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西游伐天 > 第三十五章 分明是個地仙

第三十五章 分明是個地仙


  那爬蟲道:“罷了,罷了。只是你要待俺好些兒,俺自然愿意歸降。”
  “當然對你好。以后叫我大王。”佐文軒十分開心,哈哈大笑。“先前聽你說,你擅長挖地?”
  “是。俺乃一等一的高手。但就這一手,普天之下,罕逢敵手!”
  “你居然有這般自信?”
  “自然,當然。你看那蛟龍上面的三個膿包,他們加起來挖過的地,還沒俺的一半哩。俺的地洞,都打到他們家里去過。他們挖不穿那鐵礦山,俺卻能!”
  “原來如此。”佐文軒道,他回頭看向那三個。
  那三個道:“原來俺家腳底下有個窟窿,是你打的洞!”
  佐文軒聽了這話,心中明白這廝實力,仰天大笑道:“今日我很高興,就封你們做個開道四大健將!望你們來日好好為我效力!”佐文軒給他們封號的事情有個名目,叫做:無本買賣!只一個封號就讓他們欣喜若狂,奉獻自己的能量。
  那爬蟲扇動著翅膀,又吟詩道:
  “螳螂有鐮我有鈀,貌如螻蛄把地挖。”
  “形似螽蝗飛和躥,專愛土里啃根瓜。”
  “遇上主人真豪杰,施展大法把俺抓。”
  “封為開道大健將,從此隨王打天下!”
  蛟龍背上的三個聽了,頓時不樂意道:“他什么時候封你做個大健將啦?”
  爬蟲道:“難道俺做不得大健將?”
  佐文軒道:“就暫定你為大健將。到我那里去,且看你們手段,誰厲害,誰就是大健將,依次排個二、三、四健將。”
  “好!”四個妖怪一齊叫好。
  佐文軒又問:“大健將,我不會猜謎,你還是告訴我你是個什么成精吧?”
  “俺乃是耕狗成精,是個耕狗大王!”
  鼠大王疑惑道:“那耕狗,不就是螻蛄嗎?”
  “俺生來就有狼狗的力氣,豈能叫螻蛄?”耕狗大王說完,一臉理所應當地雙臂環胸,睥睨群雄。
  佐文軒打圓場道:“好好好。耕狗就耕狗,大王就大王,你們都是我的好健將!龍傲天,出發!”
  說罷,直奔枕戈窟而去。
  話說佐文軒離開之后的第三天。號彘剛剛結束地脈修整,從地面之下冒出頭來,就聽見龍槽里面,那些拴著的龍正在竊竊私語:
  一個母蛟龍說:“快些,快些。”
  一個老蛟龍說:“不要催,莫要出動靜。都不要珍惜性命,施展法力助我。待老夫用三昧火,煉化了這枷鎖,救你們出去。至多忍耐半個時辰的時間。”
  一個公蛟龍道:“對,此等風水寶地,憑我們盡可占了。此乃天賜良機,等到那廝回來,我們埋伏斬了他,我們就是大王。”
  “閉嘴,小點聲。你想讓誰都知道老夫會三昧火?”
  “放心,那廝出去了,必定不能及時回來!我們脫困,打他們成肉醬!”
  ……
  那幾個還在細細碎碎地說些什么,號彘卻呆了:那三昧火,不是佛家的內練火么?這廝莫非是個佛門天龍八部眾?好道是個內練火,倘若他練的是三昧真火的佛道雙修,那天下盡可去得!
  號彘想著:自己是個半路過來的,要不趁早拿點好處分家散伙?
  他正要去找婆娘,一回頭卻看見了尸鬼,嚇了一跳,連忙“噓”了一聲道:“走走走……”
  約莫走出三四里路,號彘又道:“兄弟啊,哥哥我告訴你,這地方,待不得了,分家散伙吧。那個老龍,他馬上就要鬧翻天哩!你我速速準備,看上哪些好的,盡可拿去。”
  尸鬼只是呆呆地看著,不曾說話。
  “罷了,與你這個蠢貨,講了也是白搭。”號彘無奈地搖動腦袋,兩個大耳朵隨著他搖頭的動作扇在臉發出“啪啦啪啦”的響聲。
  他慢慢走,一路琢磨著有什么好東西能拿,還沒來到洞口呢,就聽見身后有人說道:“喏,他說要分家!”急回頭去看,原來是那尸鬼把猴子喊過來了!
  號彘氣道:“哎呀呀呀……你這個……”
  “你倒是罵罵看?”鼯猴往掌心吹口氣,晃一晃碗來粗細!
  尸鬼一臉木然道:“哦,你說要分家,我便叫他來一起分。”
  號彘氣得直發抖,想要回洞里準備行囊,卻被鼯猴扯住道:“你為啥要分家?”
  “俺們這里要出大亂子嘍。你莫拉俺,去去去。”
  鼯猴又問:“什么亂子?”
  “近在眼前遠在……”號彘還想要賣個關子,眼看鼯猴輪起了鐵棒,梗著脖子,“唉,不許打,你打了我就不說。”
  尸鬼道:“他說那個老龍要鬧翻天。”
  “什么?”鼯猴頓時急了,問道,“豬啊,你怎么早不與俺說?究竟是個怎么回事?”
  號彘道:“哼,你不打俺,俺才說。”
  鼯猴松開手:“不打,快說!!”
  “俺剛才修整地脈,剛上來就聽見龍槽里面說話吶。那老龍懂得個三昧火,要煉化枷鎖,助群龍脫困,再把俺們也打成肉醬哩!”
  “啊——!”鼯猴頓時急得抓耳撓腮,整個世界仿佛天崩地裂一般,似乎一切向著美好方向發展的事情,全部都失去了控制……
  然而鼯猴并沒有失去信心,眼睛眨得飛快,努力思索對策。
  “你看你,不禁嚇。快分家,不足半個時辰啦,好道還有些家伙事。”號彘說著,又要往里面走。
  鼯猴拖住他道:“兄弟,且等等。”
  號彘道:“你這猴頭,定有事求俺,不求俺時,又叫俺‘豬’。”
  鼯猴管他說什么,又拉住尸鬼道:“兄弟啊,俺們齊心勠力,定可力保不失。俺有多少神通,你們也都清楚,助俺一助,或許能打敗那老龍!”
  尸鬼不語。號彘搖搖頭:“兄弟啊,那太乙真水,也就大王能避,你我怎么避得過?澆到身上,修為減三成哩。澆得三次,命就沒也。”
  “那俺們一人澆一下,均分。”鼯猴又對兩人道,“你去叫通臂猿猴和易珠,他倆在一塊兒吶。你去叫紅鷹。定要穩住,往將來著想。”
  號彘嘟囔著罵了兩句道:“那成吧,俺先去啦。”說著,架起云頭,危危顫顫向西北邊飛去。他回頭一看,見鼯猴和尸鬼不見了,又飛回洞來道,“這兩個夯貨,不識時務,你們去送死,俺可不去。”
  走進洞內,找婆娘商量搬家。
  那鼯猴才飛了二三里路,心道:“那懶豬必定不肯幫忙叫人,須是得俺去。然而那老龍不知尚還在否?且去看看,再做定奪。”
  話說這鼯猴也算謹慎,可他剛走到龍槽門口窺伺,便遭到偷襲,一股太乙真水如同泄洪一般涌來。好猴子,將身一縮,縮到地面下去,正是個土遁術。
  太乙真水雖在五行之列,但凡土難防,水就穿透過土層。虧得猴子機警,早在底下繞個彎,又破土而出,發狠道:“好!既然如此,俺跟你拼了!”
  掣出鐵棒,轟隆一聲打垮了龍槽,棚頂垮塌,那些泥土壓下,將一群龍盡數壓倒在內。
  原來那老龍尚還沒有完全煉化枷鎖,也被壓在里面!只仰起頭,頂開泥塊,咆哮一聲,強行掙斷剩余的枷鎖,弄得琵琶骨血肉淋漓!他猶自騰身而起,向著鼯猴撲來。
  他兩個打在一起。瞬間天空中風云變色,雷電交加!
  亥龍到底是地仙修為,縱然身受重傷,對著鼯猴也只是強行碾壓過來,太乙真水噴發,龍珠攻打,逼得鼯猴招架逃遁,幾次險些被打死!
  鼯猴又一次遁入地面,暗道:“不得了,不得了,大王教俺的法術,情急之下用不出來……”
  想起那御龍令,又想起琉璃上書寫的《馴龍經》,鼯猴頓時暗自惱恨,再從土里騰身而出,繞著那老龍攻打七寸,圍著那孽障尋找破綻。
  那亥龍見鼯猴居然有豹子膽,竟然來送死,怎奈自己軀體龐大,居然還吃了點虧!只得縮小軀體,化作半人半龍的模樣。
  鼯猴一根棒子單臂舞動,密不透風。牙尖叼著個御龍令,壓下對方一絲修為,便逞強與那亥龍展開大戰!
  他一手施展土系法術,大地都動蕩起來,化作一個泥土巨人,一拳砸向了亥龍,那亥龍被砸飛,撞在一顆大樹干上!那大樹倒也堅挺,只被撞出一個坑來!
  鼯猴疾步趕上,掄起棍子要打。誰料那亥龍一條尾巴幻化而出,如同巨大的鞭子,自下而上打中了鼯猴,將之打到天空中去,讓他遠離地面,不能用那土遁躲避。
  隨即那亥龍艱難地從樹干里爬出來,喘息了一口氣,沖向了天空,一顆龍珠先打出試探,再化出龍爪,要一擊斃命。
  鼯猴被打向天空,眩暈了瞬息,又立刻回過神,只見烈陽當空,刺得睜不開眼!突然,他恍如夢醒,立刻展開四肢,向一側飛掠,險之又險地避開了如飛彈般打來的龍珠!向下看去,只見亥龍那龍爪正破風而來。
  鼯猴這輩子沒經歷過這般高強度的決斗,心中已生出恐懼。
  亥龍一聲獰笑,再度提升速度,尖利的龍爪要刺破蒼穹!
  “大!大!大!”鼯猴暴喝一聲,獠牙外翻,露出兇頑本相!那鐵棒變成千年古樹般粗壯,迫開狂風,如隕石般撞擊而來!
  亥龍也避無可避,他本就力大無窮,鋼筋鐵骨,還怕小毛猴子?龍爪當即毫不猶豫撞擊在鐵棒上。
  轟隆!
  沉悶的撞擊聲響起,周圍掠過一陣狂風,頓時將那地皮徹底摧毀,隨即飛沙走石,樹木傾折!周圍八百丈地面,已經被二人轟得露出底下巖層!
  兩個又交戰十幾回合,亥龍驚詫道:“這廝分明是個地仙!”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