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西游伐天 > 第三十三章 龍種

第三十三章 龍種


  于是,佐文軒找到老樹精,和他商量了一下才知道,原來自己的擔心有點多余,能夠有這類法寶的,無不是祖師級別的大高手。
  按照老樹精的說法,他在北俱蘆洲這幾百年,從來沒有聽說這塊大地上誰有像樣的法寶!
  佐文軒不禁想起在天上的那些歲月,還真的沒親眼見過可以無視天仙修為的法寶。
  于是他問老樹精:“這里,什么地方有儲物袋?”
  老樹精反問什么是儲物袋,他還以為就是衣服上縫的口袋。
  佐文軒又說:“就是那種能夠在里面裝大量物品,但又不會臃腫的簡易法寶袋。你看我,有要緊的東西都背著,形象都破壞了。”
  老樹精瞪大了眼睛,像看見傻瓜一樣看著佐文軒,他當時暴喝道:
  “什么?大王,你怎么管這種能扭曲空間、改變法則的寶物,說成簡易法寶?倘若有那等法寶,誰會去裝東西?早用來對付厲害的敵人了!”
  “那我倒是有個問題,我去那土地廟時,那廟宇不過窗戶大小,怎么進入里面亭臺樓閣俱全,花鳥蟲魚不缺?”
  老樹精道:“那不過是陰鬼之仙慣常使用的迷幻陣,障眼法。法力越大,能耐越強。并非內中別有洞天。”
  過了一會兒,老樹精見佐文軒陷入了沉思,似乎意識到自己口吻太重了,笑著調侃道:“嘗聞太上老君有個紫金葫蘆,不妨請鼯猴這個手快的,去拿來?”
  “呵呵。”佐文軒一笑,知道老樹精是在調侃鼯猴做過小偷。不再說話,離開了。
  他又來到了易珠那邊,那些蛟龍比較松散地排著隊。
  佐文軒一到,他們就緊張起來。
  易珠匯報了一下情況,說是大致已經分配好了,老龍先養傷,其余的每兩條一天,負責行云布雨,每天的雨量必須充沛。
  佐文軒又悄悄地和易珠添加了一條規則:所有屬于枕戈窟的人員,上廁所必須注意遵守規矩……廢物利用……
  易珠很快會意,說是請大王放心,事情一定辦妥。
  隨后易珠又點名報備。這些蛟龍沒有一個有名字的,所以都叫他們的本來面目。你看他們都叫什么:旋龜,蚣蝮,睚眥,鼉龍,蟠龍,魚化龍,驪龍,蜃龍,赤髯龍,虺,虬,螭,蛟……
  ——就沒有一個重名的……
  果真是龍生九子、各有不同。又古云:龍性至淫。
  聽了點名,又詢問了才確定,原來那老龍和佐文軒所料一樣,是個亥龍,應龍的近親。那應龍一旦出世,都是天仙修為,換而言之,他算是這群蛟龍當中天賦最高的!
  那最年輕的母蛟龍是個赤髯龍,雄性和雌性的區別,就像雄獅和雌獅的區別,非常明顯。總體上來說,雄性外貌十分華麗漂亮,雌性實在普普通通,毫無亮點。
  如果抓到雄性赤髯龍,倒是可以當個腳力,出門去的時候,旁人看見了也會艷羨。
  佐文軒忽又想起了老樹精的話,這個亥龍恐怕會有些危險。他看了看彼此雙方的實力,自己這邊,有龍傲天這個虎蛟,易珠這個旁系的真龍,以及虎踞將軍、鼯猴、號彘、尸鬼、通臂猿猴,還有母號彘和老樹精。
  至于紅鷹,應當也會幫忙,自己好歹救他,不至于那么沒良心。
  若是自己外出不在,綜合實力連人家的三成都沒有,怎么打?而且由于時間太過短暫,彼此信任太少,自己的這幫人中,佐文軒只相信虎踞將軍是會實打實站在自己這邊的,因為他傻得可愛。或者,鼯猴也會全力以赴?
  看來自己有必要加點防范措施。
  他先找到老龍,與他進行了一番暢談,涉及到未來,涉及到理想。但是,目前的雙方都無法產生信任,所以要加一道鎖鏈。
  于是,佐文軒就真的給新抓來的蛟龍們加了一道鎖鏈。
  土克水,佐文軒用土系法術小范圍改變地貌,做了個土牢。然后又用原本屬于這些蛟龍的兵器,擰彎了,扎穿了他們的琵琶骨!把他們鎖在牢房里,由易珠看管。
  這一招可謂是兇狠,但他們迫于佐文軒以及他身后一眾妖怪的強大的武力,根本都不敢反抗,忍耐著劇痛,一直等到佐文軒離開,才敢讓哀嚎和咒罵變得大聲起來。
  老樹精也不無擔憂地提議,應該把通臂猿猴帶來的那幾個神仙妖怪用起來,更重要的是讓佐文軒拿那條亥龍當坐騎。
  可是佐文軒有苦難言,他沒有合適的控制他人的法寶,武力鎮壓這廝當然沒有問題,倘若半路上遇到個強敵,亥龍必定與來敵聯手反攻自己,那時候自己的下場可想而知。
  于是,佐文軒拉著幾個自己人,交代了一下情況,就和龍傲天繼續出發,去尋找那能夠挖出一個海洋的家伙來。——出來忽悠,終歸是要還的!
  剛離開枕戈窟,龍傲天問道:“大王,我們已經搜尋過北俱蘆洲南半邊,我們去北邊吧?”
  佐文軒道:“不去。北邊對手太多,危險太大。而南邊呢,我們其實主要只找出了雪原地帶……你看,我們一旦離開雪原地帶遠一些,不是就找到了通臂猿猴嗎?可見南邊還是有很多機會的。”
  “我們再去大海上么?”
  “太遠了,近些。
  于是龍傲天就向著南方飛行,約莫十來天,就找到了一處溪流。龍傲天俯下身,喝了兩口,整條溪流都干涸了。
  溪流的下游,有幾個老百姓在那里清洗自己的腳底板,他干了一天的農活,正要回家呢,結果洗著洗著斷水了,抬頭一看,好家伙,乃是一條頭垂到地上,尾巴卻連接著云端的巨大蛟龍!
  那幾個農民中,當即就有個暈倒了……
  佐文軒不知道嚇死凡人會不會出大問題,要是被他去閻王那里告一狀,恐怕吃不了兜著走!
  他還是決定下來探探脈搏,見他只是眩暈,并不是嚇得肝膽俱裂而死,也就放心了。他看了看早已跑出三四里路的農民,又回頭看了看龍傲天道:“我才剛剛閉目養神,你就搞出事情來?”
  “是他自己嚇死的,關我屁事?”龍傲天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
  佐文軒思索片刻道:“你這廝,懂不懂低調做人的道理?你當不了我坐騎,將來還讓你戰場爭殺,能不能活命,全看你運氣。”
  龍傲天道:“爭殺就爭殺。我要當將軍,比虎踞將軍還大!”
  “隨便你。”佐文軒也知道江山易改稟性難移的至理。當初有生命危險,要被拿去做菜的時候,他是多么地低調、隱忍。東勝神洲野慣了,天性回歸了,有兩個缺點就暴露出來,一個是驕狂,一個是自負。已經多次教過他,也難以克服。
  所以佐文軒不打算改變這廝性格了,還是聽老樹精的,將來把亥龍拿過來當坐騎。
  他倆個又飛行一陣,突然見到前方山巒之間,有個體型碩大如肥豬的穿山甲,正在那里橫行霸道。他們頓時欣喜,就架著狂風,往那邊去。
  那穿山甲在這一帶囂張慣了,見到有巨大蛟龍過來,也根本不閃不避。反而艱難地抬起頭來,看向空中。
  穿山甲全身都是天生的鎧甲,他的脖子也被鎧甲壓住,所以他抬頭十分艱難,也看不大清楚到底來的是什么東西,只是知道有誰來了。
  佐文軒見這廝居然不躲不閃,也不說話,就笑道:“你可有什么根腳?不如跟我混,我厚道。”
  穿山甲緩緩爬上一個土坡,終于看清楚蛟龍和佐文軒了,道:“你是誰?為何與俺說話?”
  佐文軒道:“我現在要找幾個擅長挖鑿的高手,不知道你有沒有能耐,挖出一個海洋來?”
  穿山甲道:“那須得是蛟龍自己挖,又或者找些蝦兵蟹將。俺若是下水,豈不是淹死?”
  佐文軒聞言笑道:“不會不會,若是挖到有水處,你便不必再挖。”
  穿山甲呆呆地趴在地上,思索片刻道:“那挖到了什么寶貝,都歸俺么?”
  “哈哈哈……歸你,歸你!”佐文軒自下界以來,就沒有遇到過這么容易的事情,不禁開懷大笑!
  那只碩大的穿山甲亮了亮自己的爪子道:“俺一個時辰,能挖穿那座山,你給俺什么工錢?”
  佐文軒心道:好哇,還要工錢,老子到現在還沒給別人工錢過呢!他看在穿山甲所指的那座巍峨大山的面子上,想了想,從身后的背囊里取出了一顆龍珠道:“你看這寶貝怎樣?”
  穿山甲道:“亮晶晶的寶貝,是個什么東西?”
  “龍珠。挖好了給你兩顆。”
  穿山甲心動了:“那要挖多大的海洋呢?要是挖個北海那么大的,俺就是窮極一生,也挖不好。”
  佐文軒“嗯”了一聲道:“不大,不大,把那座山整個挖掉,就差不離了。”
  穿山甲的身軀似乎十分笨拙,他回頭看了看,又說:“那得三十年吶!不行,俺得叫個兄弟,你也付工錢嗎?”
  “付。”
  那穿山甲說著,一回頭就往地上鉆,頓時鉆出個大洞來,眨眼功夫就消失不見了。
  龍傲天道:“大王,我們會不會被耍了,他這是要跑啊?”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