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西游伐天 > 第三十七章 鬼差、蟠桃

第三十七章 鬼差、蟠桃


  眾妖精就看見虎踞將軍對著空氣在那邊揮舞狼牙棒,只見他打得氣喘吁吁,始終不曾建功。
  通臂猿猴立刻對易珠道:“易珠,你來,你最溫潤,護住他,俺去助他一助。”易珠當即上前代替。
  通臂猿猴就沖上去問:“這兩個黑面鬼在哪里?俺來打他。”
  虎踞將軍氣喘吁吁道:“唉喲,唉喲,這倆貨,跑得賊快!”
  一群妖怪見通臂猿猴也上去幫忙,也不傻,七手八腳涌上去打。
  話說那紅鷹跟著亥龍,飛了有萬余里,眼看著大湖泊遙遙在望,紅鷹頓時知道自己沒戲了,這老家伙一路防備著自己,自己也只有一招制敵的本領,若近身比斗,怕是兩三合就被他殺死,只得眼睜睜看著那亥龍向大湖泊飛去。
  紅鷹只得掉轉方向,銳利的雙目,卻陡然發現了遙遠處有個黑點,正向著枕戈窟飛去。他立刻發出鷹唳,翅膀連續撲騰九次,飛遁出去三百里,又撲騰九次,再飛三百里,終于看清來人正是給自己吃了一顆小還丹的大王!
  他立刻飛到近前:“大王,大事不好啦,那亥龍跑到那邊湖泊離去了!”
  佐文軒一開始發現紅鷹的時候,還嚇了一跳,暗道莫不是天仙飛來,這等神速?等他看清來人,卻聽到了這樣一個壞消息。
  他立刻心念電轉,腦海中想到了許多可能,吼道:“帶路!”
  那紅鷹連續撲騰九次翅膀,又往遠路飛去。他怕大王跟不上,又回頭看,只見大王一身法力盡數傾瀉而出,隨后就趕上來了。于是他不再猶豫,再撲騰翅膀,向著那湖泊飛去!
  十次呼吸的功夫,佐文軒就看見那亥龍,正在向著湖泊飛行。
  他根本就不會給這亥龍任何機會,狂暴的法力涌動,一個呼吸的功夫就來到了亥龍的身后。那亥龍畢竟受傷,此時才注意到有人逼近,連忙防備,等到看清是方國真,頓時也不反抗,垂頭喪氣趴在了地上,一動不動了。
  佐文軒抓住這廝七寸,回頭問:“他怎么出來的?”
  紅鷹這才想起一件要緊事,連忙說道:“哎呀,大事不好啦!那鼯猴重傷垂死,大王快去見他最后一面!”
  “什么?你不先說這事?反叫我來抓他?”佐文軒暴怒,他哪能不明白也只有亥龍才能給鼯猴造成這樣的傷害。
  “大王恕罪,我因一時情急,不曾想到。”
  佐文軒舉起寶劍就要剁了龍頭,卻又一頓道:“走,我們全力回去,這廝帶回去讓鼯猴一棒打死!”
  說罷,他兩個風馳電掣,化作兩道光柱,向著枕戈窟飛去。只在原地留下兩道殘影。
  哪有半刻鐘時間,兩個已經如閃電一般速度趕到,只見那鼯猴氣若游絲,只等見親人最后一面。那幾個妖精,還在對著空氣亂撲亂打。
  佐文軒見那些妖精望空處亂搗,也不解其意,只是鼯猴要緊,立刻來到鼯猴面前道:“鼯猴…你怎么樣……你怎么成這樣了?”
  “大王……”鼯猴說道。
  此時那一眾妖怪全都圍過來觀看道:“大王,鼯猴快不行啦,快與他說說話。”
  “胡說,什么叫快不行了?”
  那虎踞將軍氣喘吁吁道:“那…那…那兩個勾死人…勾死人都來了,大王還說他能活?”
  “什么?”佐文軒立刻明白,這群妖精打的居然是“勾死人”。那是陰間的低級鬼差。他立刻回頭去看,卻哪里有什么蹤影?他竟覺得驚異,便是連自己地仙修為也不能看見嗎?便說道,“敢問二位身在何處?請速速現身。”
  虛空處,終于又人說道:“原來是當地的土地大神,我二人與你也算是一體當差,切莫誤了我二人的公干!”
  “你近前來說話,我聽不清楚。”佐文軒又道。“請二位給我個薄面,速速離去,與那陰司閻君說一聲,這位鼯猴兄弟,我保下了!”
  那虛空中的聲音果然近了些,道:“那卻不行。若是土地大神有那能耐,不妨自行去向閻君解說!”
  “我這兄弟還不曾咽氣,你兩個何苦為難?請二位行個方便。方國真這廂拜謝了!”佐文軒心中清楚對方沒什么能耐的,孫悟空一棍子能割草一樣掃死一片的東西,自己想必也完全能應付得來。之所以客氣,完全是因為自己也看不見他們的緣故。
  不遠處的空地上又有另外一個聲音怪腔怪調,如同唱戲一般說道:“你這廂拜謝,我這廂可就遭罪了。去了那陰曹,牛頭馬面都過不去,黑白無常亦饒不了!”
  佐文軒眼前一亮,忽然道:“我曾記得那齊天大圣孫悟空,勾去了猴族死籍,為何我這兄弟還要遭此難?”
  那唱戲一樣的聲音又響起道:“然也,此一時彼一時也。再者鼯猴乃殺而斃,故能擒也!”
  “陰曹地府,改個把壽元也是無妨。再者,那唐……”佐文軒忽然又閉嘴,因為他要說的是李世明地府還魂的事情,崔玨判官隨手就增添了李世明二十年陽壽。然而此時的李世明遠沒有出世,所以佐文軒還不能拿此事當例證來說。
  不過單就佐文軒所知的地府亂涂亂改的事情,足有三四次:劉全自殺去地府獻瓜,與閻王爺講述了一下媳婦李翠蓮的事,閻王拿死簿一看“原來他們夫婦都有登仙之壽”,搞錯了,要還陽,女人尸體都已經沒了,就還陽到李世明剛跌死的妹妹身上。
  寇員外被殺,地藏菩薩說:“寇洪陽壽,止該卦數,命終,不染床席,棄世而來。”但因為孫悟空找來了,地藏王又說:“既大圣來取,我再延他陽壽一紀。”一紀是十二年。
  ——換而言之,這幽冥地府,只要是個能接觸生死簿的鬼,都他媽能改!
  而眼前看不見的兩個小鬼,居然這般難搞定,佐文軒就不信邪了。
  就聽那唱戲般的聲音又道:“這地府是你家開的?說改就改?”
  佐文軒暴怒:“哼!果然是閻王好見、小鬼難纏。再與你們說話,都是浪費唇舌。”說罷“呸”地一聲吐出一口唾沫。
  那唾沫直飛向那聲音響起處,那小鬼急退,腳尖仍沾了唾沫,登時淹死了!
  虎踞將軍道:“噫,那個黑面鬼也遁地不見了,大王法力無邊!”
  佐文軒聞言,這才放心轉回頭,看向鼯猴道:“你挺住,我有小還丹,可以救你!”說罷,往懷中一抹,臉色就是一變。
  那紅鷹見了佐文軒這副臉色,趕緊轉過身裝作沒看見。
  鼯猴見他臉色,便勸道:“大王,不必了,俺見到大王,便心滿意足了。”
  “說什么喪氣話?我帶了亥龍,等著你打死呢。”佐文軒說著,解開背包,拿出了一個蟠桃。
  “哇!!”眾人驚詫,雖不曾見過此寶物,卻也感覺此物的不凡之處。
  唯有那亥龍,成精多年,見多識廣,隱約猜到,他眼神越來越亮,終于脫口而出道:“那!那!難不成、竟是個蟠桃?”
  佐文軒笑道:“你倒是還有些眼力,臨死前看一眼,也便宜你了!”說罷,遞到了鼯猴的嘴邊。
  鼯猴咬了一口,頓時整個人精氣神全面恢復。眾人只見鼯猴骨骼縫隙內的心臟立刻有力地跳動起來。
  那鼯猴立刻又咬了一口,肉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過來。他又吃了一口,肉身迅速開始恢復,并且漸漸復原了。
  那鼯猴撫摸著身上剛長出來的嬌嫩的肌膚、細軟的絨毛,頓時熱淚盈眶,下拜道:“大王,多謝大王。這桃子真是救命的良藥,復生的仙丹。可不敢再吃,留待將來。”
  佐文軒聽了,還真覺得有些珍貴,但想起自己還有三個蟠桃,以他對未來格局發展的了解,他早就做了布局:北海龍宮要送一個去,紅孩兒要送一個去,獅駝國三大魔王也可能要送一個,但也怕他們吃了蟠桃,不吃金蟬子了!
  佐文軒思慮一陣,咬了咬牙,還是遞過去道:“吃了吧,這是你一向崇拜的齊天大圣也咬過一口的。那廝給我的桃子都咬過一口,我封存不易,拿出來就放不久了,快吃了吧。”
  鼯猴當然想吃,可是這么多人,他怎能吃獨食?
  佐文軒就把桃子塞給他。又看向通臂猿猴,他最厚道,便問:“究竟是個怎么回事?”
  通臂猿猴就將事情的前后一并說了,佐文軒聽后點了點頭看向鼯猴,又看了看周圍這片大地被摧殘的慘烈狀況,以及那失去靈性的鐵棒,便問道:
  “亥龍,你這廝與我對戰,竟然還藏了一手。想必你也知道這一招對我威脅不大,如若當真損了我的寶劍,我必定斬你,你才忍氣吞聲吧?”
  那亥龍低著頭,成王敗寇。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