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西游伐天 > 第三十六章 先天五太

第三十六章 先天五太


  眼看動靜已經鬧大,而鼯猴實力強勁而又狂暴,未免方國真那廝回來,亥龍就下定決心來個殺招,趁早滅了鼯猴,以絕后患。
  只見他雙掌一拍兩肋,龍珠粉碎,強行將口中噴出之水轉化一個層次,雙手合十,豎二指于唇前,噴出個先天五太真水:
  名曰:太易真水,太初真水,太始真水,太素真水,太極真水。
  一口太易真水噴過去,沾上一滴大覺天仙也化作虛無。
  一口太初真水噴過去,先天一氣也管叫他回歸混沌。
  一口太始真水噴過去,便是有形無質也斬盡殺絕。
  一口太素真水噴過去,輪回之外照樣退避三舍。
  一口太極真水噴過去,非陰非陽也打成原形!
  “啊???”鼯猴大驚失色!
  他學那佐文軒,雙掌一拍地面,地面憑空拔起一道土墻,誰料那土墻仍舊被那惡水滲透,眼看那水就要襲來,連忙一個縱身后退,卻又是第二股真水噴來!
  啊——鼯猴慘叫一聲,側身避讓,終于來不及,只得用棒子擋了一下,那棒子頓時失去靈性!還沒完,隨即棒子結冰,寒霜沿著棒子向著鼯猴小手襲來!
  鼯猴這才真正明白這水厲害,立刻棄車保帥,丟了棒子,拔腿就跑。
  第三口真水,他是避無可避,強行掐動避水訣,又使了個遁身法,鉆入地面。那真水如跗骨之蛆,入土幾乎沒有阻礙!
  鼯猴眼看那真水追來,竟避無可避,只得丟出御龍令擋了幾滴,御龍令當即失去靈性。他自己只得舍身沖入那底下巖漿之中。
  那巖漿比不上太上老君的煉丹爐,卻也相差不多,鼯猴只存身片刻,就肉身消磨腐蝕,他仍強行運轉土遁潛入。
  只見第四口真水浸潤下來,那處巖漿瞬間熄滅……
  鼯猴驚駭欲絕!強行再往下潛,那里巖漿透紅,色如烈陽,愈發焦灼!他骨骼也顯露出來,只護住顆心臟還在跳動!心智不昧,向著更深處逃去。
  第五口真水噴來,鼯猴再難脫逃!卻只見那真水滲透到那巖漿之處,便漸漸無力。鼯猴得知,這才感覺有三分活命希望。
  那亥龍本以為一兩口真水就能殺死猴子,豈料第四口真水才漸漸感覺不到這廝生機。
  未免這廝逃脫,他自殘般的又一拍兩肋,強行噴出第五口真水,卻終于噴出血水!
  隨后,亥龍終于扛不住,倒下了……
  只兩三個呼吸的功夫,亥龍又猛然驚醒過來,他支撐起來,劇烈地呼吸著,搖搖晃晃向著那龍槽走去。
  眨眼間解開三條蛟龍,身后就聽見有動靜,亥龍頓時渾身僵硬,長滿鱗片的脖子緩緩扭轉去看,只見一個渾身近乎只剩骨架的猴子,被另外一只白毛大猴子抱在懷中。那白毛猴子不正是自己的老鄰居通臂猿猴嗎?
  亥龍憂心忡忡地對幾個年輕蛟龍道:“快解開枷鎖,我來擋他!”
  這時候,通臂猿猴的身后,母號彘揪著他夫君的耳朵走上來道:“我們夫婦也來助陣,勿須怕他!”
  尸鬼站在了后面,他看了看天空,那紅鷹正在高空等待俯沖!
  “咳…咳咳……”亥龍強打精神迎敵,卻禁不住咳出鮮血來,他卻是知道,今次已然失敗,倘若再敗在這群人手里,面子丟了事小,性命丟了事大。
  龍槽里,那群蛟龍已經放出了四五個,其中兩個筋強力壯,當即就來助陣!
  亥龍見狀,知道還有勝算,正思索如何贏得漂亮,忽聽得兩條蛟龍一聲尖叫,回頭看去時,不知哪來的一只紅鷹,一爪一個,抓了兩條蛟龍去,啄一啄,剝皮就吃!另外一條還在爪下拼命掙扎撕咬,試圖自救!
  紅鷹飛得太遠,亥龍不敢去追,身后的龍槽里面還有二十幾條虛弱不堪的!
  通臂猿猴將鼯猴交代給身后的猴子們,然后說道:
  “老龍,俺與你一向秋毫無犯,你的手下屢屢吃俺的兒郎。今日又傷了俺的猴族朋友,說不得也得討教一二。”場面話說得還算客套,手底下棍子卻已經帶起了一陣惡風!
  通臂猿猴沖上去,頂住那亥龍,要將他帶離戰場,誰知那亥龍早知道他用調虎離山之計,目的是要對付的自家那幾頭虛弱的蛟龍。亥龍當然不肯走,就在原地與他們交手!
  通臂猿猴是個穩扎穩打的類型,正好與那亥龍戰個手平。
  通臂猿猴有心調虎離山,亥龍有意留一手以防備那面色陰森的尸鬼。故此,他兩個翻翻滾滾,打個沒完。
  母號彘道:“我夫婦二人有一手絕活,你們且都退開!”
  通臂猿猴聞言,果真跳出戰圈。尸鬼則是反其道而行,猛然發力,沖向亥龍,普普通通的拳法,卻暴擊而出,直襲亥龍面門!
  亥龍目光掃視尸鬼一眼,不由喜道:“這點力道,還不夠看!”正要硬抗一拳,同時將之擊倒,卻忽然看見那一公一母兩頭豬并肩而立,仰天發出一聲殺豬般咆哮:“昂——”
  亥龍與一眾蛟龍具都噴血,元神受損!
  幾個弱些的蛟龍,便爬不起來了。其余蛟龍也是東倒西歪。
  這無差別的聲浪,就連枕戈窟的妖怪們都被震暈。
  只有亥龍勉強站定,卻眼睜睜看著尸鬼的拳頭砸來,不得動彈分毫。
  那普普通通的拳法正面擊中,整個身軀都飛了出去,居然第二次撞在同一棵大樹上的同一個位置上,終于將樹撞斷,大樹緩緩崩倒下來!
  亥龍迅速站起、防備,頭頂卻被那緩緩倒下的大樹砸到,連人帶樹倒在地上,又站起、防備。原本已經沖上前準備補拳的尸鬼見狀,立刻撤退。對方能挨他一拳,他可挨不住對方一爪。
  此時,通臂猿猴這邊幾個,才漸漸回過神,再度加入戰團。
  那虎踞將軍速度雖慢,卻也已經趕來,拎著狼牙棒就向那幾個疲弱的蛟龍打去。幾個蛟龍不知他也是狠角色,就要來擋,被他打成肉醬,放到嘴里就吃。
  亥龍暗道不妙,今日倘若自己還惦記這那幾個種族晚輩,怕是要載在這里。他便再不猶豫,果斷騰身而走。誰知他剛離開地面,一道水線射來!
  “嗯?”亥龍連忙噴出一股大水阻斷,誰料那水線刺破大水竟威力不減,如同長槍刺亥龍咽喉要害。他用利爪一擋,終于擋下。一看來人,竟是久不見到的易珠。他又看了看利爪上的傷口,暗道若是自己大意,怕是要被這廝偷襲殺死!
  不曾想,小小的枕戈窟居然藏龍臥虎,亥龍已成驚弓之鳥,再不敢逗留,急縱身架起祥云,向南方飛去。
  頭頂的紅鷹丟了兩條蛟龍,又直撲亥龍而來!
  車輪戰,亥龍只感覺筋疲力竭,噴出一股水柱抵擋,便再也無心作戰,匆匆向南遁走,狼狽不堪。
  此時只有紅鷹始終還綴在亥龍身后,伺機而動。這粘人的戰術,亥龍真個惡心至極。又甩不脫他,只能找到水源,最好是大海,就能脫身!
  話說那號彘與他婆娘商量了以后,被他婆娘兇了一頓,抓著他耳朵就去找人幫忙,倘若等到打起來了才發現,可就來不及了。
  現在總算解了眼前危機,只剩下了十一條最頑強的蛟龍還在抵抗,但也漸漸只能挨打,片刻后又叫虎踞將軍打殺了一只吃掉。
  那通臂猿猴見大局已定,便跳出來,不再打斗。去看鼯猴。
  易珠急忙上前道:“快住手,不要打殺,不要打殺,這乃大王的財產是也!”他沖到去阻止時,只剩下九條蛟龍了。
  他看了看,其中一條奄奄一息,只過了片,也咽氣了。
  號彘將之搶過來,分食道:“嘿嘿,俺們打贏了,吃他兩口還不行啦?”
  虎踞將軍笑著說:“呱呱呱!跟著大王好,有肉吃!”
  通臂猿猴聽見了聲音,看向那幾個沒心沒肺的,又回頭輕輕托起那鼯猴道:“你這又是何苦呢?且先避他一避,俺們一同上來分擔,你也不必命喪黃泉。”
  鼯猴道:“俺若是退了,他必定救出那幾個孽龍,到了那時,局面便難以控制……”
  通臂猿猴努力護持住他,道:“俺們又不是沒有自保之力,且退他一退又如何?”
  “退了,俺便愧了大王。”鼯猴說這話時,眼中閃爍著點點星芒。或許是這輩子沒誰對自己好過,大王的無私傳授,讓他感受到了溫暖。
  通臂猿猴不禁感動落淚道:“你如今燒毀肉身,傷了元神,怕是就這一兩日了。你有什么心愿未了的,與俺說,俺能做到的,必定達成。”
  那鼯猴思忖片刻說道:“可憐俺來世上走一遭,還沒天下無敵呢,就要咽氣了,你替俺與大王說說,他見過那孫悟空,到底是個什么英姿?俺也要……俺也要……”
  “好,好。俺明白了。”通臂猿猴見他快說不出話來,連忙穩住他道,“俺一定和大王說。留著一口氣,說不定能等到大王回來的那一刻!”
  這個時候,那虎踞將軍用肥胖的爪子摸著腦袋,忽然對著通臂猿猴那邊道:“咦,這里怎么多了兩個黑面鬼?想是大王又找來的朋友。”
  通臂猿猴連忙環顧四周道:“你這廝莫要胡說。哪有什么黑面鬼?”
  虎踞將軍連忙說道:“不就在你前面嗎?一個拿著鏈子勾,一個琵琶鎖。”
  他的話,引得周圍妖精都去看,沒有一個看見的!
  通臂猿猴大吃一驚,看見面前的鼯猴漸漸要咽氣,便明悟了,急切地說道:“那黑面鬼不是大王帶回來的,你若看得見,便打死他們!”
  原來這個虎踞將軍是個靈根相合成的精靈,故此有個天眼,能看見陰間鬼差!
  此時他茫然無措道:“噫,你莫要騙俺,要是打死了,大王要打俺。”
  通臂猿猴連忙道:“不怕,俺替你扛著。有眾兄弟作證!”
  虎踞將軍便笑了,他撓了撓頭:“這個,呱呱呱,俺便打啦?”他舉起狼牙棒,就向著那兩個黑面鬼打過去。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