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西游伐天 > 第四十六章 全力以赴

第四十六章 全力以赴


  “咻”一聲,那十六個大頭松鼠再也沒有像之前那樣等著被劍氣砍殺,而是露出了畏懼神情,四散逃離,其中十五個被當場斬殺!只有一個頑強騰空飛起!
  “原來可以殺死,可以殺死就好!”佐文軒看著那被斬殺的十五個化作一股青煙消失,當即振奮精神,對著那只大頭松鼠劈去!
  那大頭松鼠道:“嘻嘻嘻,本來還想與你耍兩套拳法,不曾想你竟是動怒了!”說罷,似乎往腦后一摸,憑空拽出一根鐵棒來!
  那鐵棒晃一晃碗來粗細,迎著佐文軒就打過來:“不要動,讓俺往頭上打一棒。嘻嘻嘻。”
  那廝速度比紅鷹還快,佐文軒劈出一道劍光,沒有劈中,便果斷撤退,準備劈第二劍。
  可就在這短短瞬息,那廝居然已經跟上,橫著一棍子掄過來!佐文軒只堪堪來得及連忙用寶劍格擋。
  當——
  寶劍斷裂,隨即粉碎!佐文軒連吃驚都表情都還來不叫做出,整個人已經雙臂一麻,被擊飛出去,一瞬間就撞在了三百丈外的山崖上,發出轟隆隆的聲響,巖石紛紛掉落。
  那大頭松鼠看著陷入巖石之中的佐文軒,又笑了起來:“嘻嘻嘻,不禁打,不禁打,膿包,膿包啊,嘻嘻嘻……”
  在那山崖上,佐文軒用力掙扎了一下,從巖石縫隙中脫離出來,他看了看胸前,若非穿了鎧甲,只怕要被寶劍碎片給打穿身體!那一棒子,估計有天仙的水平。
  他用那被打得發顫的雙手握緊寶劍,用上法力,那些碎片立刻重新歸位,變成風雷劍。——今天的這一幕,他早有預料,只是沒想到來得這么快。而且對手的境界之低,實力之強,也根本是他沒有想到過的。
  抬頭看去,那亥龍正在伏地求饒。大頭松鼠仍舊要拔出他的龍筋,他好做一張弓,將來把太陽射下來。
  佐文軒緩緩走上前去道:“他是我的坐騎,你要抽他龍筋,可曾問過我?”
  大頭松鼠道:“咦?你不曾死嗎?”
  “呵呵嘿嘿嘿……”佐文軒也不禁笑了起來,“想要打死我,哪有那么容易?”
  “好,等俺再與你打過。”那大頭松鼠便急匆匆跑上來。
  佐文軒當即土遁,沒入地面下去。誰知那大頭松鼠在地面上,揮動鐵棒,猛然往地面一打,一股震蕩襲來,地面之下的佐文軒頓時噴出一口鮮血!沒想到這都躲不過。
  一把拭去鮮血,佐文軒運轉土神心經,將頭頂一千畝大地,化作幾百個巨手,向著那大頭松鼠打去。那大頭松鼠雖然一棍子打掉一個,卻忙亂起來了。
  佐文軒立刻回到地面之上,喘息稍定,寶劍對準那大頭松鼠劈去。大頭松鼠要避開那些大手,免得被擒拿壓住,見佐文軒又劈來,立刻跳開。卻不料佐文軒早已單臂一招,大地如同有生命般化作巨大手掌,握成拳頭,一拳擊中大頭松鼠,打飛出去百十丈,撞斷了三棵大樹,在地上滾了好幾滾才停住去勢。
  大頭松鼠機警,尚不及喘息,又跳起來避開了佐文軒再度劈來的一劍!
  這下子,大頭松鼠才意識到佐文軒真正是個對手!于是謹慎起來,握緊了棍子,施展出棍法。
  佐文軒也全力以赴,土神心經被他發揮到極致,不斷地從大地上化出土墻、土拳打向這個大頭松鼠。同時手中寶劍根本不敢停歇,不斷逼退那廝,總算占了上風!
  不遠處的亥龍卻知道,佐文軒看似閑庭信步,實則只要被那“地精”逼近,一棍子就能打死,絕對沒有幸免的道理。
  那地精見狀,暗道:“噫,這許多年不曾遇到強敵,這廝竟有恁大的神通。若是近不得身,如何打他?”他一棍子打爛了兩道土墻,急縱身撲上,佐文軒卻已經土遁逃逸,在兩三里外,才冒出個頭,又是無比巨大的手掌向著地精拍去!
  地精喊一聲“大大大”,金箍棒化作千丈長短,一棍子打來,要將巨大泥掌連佐文軒一并打死!
  佐文軒見來勢兇猛,哪敢力敵,先一步遁地逃生,才敢冒頭。
  那地精,到底是個千年縮地精,兇悍起來,速度如電,換口氣的功夫就追上,強行打爛了阻擋的土墻,瞬間沖到佐文軒面前,又是一棒子打下去。
  佐文軒卻再度遁入,從十幾里外破土而出,再度施展土神心經。
  如此打了小半個時辰,佐文軒終于露出了笑容,他收了寶劍,掐動法訣,周圍被打爛的土地不斷向著地精聚攏過來,他跑到哪里,土壤就聚到那里。
  地精何其聰慧,早看出佐文軒是要擒拿他,若非他有根鐵棒威力無敵,一棍過去憑他什么什么法術都能打爛,只怕已經被對方擒下了。此時大地被打碎,這些碎塊正在漸漸黏連在他身上,要將他包裹起來,直到他再也不能動彈!
  隨著佐文軒法力越放越多,周圍的大地土壤靈性越發充足,全部向著地精涌去。那地精縮小了鐵棒,舞動起來,密不透風,那些土壤縱然四面八方涌來,也被他打落。
  可是那些土壤如同失去了地心引力,全部漂浮起來,越來越多,漸漸形成合圍之勢。地精隱隱感覺不妙,立刻喊一聲“大大大”,棍子一捅,搠出個大窟窿,又縮小了鐵棒,從窟窿里面飛竄出去。
  誰料窟窿外面又迎面而來無邊無際的土壤,瞬間覆蓋下來!
  地精縱身而出,那土壤便不曾壓住他,只是他也有些慌了手腳:“噫,這廝定是要用那整個大地的力量來壓住俺,俺縱然有背起山峰的力量,又如何與整片大陸作對?前方有湖,且從那里過,避一避他。”
  那地精果然沖出重圍,向著那個湖泊逃遁而去。
  佐文軒終于喘了口氣,他不斷用法力壓制,體內法力已經損耗過半,如果地精死戰不退,他遲早累死。
  然而那地精也是不懂佐文軒究竟有幾個法術,往那湖泊里跑,被佐文軒伸手一招,整個湖泊的水都隨他心意涌動上來,瞬間將他擊落。
  地精又使個身外法身,一個假身被湖水吞去,真身飛騰而去。
  這一招也逃不過佐文軒的雙眼,那湖水的整個水平面向天空襲來,瞬間將地精凍住。地精也實在強大,棍子舞動,瞬間破冰而出,他才知道水路也不好走,又向著佐文軒殺來,定要分個輸贏!
  原來佐文軒一輩子都在養龍,對龍的一切習性自然無人能敵。就算是蛟龍實力要比他強上三分,在佐文軒看來也是破綻百出,仿佛在說:“你快來打我的弱點啊?”
  但是遇到了這個松鼠一樣的怪物,佐文軒卻再也占不到便宜,他的優勢消失了,反而險之又險,幾乎落在下風。若非憑著一身精深的道行,恐怕還要叫他打死。
  佐文軒又抓緊寶劍,一口氣劈出去三劍,叫那地精只能往中間躲!隨后一口氣用盡三成法力,調動大地力量,周圍十幾里的地面都震蕩起來,以地精也來不及逃遁的速度,瞬間將之包裹,隨后一口氣鎮壓在大地之上!
  轟!!
  地面劇烈震動,飛沙走石,黃煙滾滾,等到塵埃落定,那地精終于被壓在了底下。這一擊,也算是佐文軒出道以來,最大的手筆。只見那些泥土不斷累積,足足有八百丈高,宛如泰山般全部重量廝壓住這廝!
  地精奮力掙扎,從土壤里面探出頭,再振奮全力,那座八百丈高的大山竟然隱隱晃動起來!這一幕把佐文軒嚇了一跳!——神仙道行的妖精,怎么可以連這等大山都背得動?老天爺未免太偏心了……
  然而地精終究是沒能頂起這座凝固成塊的大山,他只能又拼命拽棍子,打算一棍子打爛了壓在頭頂上大山。
  可是,一柄鋒利的寶劍,不知何時擱在了他的脖子上!
  地精回頭一看,一個嘴角仍舊有一抹血跡的人,正虎視眈眈。只見他氣喘吁吁,卻微微壓下寶劍說道:“呼…哈…可愿意…降我?我…我厚道……”
  看著佐文軒那不斷呼出的熱氣,地精又抓緊手里的鐵棒,似乎要奮起反抗!
  佐文軒見狀暴喝一聲:“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不要枉送了性命,不值當。”
  “俺不投降。”地精說道。
  “那你要怎樣?”佐文軒問。
  地精說:“放俺出來,再打過。”
  “不可能。”佐文軒立刻拒絕這種無理的要求。他已經沒有余力再抓一次了。而這個地精看起來,還活絡得很。
  地精眼珠咕嚕嚕一轉,道:“你給俺松動松動,俺謝謝你。”
  “你只能選擇歸降,或者死!”佐文軒的聲音始終冰寒。
  地精終于無奈地垂下了頭:“俺這輩子沒輸過人,你只是稍勝俺一籌,至多當大哥,不能當長輩!”
  “成交!”佐文軒說。
  “不可!”一旁趴著奄奄一息的亥龍忽然阻止道,“大王,這廝自己都說過,他是‘神而化形性狡詐’,不可信他。”
  佐文軒便問地精道:“你可以相信么?”
  地精道:“可以!可以!俺們這就結拜為兄弟?”
  佐文軒當即捧了土,在前面插上了三根松針代替香火,然后說道:“我佐文軒,愿意與……你叫什么名字?”
  “俺叫地精。”
  “好,我佐文軒,愿意與地精結拜為兄弟,從此兄弟和睦、同甘共苦,共享逍遙。”
  地精也道:“俺地精,愿意與佐文軒結拜為兄弟,從此兄弟和睦、同甘共苦,共享遙遙。”
  佐文軒又道:“如有違背誓言,叫這座土山,壓我五百年!再出來時,給人做豬做狗,叫人隨意打罵羞辱,再也抬不起頭!”
  地精的眼角都抽搐了一下,但還是發誓道:“如有違背誓言,叫這座土山壓俺五百年。再出來時,給人做豬做狗,叫人隨意打罵羞辱,再也抬不起頭!”
  佐文軒笑道:“好,我們結拜,我卻不是你大哥。我上頭還有一個兄長,乃是北海灝隆峽谷魔風洞的螃蟹大魔王,乃是個天仙道行!”
  “且放俺出來再續話。”地精諂笑道。
  佐文軒是要用螃蟹大魔王來嚇住這廝,畢竟結拜這個東西,約束力對有些人大,對有些人小。誰知道這個地精會不會遵守。所以他還是不緊不慢地說道:“我在告訴你,我們的大哥,是個螃蟹精,在北海的……”
  “二哥,俺懂了,二哥,俺快壓死了。快放俺出來……”
  “啊?這樣啊?”佐文軒見那地精的樣子不像是假裝的,便要掀起大山,把這廝放出來。
  亥龍道:“大王,慎重啊。”
  佐文軒道:“嗯,我已經想好了。”說罷,用力一抬,那地精一下子就躥出來。
  “俺不服,再打過!”地精舉起棒子說道。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