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西游伐天 > 第三十一章 人無信不立

第三十一章 人無信不立


  又飛了一個月,北俱蘆洲寒冷的氣候徹底影響到了馱起島嶼的蛟龍,不但速度變慢,而且由于長時間不曾休息,幾乎筋疲力竭,他們扛不住了。
  而寒冷的氣候最先影響到的,還是島嶼上面的小生靈,若非佐文軒法力護持,早已喪命。
  通臂猿猴看著這個鬼天氣,哪里還不知道自己被騙了?只是已經上了賊船,再想要下去,可就難嘍!通臂猿猴心中所想的是,倘若當真有人要逼迫自己與兒郎們為奴,寧死也是不能降的。
  “龍傲天。”
  “在。”
  “你去幫襯老龍,他快拉不動了!”
  “好嘞。”
  佐文軒又對通臂猿猴道:“通臂猿猴。”
  “哦…俺…俺…”通臂猿猴還沒習慣聽佐文軒發號施令。
  “你去幫一幫后方,用你的棍子頂一把。”
  “哦,俺去了。”眼看佐文軒施展法力,籠罩島嶼,通臂猿猴就放心轉身向后方去。到了那后方,只見那母蛟龍全身都是冰霜,卻為了這班兄姐,拼命維持。他也心有佩服,便用鐵棒,全力以赴,撐起島嶼向前飛行。
  通臂猿猴就這么支撐了十來天,他不知道要撐到什么時候,他的身上也全是冰霜了。看看旁邊的母蛟龍,幾乎快要氣絕身亡。即便是曾經的敵人,此時他也心有不忍。
  忽然!那股寒意漸漸消退,一股暖流子從下方涌來。
  通臂猿猴低頭一看,原來是座火山。又飛行半天,他向前看去,頓時驚得呆住了!
  但見那蒼松翠柏,綠草如茵,有溪水潺潺,也有翠鳥啼鳴。
  通臂猿猴不自覺道:“難道俺來到仙境了也?”
  不單單是通臂猿猴吃驚,他身旁的母蛟龍,底下馱島的蛟龍們,前方拉島嶼的龍王,也都驚訝不已!
  更有那龍傲天,傻不愣登,忘記拉扯;還有那佐文軒,探頭探腦,懷疑迷路。
  佐文軒過了最初的吃驚以后,再定睛細看,遙遠的中央山坡處,豎起了一桿大旗:枕戈窟!
  沒錯,這么怪的名字,也只有自己能起了。
  佐文軒再細看,只見那遠處林麓幽秘,煙霞煥彩;谷壑靜寂,紫霧彌漫。稍近高些,變成丹崖怪石,奇峰峭壁,卻又生機盎然:丹崖間涓涓細流,有錦雞渴飲;奇峰中林木長春,有玄猿獻果。儼然仙風道骨之氣。
  近處,奇花異卉散發芬芳,老樹新竹蒼翠欲滴!
  更近處,崖洞邊長滿了奇葩,孔雀開屏爭斑斕。青石上覆蓋著苔蘚,仙鶴漫步見風雅。
  那是多么瑰麗神奇、鐘靈毓秀的山水寶地!說不盡的神仙洞府,道不完的天上人間!簡直是舉世無雙,獨一無二!
  佐文軒被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不明白自己才走了大半年,一回來難道洞府被某個高人占領了?
  他悄悄下去觀看,卻偶然發現距離自己最近處的大地,竟全是黃沙……
  見此,他總算松了口氣,回頭向來路望去,還有百十里沙地,再遠處,就是皚皚白雪,層層冰霜。
  佐文軒終于確定應該是自己家,就讓老龍牽頭,慢慢將島嶼放下來。
  那群蛟龍累得氣喘吁吁,但此時見到前方美景,竟然也顧不得休息,瞪大了眼睛觀賞。
  通臂猿猴不由拜道:“大王果然不曾誆俺,真個是比得上‘上八洞’天仙居所。”
  這時候,佐文軒當然要抬頭挺胸了,他很淡定地點點頭:“嗯,嗯,正是,正是……”
  只聽通臂猿猴又問道:“咦,大王,何故俺們腳踩之地,卻是一堆沙子?”
  佐文軒哪能露怯,輕咳一聲道:“嗯咳咳,當然是為你們準備的。這里向外面,要為你們挖一個海洋,這里就是沙灘嘍!”
  “啊?”通臂猿猴聞言,不由感激涕零道,“大王為我等考慮得如此周到,知道我等是海島生靈,居然還要為我等挖鑿海洋?天吶!天吶!俺通臂猿猴真是三生有幸!”
  說罷,對著佐文軒拜倒。
  佐文軒不禁哈哈大笑,連忙上前扶起,心中暗暗得意,自己這回總算得上別具一格降人才。
  就在這時,早已看見巨大島嶼的易珠,明知不敵,還是帶著人馬沖殺過來,跑了一半路程,就看見熟人,頓時放下兵器,沖了過來欣喜拜倒:“大王,您回來啦?”
  “快快起來。”佐文軒連忙扶起他。
  易珠連忙對身后的母號彘說道:“快去,把老主簿抬過來。”
  “啊?老主簿他受傷了嗎?要抬過來?”佐文軒問。
  “不曾。我因嫌他腳程慢,就做了個抬轎,讓四個蠻牛馱著走動。”易珠笑著說道。
  原來地皮挖過來的時候,滿山的花鳥蟲魚,豺狼虎豹,豬鹿牛羊一并帶來,所以有那蠻牛小精怪來馱。尸鬼更甚,就是連墳墓都一并挖來也不知情,還不曾叫人看見。后來墳墓還成精了,是個樵夫,拿著金斧頭。按下不題。
  只過了片刻,一個沒有頂的長竹做的轎子抬了過來,上面正是那老樹精。但見他兩個枝丫化作手臂,還拿著一張碩大的卷軸,便走下轎子來拜見道:“啊,大王你回來啦。這幾位想必將來也要住在這里,里邊請,里邊請。”
  于是眾多蛟龍在老龍的帶領下,陰人低調往里走。
  猴子猴孫們,以及那一眾海島生靈,哪里見過人間仙境?不用打招呼,早跑上去玩耍了。只留個通臂猿猴,尷尬地賠笑道:“山野猴子,無甚見識,請多多見諒。”
  佐文軒讓易珠帶著眾蛟龍去找地方安頓,然后自己拉住老樹精問道:“我才走大半年,怎么就成天堂了?說實在的,便是我在天宮之時,風景秀麗之處,也未必能有我這里完美無瑕!”
  老樹精動作緩慢,將手中的卷軸緩緩展開道:“大王,你看!”
  佐文軒往那一看,嘿,原來是一張工筆彩繪,細膩而又真實,名曰“山水有情天”。再細看一眼,佐文軒便看出端倪了。原來他來這里看到的整體風景,居然和畫里一模一樣!
  佐文軒哈哈大笑道:“傳說中的風景如畫,說的就是我家呀!”
  “大王走后,老朽讓人送我上高空,觀看了整個大地風水,又詢問鼯猴地脈走勢。于是繪制了這副丹青。再依照此圖,照葫蘆畫瓢就成了。至于鼯猴他們,按圖索驥,找到與我這圖上一般的景致,再連根拿來,呵呵呵呵……”
  “原來老主簿還是個藝術家!”佐文軒開懷大笑。
  老樹精不但是個智囊,而且還是個老藝術家,他將那些地皮當做顏料,由他負責指揮,一點一點如同繪制山水畫一樣,貼在大地之上,儼然如畫!真個仙境!
  “逞強斗狠,老朽自然不行。若論眼前的這幾手,老朽也要站出來拍拍自己的胸脯!”老樹精呵呵笑著說,臉上始終有著得意的神情。
  “誰在行云布雨?若無人維護,怕是三兩日就枯死。”佐文軒問。
  “易珠。他連日來不眠不休呢。虧得大王來了,否則他就要累死了。”
  “鼯猴他們幾個呢?”
  “鼯猴剛走,號彘和尸鬼有段時間沒回來了。”
  “怎么?他們分開行動?”佐文軒臉色一變。
  老樹精道:“唉,這鼯猴自逞驍勇,老朽勸他幾次,他也不聽。”
  “這潑猴,不聽我令,擅自行動。”佐文軒微微皺眉。他聽得出來老樹精是拐著彎在告狀呢,否則就不會專門把“鼯猴剛走”拎出來說。若非佐文軒湊巧聽出弦外之音,恐怕就錯過這條訊息了。顯然這廝做事有些莽撞,讓老樹精不喜了。
  老樹精見他陷入沉思,便也不打攪,對通臂猿猴道:“你也且來,我帶你找個地方暫居。”
  通臂猿猴道:“不了,大王說,要在這里給俺挖一個海!”
  佐文軒聞言,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這廝也忒實誠了些。真要挖個海洋,誰來辦這個苦差事?不知又要費多少年苦工。只得說道:“挖,當然要挖。只是我得問問老主簿的意見。老主簿,你說這里方不方便挖海呢?”
  一向聰明睿智的老主簿也似乎完全沒意識到佐文軒的意思,只是十分認真地說道:“老朽這圖畫上,沒有海洋。倘若此處加上海洋,只怕是更像海外仙山!妙,妙到毫巔!”
  “啊??”佐文軒驚訝得下巴都快掉了。
  老樹精又搖頭晃腦贊嘆說:“大王不愧為大王,真個有畫龍點睛之能!”
  那通臂猿猴立刻歡天喜地,這才拜別,跑到山上找自己的猴崽子去了。
  佐文軒搖頭嘆息,看來還得找幾個能挖地的過來當苦力……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能耐把已經作古的“愚公”請來?倘若有他再,便是怕是一夜之間就挖好了。
  老樹精見那通臂猿猴跑遠了,這才伸手拉住佐文軒,語重心長道:“做大王的,可不能隨便許諾。言出必踐!否則,難成氣候!”
  佐文軒渾身一個激靈!這才明白老樹精那深刻的用意,不由又鞠躬道:“多謝老主簿提點。”
  “老朽方才若是允了大王的意思,那通臂猿猴嘴上不說,心中怕是輕看大王三分。如此,長久下去,大王與那些只能興盛二三十年的妖王,又有什么區別?”
  “老主簿說的是。”佐文軒點頭道。
  老樹精又說:“便是那些法力滔天,神通廣大的妖魔,還不是精兵強將一到,就灰飛煙滅?”
  佐文軒想起孫悟空,又想起西行路上那些妖魔,暗贊老樹精真個有真知灼見。于是愈發謙虛。
  老樹精的根須很短,因此他化出的腿也很短,他邁開蹣跚的步子,往前走。佐文軒輕輕托著他,防止老年人走路摔倒。
  老樹精又說道:“究其原因,缺的是人和。人氣不能散,要聚。聚則須信。人無信不立……”
  佐文軒聽他滔滔不絕講了很多,心中更加佩服,暗道:“難怪古人說三軍易得,一將難求……”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