:
  “你們當老子是誰,若不是為了讓根基無比扎實、無比深厚,老子三百年前就修成地仙了!你們這些小小孽龍,當真膽敢傷我?”
  話音未落,招回寶劍,隨后雙手在身前掐動法訣,對著海面喝一聲:“凍!”
  只那一個字,頓時下方海域漸漸結冰,并迅速向四面八方蔓延,結出三十里冰面,再過片刻,周圍海域竟白茫茫、亮晶晶,居然連整個海面都凍結起來了!不知凍結了多少里!
  一條蛟龍嘲笑道:“這廝好蠢,怎么凍住冰面,若是這等法力,凍住我們七八個,豈不是不用那般狼狽?也能躲得好看些?哈哈哈……”
  眾蛟龍皆是哈哈狂笑!
  “不可輕敵,速速殺他!”老龍隱有焦慮,吼了一聲,帶頭沖上去與佐文軒拼命。“還我兒郎命來!”
  他噴出一股太乙真水,要將佐文軒沖刷而死。
  佐文軒也不說話,只掐動避水訣,將風雷劍豎在身前,那太乙真水遇劍被切開兩邊,遇到避水訣,又向兩邊遠遠分開,竟難傷分毫。
  老龍又拿龍珠去打,用劍一劈,龍珠當即閃避,被老龍收回。
  此時眾蛟龍也加入戰場,烏壓壓一大片,將人圍在中間,不許他走脫。
  此時的佐文軒的表現出乎預料的冷靜!
  只見他再千軍萬馬的圍殺之中,居然不緊不慢,緩緩噴出一口真氣,附著在寶劍之上,那寶劍就泛起蒙蒙白光。
  那老龍識得厲害:“快閃開!”他話音未落,自己先遁身而走。將一股太乙真水化作龍卷風一般,護住周身。
  此時,那眾蛟龍才意識到老大跑了,紛紛撤退閃躲。
  卻見佐文軒端起劍,輕描淡寫地一劍橫向揮動,一道寒光亮起,如扇形般向前飛掠,所過之處,十八條蛟龍被斬斷成兩截!
  那劍光猶自不絕,直斬那老龍,破他護身的太乙真水,卻打在了龍珠之上。老龍一口鮮血涌出,又強行壓住,面色頓時灰敗,他心知,此番難以善罷甘休了!
  佐文軒淺笑道:“可知道我成仙之前的名號嗎?乃是‘劍神’也!”
  “尚無一絲修為,便能屠龍!你們這幾個毛蟲,竟然有欺天的膽量,趕來尋我晦氣?”
  “那日我初上天界,一引路兵對我說道:‘上天之后,便與凡間不同,那劍神的稱號狂悖無禮,不要也罷……’”
  “我羞憤欲死,心中卻極不服氣,因此于無人處苦求劍道。也曾立誓,若不大成,絕不于世間展現!”
  “你們狂悖如此,合該祭劍!”
  他說話時,根本無人膽敢動彈,便是那老龍,也只戰戰兢兢聽講。
  話音剛落,他又揮出一劍,便是那些蛟龍使出了渾身解數,但凡劍光掠過,都是一劍兩段,精滅、氣消、神散。又是五條蛟龍分尸。
  其余蛟龍見勢不妙,連忙要逃回洞窟躲藏,卻碰上冰面,不得入海!便是用上法力,也難以破開冰面。再向周圍看去,幾百里全是冰層,卻跑到哪里去?
  這才知道此冰面乃是個“絕戶計”!頓時一個個哭爹喊娘!
  “你們這些蛟龍……”佐文軒說著,又緩緩劈出。
  那老龍狠一狠心,要與佐文軒拼命,沖上前來,太乙真持續水噴出,攔住佐文軒。讓那幾個小龍趁機飛出幾十里,好歹逃兩條命去!
  “土雞瓦狗。”佐文軒說著,用劍分開波浪,強行捏著避水訣,欺進老龍身前,卻不拿劍斬他,只積攢法力一拳打去,頓時顱骨碎裂!
  那老龍終于七竅噴紅,再也支撐不住,被佐文軒施展法力,抓了七寸。
  直到此時,佐文軒才又將那股真氣又緩緩吸入腹中,寶劍白光漸漸黯淡,又恢復風雷劍本來面目。他說道:“你倒是命硬,我這一拳已出盡全力,倒也不能殺你。”
  那老龍豈敢說話,只是沉默不語。
  島嶼之上,那通臂猿猴從頭看到尾,原本以為執劍那仙人就算是逃,也要被扒一層皮,沒想到情況完全反過來了!
  通臂猿猴暗暗心驚,又看那龍傲天在自己幫助下,稍稍恢復了些。直感覺自己先前一念成佛!
  這蛟龍神情萎頓,只微微睜開一只眼睛看著天上那一幕,不由氣惱:“原來這廝那幾百年不曾進步,竟是暗練了這一身廣大神通!我當他腳力,不冤,不冤。”
  佐文軒見老龍沉默不語,也不在意。他一身法力,已用去一半,讓若再用法力打殺那些蛟龍,雖能逞英雄,但此地他無依無靠,若是真的遇上“黃雀”,麻煩可就大了。
  于是說道:“你這老龍又是何苦?我本是請你們去行云布雨,可以有商有量。你若是讓他們都過來,我便都饒了性命。”
  老龍問道:“你可不曾欺瞞?”
  “不曾欺瞞。”
  “那你為何殺我兩個兒郎?”
  佐文軒冷哼一聲道:“因為他們沒同意我的簡單要求。你若答應,我這便收了寶劍,如若不然,我便挨個追上,斬落劍下。”
  老龍便一聲龍神咆哮,那聲音傳出百十里,遠處逃遁的蛟龍便都停下了。老龍又咆哮一聲,那些小蛟龍將信將疑,鈍在原地,只幾個膽大的慢慢往回走。
  “兒郎們,過來,快過來拜見大仙,大仙慈悲,饒你們不死。”老龍無比凄慘地說著,低下了頭顱,那上面全是鮮血。
  他的話,終于讓那些蛟龍凄凄慘慘,悲悲切切地過來,跪倒在冰面上,叩拜佐文軒。
  在力量的面前,一切陰謀詭計,天時地利人和,全無半點用處。
  佐文軒又伸出右手食指,挨個點過去道:“一、二、三……十五、十六、十七……”
  他點數的時候,那幾個蛟龍仿佛看到閻王爺在算他們的死期,一個個哭得更加凄慘。
  “……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可憐,可憐,少了近半。”佐文軒直搖頭。
  老龍問:“大仙可有何吩咐?”
  佐文軒道:“以后就喊我大王吧,統一口徑。嗯、嗯。”他自我肯定似地點了點頭。
  老龍就把原話又問了一遍:“大王有何吩咐?”
  佐文軒提著老龍,來到了島嶼邊緣問:“你看這島嶼,你和你的兒郎們,能背動多大范圍?”
  老龍想著既然已經認命,眼下也只好往大了說,至少讓這位爺看著自己等人還有點用的份上,不要秋后算賬。便說道:“半個島嶼是可以的。”
  “能背多遠的路?”
  “呃……”老龍奇怪不已,想不明白這廝到底是個什么心思,又怕他當場測試,便說了實話,“約莫二三里,便是極限了。’
  “我明白了,倘若只有這島嶼的五十分之一,你們差不多就能背上半年。”
  “什么?”老龍驚訝不已,竟然要自己等人背著島嶼作為懲罰么?
  佐文軒便提著老龍,來到了地面上喊道:“通臂猿猴可在?我的龍傲天,可是被你救了?”
  通臂猿猴當即從一個大洞里出來,龍傲天也隨后爬出,十分萎靡的樣子。
  佐文軒斥責道:“以這老龍本領,你若是認真習練我傳授你的法術,你應當有三成把握逃脫,即便逃脫失敗,至少也給我傳個訊息,怎么如此不濟事?”
  龍傲天眼淚都流淌下來了,只是嗚咽不敢說話。自己的確經常偷懶,自以為學會了。他還經常暗暗嘲笑鼯猴他們幾個,被當了苦力還對佐文軒感恩戴德!
  佐文軒又微微發怒,指著龍傲天道:“一聲不吭就被人擒下,你這廝…你這廝…”
  龍傲天知道,佐文軒是氣得不知道該怎么罵自己了,只得用爪子捂住頭,羞愧難當!
  那通臂猿猴卻頗為通情達理,立刻作揖拜道:“大王神通廣大,俺們島上生靈,愿意歸附。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