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西游伐天 > 第三十八章 鼯猴吃蟠桃

第三十八章 鼯猴吃蟠桃


  佐文軒看了看被亥龍污染的地方,道:“前面那一小片地,大家盡量不可靠近,小心污了法身,傷了元神。拿些沙泥覆蓋,上面鋪上青石板。”
  鼯猴拿著桃子不忍吃,又說道:“大王,你的御龍令掉下面去了,不曾拿上來。也被這廝污了,沒了靈性。”
  佐文軒根本就不在乎御龍令,笑道:“唉,讓你吃,你就吃,倘若你一不留神,叫號彘吃了去……”
  眾人聞言轉頭一看,只見號彘連忙擦了口水,眼睛一瞪:“嗯?俺才不要吃咧!”
  尸鬼等幾個立刻又告這頭豬的狀,將之前的事情具都說了一遍,號彘立刻捂著耳朵趴在地上道:“要打便打,只是俺也出了力,若大王忍心,那便打吧。哼!”
  母號彘連忙求情。眾妖怪看在他的份上,便也閉嘴了。
  佐文軒道:“若非你的婆娘在,今次怕是要出大事體。我豈能饒你。”
  此時,龍傲天也如風一般飛來趕到、落地。那四大健將也在旁邊看著。
  過了這么久,老樹精也終于來到這里。他沒什么法力,不敢添亂,此時見底定大局,才出來說話:“大王,依老朽來看,功不能抵過,但他好歹聽了他婆娘,沒有釀成大禍。他的婆娘倒是該賞。”
  母號彘會意,連忙說道:“大王,我要討個賞!”
  “自然要賞,你要什么?”佐文軒道。
  “我要我夫君平安無事。”
  佐文軒便伸手拿過虎踞將軍的狼牙棒,在號彘的屁股上狠狠打了一棒,將他打得骨斷筋折,哀嚎不已。然后才說道:“你可知道,倘若今日與亥龍斗法,損傷的是你,這蟠桃便是你的。你豈能知道這蟠桃乃是九千年一熟,吃了當真是萬壽無疆!”
  “啊??”在場諸人不約而同發出驚呼!那剛來的四大健將,更是連嘴巴都合不攏了。
  那老樹精笑得像個慈祥的老人道:“呵呵,果真是那蟠桃,果真是那蟠桃。”
  鼯猴聞言,豈敢再吃這桃子?連忙又要送回。佐文軒要他趕緊吃了,免得靈氣逸散,失了效果。
  鼯猴這才吃了,于是整個人恢復,隱隱感覺已經超越了以往的全盛時期,又感覺法力充盈,壽元悠長,仿佛看到了地仙的門檻,不覺又對佐文軒拜了幾拜。
  佐文軒鼓勵道:“今次一戰,足以看出你們品性。從今天起,我們要同心協力,創造美好未來!”
  “好!!”眾妖吼了一聲。
  佐文軒滿意地點了點頭,笑著對鼯猴道:“你看,這廝我給你抓來了,打殺了再燉一鍋,大伙兒分了肉吃如何?”
  此時此刻,鼯猴全心全意為佐文軒考慮:“大王,切莫意氣用事。此獠當真有幾分能耐,居然連俺的鐵棒都能污了,大王留他當個坐騎,只是與強敵相對之際,先斬殺了他便是!”
  佐文軒也心中涌起暖意,這小猴替自己考慮得這么周到,不禁也頻頻點頭:
  “好,好。亥龍,你聽好,自今日開始,你便是我坐騎。倘若稍有違背,我便一劍斬殺。若是熬到那苦盡甘來的那一日,或許免你一死!”
  那亥龍眼中微微一亮,唯唯諾諾道:“呃…是…”
  枕戈窟叛亂已定,佐文軒又與老樹精說了四大健將的事,然后又讓老樹精分派了活計。
  那鼠大王悄悄道:“噫,這個大王厲害,怎的連蟠桃都拿得出來?”
  那耕狗道:“哼,反正俺是認他當大王的。說不定俺也肉身受損、元神渙散,那時,俺也吃一個蟠桃,嘿嘿,長生不老,壽與天齊!”
  穿山甲道:“嗯嗯,耕你的地去吧,盡做白日夢。”
  他四個一邊走一邊聊,到了那島嶼旁邊,當即就要比賽挖鑿換排名,按下不表。
  佐文軒又對老樹精道:“此戰過后,我觀那鼯猴丟了兵器,縱然有蟠桃補回,戰力也是大打折扣。又觀號彘等眾,竟無像樣的兵甲,我等自造自煉,也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情,所以我要就進去一趟北海,弄他幾套上好兵甲過來。”
  老樹精道:“大王所言有理。然而常言道,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我等要的是‘漁’,大王既然去了北海龍宮,千萬記得借他二三十個鍛造工匠來,豈不一勞永逸?”
  佐文軒露出了驚喜的神情,小聲說道:“呀!真是得老主簿者,得天下!”
  老樹精道:“不愁龍王沒寶貝,只是大王如何去弄來?”
  “我自有辦法。”佐文軒想著什么,又對老樹精道,“我帶走鼯猴、號彘、尸鬼、亥龍。這邊由你主持,多多依仗通臂猿猴。”
  “大王只管放心。”老樹精笑得非常慈祥,“今日之事有利有弊,個中微妙處,非三言兩語能說得清楚。而大王之魄力,能力,非常人能及。老朽就祝大王一路順風罷。”
  佐文軒就過去,問虎踞將軍、易珠、龍傲天等幾個要什么兵器,穿什么鎧甲,他回頭要去北海拿來。至于他帶去的幾個,則是現場挑選了。
  話不多說,佐文軒是個爽快人,立刻做了個馬橛子給亥龍,自己牽著韁繩就走。
  行到半路上,亥龍說道:“大王龍珠有多,不若給小的一個,讓小的也好出力。”
  佐文軒也不擔心他弄詭計,便丟了個最好的給他:“那鼯猴的兵器叫你給弄壞了,可有方法重新洗練?”
  “委實沒有。小的當初只想著殺害,不曾想過補救。故而只一門心思修煉一個法術,所以真水威力巨大。”亥龍老老實實地說。
  鐵棒沒靈性,不能變大小。這還是小事情,問題在于碰都不能碰了,碰到有灰飛煙滅的下場,倒時候就算有一千個蟠桃都沒用了。
  “你這廝,倒是練出了一身好神通,為何不去給北海龍君打工?好歹當個水軍元帥!”
  “他一向也看不起小的。只因他有六個兒子,都是地仙!小的便是連賣弄神通的機會都沒有。”
  “哦?”佐文軒吃驚了,“這么雄厚的實力?”
  “北海龍君聲名不顯,但實力卻是四大龍王之中最強的!只是聽聞最近蛟魔王來攻打,這廝恐怕實力會被削弱……”亥龍緩緩地給佐文軒分析起了北海龍君的情況。
  佐文軒聽了以后道:“你自問,你的道行,比他那些兒子如何?”
  “只強不弱。六個兒子中有三個都是膿包,小的出盡全力,一個便也可對付得三個。畢竟在水戰中,小的可不比在地上那般弱。”
  那鼯猴聽了頓時不喜:“好好好,等到有空了,俺再與你大戰三百回合!”
  亥龍道:“不敢,不敢。如今小的破了功,受了傷,得百十來年才能復原。”
  佐文軒問道:“你那真水,叫個什么名目?”
  “先天五太真水。”
  “練了多少年了?有那等威力?我也自嘆不如!”佐文軒正色說道。
  “從出生起,至今約莫一千年了。”
  “誰傳授的你?”
  “無人傳授,只因撞大運,發現一個小海眼,小的一口氣將那水吸干,開始修煉神通。”
  “海眼?還有么?”說實話,佐文軒也想修煉。威力這么野蠻的法術,將來出其不意,不知可以干掉多少強敵?
  “一千年來,再也不曾發現過。”
  佐文軒一聽,也就放棄這個打算。隨后在下潛的路中,佐文軒暗暗記下那些落單蛟龍的藏身之所,回來之時,還要請他們去行云布雨。
  北海龍宮,亥龍一共去過兩次,所以他熟門熟路。只是原本應當是一路欣賞海底的瑰麗景致,此時卻是烏煙瘴氣,海水渾濁,泥漿浮沉。
  再向下潛,就看見了不少折斷的長槍短刀,還有不少尸體在水中如同茶葉般浮沉。
  號彘道:“咦,怎么一路下來,周圍連幾條魚都不曾看見,幾個海蛇還躲在洞里不出來。真是沒趣。”
  鼯猴道:“少說話,屁股不疼了?”
  號彘連忙閉嘴,又揉了揉屁股,那一記被大王打得極重,他倒也強悍,就算如此,只是走路難看些,卻也不怕疼。
  又過得半個時辰,他們就來到了北海龍宮的前門。
  有二十余個一組的蝦兵蟹將在那里來回游蕩,水鬼夜叉往來奔波。兩個鯊魚精鎮守正門,兩個儒艮守衛似乎是傳信的,游上前來問詢:“你們是蛟魔王的人馬么?”
  佐文軒見那幾個守門的都有神仙修為,頓時不敢怠慢:“不是。我們是來龍宮,求見北海龍君的!”
  “你們來的不是時候,最近北海掀起大戰,蛟魔王被我家龍君打敗,又集結了水族各處妖王來犯,此時正在東方應戰。他也無暇接待你們,且速速離去吧。”
  這家伙倒還算有禮貌,佐文軒便也有禮貌:“不知龍宮眼下有誰做主?”
  “嗯?你要打聽龍宮私密?”那兩個儒艮頓時緊張起來,握緊了兵器。
  “不要誤會!”佐文軒連忙解釋道,“在下乃是北俱蘆洲的土地神,有要事相商!龍君他老人家既然不在,便是他的子孫后代,也是可以的。”
  “哦?竟是土地神?失迎,失迎,待我去問過太子,再來與你說話。”
  “有勞了。”佐文軒拱手施禮。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