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西游伐天 > 第三十九章 龍宮無寶

第三十九章 龍宮無寶


  龜丞相道:“此物可以裝酒,約莫可以裝二百缸。”
  “二百缸。”佐文軒眼睛一亮,這個容量大得驚人,“可以裝其他的么?”
  龜丞相道:“可以。如水、絲線、繡花針等物。”
  “什么意思?這個是給女人用的?”佐文軒疑惑道。聽見這些東西,他自然而然聯想到了女人。
  “非也,非也。是那酒瓶只有那么大的口子,就只能裝這個東西。”
  “草,有個卵用?”佐文軒大失所望,不由放出狂言,“龍宮竟然沒有寶貝?竟然沒有寶貝?呵呵,哈哈哈……”
  “放肆!!”幾名將領當即沖上來,要將佐文軒擒拿。
  二皇子急忙道:“站住,誰讓你們動了?”
  “二皇子,他言語粗魯,猖狂傲慢……”
  “好了,你且退下。”二皇子屏退那人,又對佐文軒說道,“那不是還有一柄寶劍,一桿長槍嗎?”
  佐文軒原本已經緊繃起來,準備防御了,此刻又恢復常態道:“寶劍我有一柄,長槍,我用不好,不擅長。還是留待有緣人吧!”
  此時,龍婆忽然來了,說道:“我的兒啊,你怎么隨隨便便帶人來了珍寶閣?你父王知曉了,不砍了你的腦袋?”
  二皇子道:“母親大人,你且讓開。來人吶,請母親去西廂歇息去吧!”
  “你這個不孝子,你倒是讓人來試試看!”
  佐文軒見不得別人家務事,轉身走出藏寶閣,然后十分無奈地離開這里,返回正殿。
  那二皇子連忙讓過母親,急匆匆跟上去。那龍婆還在追:“兒啊,快將寶貝還回來!”
  二皇子怒道:“沒要,看不上!”說罷,怒氣沖沖回到了正殿。
  佐文軒走入正殿,才看了一眼自己這邊人的裝扮,只見鼯猴身量小,從頭到尾只拿了個棍子,正在那里玩變大變小。
  號彘則是身量合適,與佐文軒一樣,拿了一整套披掛,連那些帔帛、披風、長袖帶、雉羽等等一應都帶全了。但凡是顯得威風好看的,他都要了。
  尸鬼身量小,勉強有一套還算合身的,也穿上了。他手中兵器是個劍槍,可拆可合。
  只那亥龍,拿了一柄鐮月長戈,一柄短劍,他沒有選鎧甲,只帶了個護心鏡,護住逆鱗。他將短劍放到血盆大嘴,吞入腹中。那鐮月長戈足足有八米長,是個不能變長短的神兵,只適合他化作龍神的時候使用。
  過得片刻,二皇子就到了。身后那群跟班也屁顛屁顛跑過來。
  佐文軒終于說到:“殿下?您處理完家務事了?”
  “嗯?你說什么?”一旁拿著個銅錘的武將怒道。這回二皇子也沒攔著他,便沖了出來。
  鼯猴笑道:“來來來,正愁手癢癢。”兩個人乒乒乓乓就打在一起了。佐文軒要制止都來不及。他本來是要假裝談崩了,然后稍微展現己方兩個地仙的武力,借此壓價格,或許還能多換一些裝備,結果這倆傻帽打上了……
  兵不血刃的計劃破產,佐文軒只能一揮手,示意其余人不要緊張。于是二皇子那邊也就沒人緊張了。
  只須臾,二皇子身邊就有個身穿鎧甲,卻拿著一卷竹簡的青年將軍湊到二皇子耳邊說了兩句什么,然后便見那二皇子道:“巴雄,你退下,……還不退下?”
  那被叫做巴雄的武將便拎著銅錘氣呼呼地退下了。
  二皇子又道:“欒凱,你上。”
  那被點名之人,是個神華內斂的高手,是神仙大圓滿境界,他腰間一柄寶刀,卻從尚未拿走的神兵當中抓了一桿長槍,直接向著鼯猴沖來:“好猴,看招,莫說爺爺偷襲!”
  他倆個又乒乒乓乓打了一陣,是個手平的局面,鼯猴見遇到了高手,打得興致高昂,賣個破綻,佯裝不支,讓對方來打。
  那欒凱也當真來打,卻使了個巧勁,楞是要鼯猴的佯敗變成真敗!
  就這一手彼此攻守轉換,頓時與之前的銅錘武將高下立判。兩人龍爭虎斗,一番好殺。二者對于武藝的修行、想法、格局,竟不相上下!
  鼯猴見狀立刻跳出戰圈:“好好好!久不曾遇到勁敵,讓俺全力與你一戰!”他話音剛落,號彘與尸鬼連忙見鬼一樣跑開。
  只見鼯猴一手引動地力,龍宮地面都開始震蕩,一只巨大的泥手穿破了玉石地板,一拳打向欒凱。
  欒凱不曾見過這等連海底淤泥都來助陣的場面,連忙支撐起長槍阻擋。卻嘭的一聲被打飛。
  鼯猴笑道:“欒凱,看招,莫說爺爺偷襲!”這一句回敬,氣焰頓時高漲,晃一晃棍子叫一聲“長”,那棍子隔著老遠就打向欒凱的后背,要前后夾擊,將欒凱打死。
  這一幕,看得那二皇子都捏緊了拳頭,那手執竹簡的將軍都瞇起雙眼。
  那欒凱果然不愧為百戰將軍,左手頂住泥拳,右手拉出腰間寶刀格擋鐵棍。
  當的一聲巨響,欒凱被鐵棍打擊中寶劍,整個身軀凌空翻滾了一圈,仍舊迅速站定,再防備時,卻發現那鼯猴早已經收了棍子,十分開心說道:“好棍子,好棍子,哈哈哈……”
  欒凱知道自己已經敗了半招,便紅著臉對著二皇子一抱拳道:“末將這便退下了。”
  二皇子倒是會籠絡人心:“嗯,好。那長槍倒是耍得挺好,就給你了。”
  鼯猴知道自己勝了半招,不由得意洋洋道:“二皇子,不知可還有什么好手,再來打過。”
  佐文軒也不阻止,就看二皇子什么態度。那二皇子回頭對欒凱道:“把你叔叔叫來。”那欒凱立刻就從屏風后面繞走,只須臾功夫,欒凱便帶了一個其貌不揚的人進來。
  “末將見過二殿下。”
  二皇子指著場中的鼯猴道:“你的侄子與他不分勝負,他卻還要嚷戰。你且去會會他。”
  那人名叫欒桀,乃是二殿下手里最厲害的神仙高手,等閑不拿出來用的。一旦拿出來了,不論是二皇子還是欒桀,都知道不能敗。
  佐文軒見了這個其貌不揚的人,也看不出是個什么精怪,只是走到鼯猴跟前小聲說道:“這個不必留手,出盡全力。”然后就走到了旁邊。
  鼯猴笑道:“打了侄子打叔叔,打了叔叔還有伯伯嗎?來來來,都一起來。”
  欒桀也憨實地笑道:“沒有了,沒有了。你身量這般小,只俺的一半都沒有哩,怕打疼了你,哭鼻子去。”
  “閑話休提,手底下見真章!”鼯猴喝了一聲,掄起棒子就上。
  誰料那欒桀也是從地上隨手抓起一柄八棱锏,和鼯猴打在一起。他兩個都是重兵器,砰砰砰亂響,把個殿宇差點震塌,后宮佳麗嚇得個花容失色。
  那龍婆龍女,與那丫鬟奴仆便都急匆匆來正殿,被那兩人戰斗閃耀的金光一嚇,當即又跑回去了。在場的武將,俱都驚駭。他們驚駭的是欒桀武藝又有精進,驚駭的是那小猴竟能抵擋。
  佐文軒在一旁看,知道鼯猴遇到嚴格意義上的勁敵,被壓住,使不出法術,只能戰個平手了。那欒桀雖然想要贏,卻也只能對半開。
  誰知道他兩個突然同時退后,欒桀呼地吹口氣,引動海水沖擊鼯猴。鼯猴也恰好引動大地,從下往上直接打中欒桀。
  一個借勢威力大,一個巧妙打得準。兩個都想爭功勞,兩個都被打翻飛。
  佐文軒一伸手,輕輕把那鼯猴推。那欒桀可憐無人助,撞翻梁柱忒狼狽。原本手平的局面,變成了欒桀敗。
  佐文軒連忙道:“看來也只戰個平手,斗個手平。”
  那欒桀尷尬地站起身,松動著頸骨,才退到一旁去。
  二皇子說道:“嗯,正是如此。這位猴王,當真好武藝,本太子這里正好缺個前鋒營統領,你可愿意任職?”
  鼯猴哈哈大笑:“二皇子,你就不怕俺打架,拆了這座宮殿?你看,俺才來了個把時辰,這宮殿就拆了一半了。嘿嘿嘿嘿。”
  這二皇子如果引誘號彘,這頭豬必然扛不住誘惑,一準答應了。誘惑鼯猴,在佐文軒看來,根本沒戲。鼯猴的內心里,是極為講義氣的,這一點比那通臂猿猴還要剛直。
  佐文軒道:“來而不往非禮也。那位欒桀欒將軍,你這身武藝超凡脫俗,我那邊有個洞天福地還沒人住,不如你搬過去住,如何?”
  那欒桀沉悶著臉,根本不答。眾將卻怒了,這個小小的土地神竟然這般藐視龍宮!
  那手執竹簡的年輕將軍又在二皇子耳邊說了什么,二皇子當即哈哈大笑,隨后一聲冷哼道:“土地神聽令!”
  佐文軒不知道弄什么鬼,眼睛微瞇,道:“小神在。”
  那手執竹簡的年輕將軍立刻喝道:“二皇子乃是欽封的十品大將,你一個十八品土地神,雖同為吏,須行半跪禮!”
  什么?佐文軒頓時有不好的預感,用官職來壓,不是江湖套路,看來自己的蟠桃派不上用場了。
  佐文軒看著那年輕的將軍,眉頭一皺,頓時感覺自己陷入了某種陰謀當中。莫非這眼前的一切,都是這廝設的一個局,他們假借幾個武藝超凡的將軍來試探己方實力?倘若己方實力平庸,則賣個能殺人的高價。若己方實力強大,則伸手招攬。
  當真是個好算盤!佐文軒連忙說道:“二皇子,我手頭有重寶,可以換……”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