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西游伐天 > 第五十三章 無形拼爹

第五十三章 無形拼爹


  火鳳便來到佐文軒和大腳牧雪人的面前道:“你二人助我成道,無以為報。但因你是要吃掉我,你是要利用我。故此兩相抵消,我愿贈你二人火訣一篇,從此兩不相干。”說罷,火鳳從左右雙翅各摘下一篇毛羽,遞交給兩人。
  大腳牧雪人與佐文軒先后拿了。那大腳牧雪人先拿,驟然烈焰升騰,淹沒全身,哀嚎不休……
  佐文軒剛捏到那一片羽毛,戰戰兢兢,不敢動彈。
  火鳳轉身,又對蠶霜劍笑道:“道友,說不得要去叨擾了。”
  “走吧。”蠶霜劍又架起寒霜,向北冥冰原飛去。火鳳緊隨其后。
  他兩個眨眼間消失在深海,天地瞬間又進入黑夜。佐文軒則是拿著那片羽毛,不知所措。等到發現那大腳牧雪人,連忙吼道:“快滅火啊!!”
  夜梟拿著短柄亮金槍就沖上前,要將這廝撥到海水里去。誰知,那短柄亮金槍剛碰到火焰,立刻軟了。
  地精見狀道:“俺有棍子,俺有棍子。”
  佐文軒卻搶先一步道:“我的寶劍應當不怕。”說著走上前,頂著炎熱,護住自身,用寶劍輕輕一撥,大腳牧雪人撥入了海水中,猶自燃燒不息!哀嚎不止!
  好歹水中火焰小了些。又有半個時辰,大腳牧雪人身上的火焰才漸漸熄滅。
  等眾人把他救上來時,他幾乎被燒光了皮毛,又潰爛了皮肉,骨骼隱約可見。
  地精笑道:“嘻嘻嘻,你這廝命大,若非遇上俺兄弟,想著救你,怕是沒命了也。”
  大腳牧雪人艱難喘息,護住的雙目眼淚汪汪,是個哭胞相。
  佐文軒卻實話實說道:“也虧得他道行精深,修煉的是水系神通。否則片刻就死,哪用得著我們救?早成枯骨了。”
  夜梟說道:“嗯,這廝居然練的是個不壞的肉身。地精,你的棒子能打壞么?”
  地精笑嘻嘻道:“哪有打不壞的肉身?俺的棒子便是天也能打爛了。否則他當初站著讓俺打豈不威風?”
  山魈見大腳牧雪人手上還拿著那片羽毛,就對佐文軒道:“大王,不若你拿了那片羽毛吧。”
  佐文軒聽了,從善如流,立刻上前從大腳牧雪人手上拿過那片羽毛,里面的火靈已經趨于平和,與自己手里的那片羽毛一般多了。他哪里還能不知道火鳳有意懲罰大腳怪,只是這懲罰也算是輕的了。
  又過片刻,佐文軒道:“大腳怪,你可不得不跟著我們走了。你的兵器都燒化了,你又受了傷。此時便是以往你兩個指頭都能捏死的,今天兩個指頭也能捏死你。”
  那大腳怪只能剩下喘息了,哪有力氣回話?
  佐文軒便道:“既然多了個要帶的,咱們便不好再麻煩夜梟。且讓他只帶一個大腳怪,咱們先回一趟枕戈窟,再來……”
  話說到這里,只見周圍寒意漸漸逼迫而來,地面上迅速冰封起來,原本那被寒風掀起的浪濤,就那么永遠地凍成了一個浪濤。整個世界又重新變回剛來時那個冰天雪地,寒冷徹骨的樣子。
  于是他再不說一句話,轉頭就說:“走。”帶頭就往回趕。
  他們再也不繞彎,直接從白熊大王的領地上空飛過去,節省了不少時間,順便觀察了一下白熊大王的領地,可是什么都沒有看見。
  來到枕戈窟,選了正北方最高的一座山,把大腳牧雪人丟到冰雪上。
  直到這個時候,眾人才漸漸平復下來。佐文軒才疑問道:“那火鳳凰,怎么一下子從神仙變成天仙了?難道他在火里面烤一烤,就行了?那咱們還等什么,趕緊架起火堆,燒烤啊?”
  地精嘻嘻笑道:“兄弟你有所不知,那鳳凰乃是千萬機緣匯集,萬中無一的機會被他握住。”
  佐文軒道:“你倒是詳細說說看。”
  地精道:“怎么他就正好被大腳牧雪人抓了?怎么俺們又正好上門去?怎么正好要找大腳怪?怎么正好鳳凰被燒烤?怎么正好要賭斗輸贏?怎么又正好講經論道?怎么又正好是七七四十九天?……”
  “講經論道?”佐文軒疑惑地問。
  地精與夜梟、山魈三個都看向佐文軒道:“你不是與大腳牧雪人講經論道嗎?大腳怪是有名的假僧人,最善禪門假經。你又講大道。故此那鳳凰霞舉飛升也!”
  佐文軒又問:“你們見過還有誰,從默默無聞,到霞舉飛升的么?”
  “有,只是聽說,卻不曾見過。”眾妖道。
  佐文軒心情其實不太好,為什么運氣好的都是別人?怎么就輪不到自己身上?他說道:“來來來,誰想霞舉飛升的,我來助你,先來燒烤……”
  地精看出他內心不愉快,壓住他手道:“兄弟不必灰心。俺們努力修真,總有一日成就不在他之下。”
  地精說著,便盤膝而坐,如老僧入定,竟開始修煉。頓時三陽開泰,嬰兒出生。繼而回光內照,身中金烏玉兔相會,陰陽水火交融,半個時辰后,他達到地仙修為!
  繼而起身,身高竟長了一尺,他的軀干長高了許多,所以頭看起來就不怎么大了。只聽他道:“你看,俺也不弱于那廝。兄弟你也勤加修煉,必定早登金丹大道。”
  佐文軒看得癡呆了,他原本就懷疑這廝是天仙假扮,今日半個時辰就從神仙進入地仙。不由喃喃地問:“你以前是不是沒修煉過?我觀你修煉時,是從生疏到熟練的……”
  “嗨。”地精無聊地擺了擺手道,“俺自竊聽了祖師那成仙的妙法,便成了神仙。”
  “那你為何不修煉?”佐文軒快要吐血了。
  地精悄悄湊近佐文軒道:“俺不敢修煉,只恐九天蕩魔祖師下界來降。俺曾聽他說,倘若人間又有妖魔興盛,他便要派遣龜蛇二將下界滅魔也。今日見那鳳凰成仙,也無人捉拿,俺便修煉修煉,嘻嘻嘻,修煉修煉。”
  佐文軒幾百年不曾動搖過的信念開始動搖。他不禁氣餒: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他對人生產生了思考:當你不斷地努力,只像烏龜在爬,卻發現周圍的人像獵豹一樣在奔跑的時候,還有什么信心?自己還要不要追趕他們的腳步?
  總有些鳥,運氣逆天,一轉眼,烏鴉變鳳凰。也總有那么些地精,他爹是山脈,他媽是河流,靠著爹媽給的,他一出生的起點,就讓你修煉五百年也趕不上。還總有些猴子,他爹是日精月華,他媽是天真地秀,一出世還能目運金光,射沖斗府……
  看著那些人一個個橫空出世,你再修煉五百年也未必追得上他們……
  自己還要不要修煉,還要不要追趕?
  如果要,將來怎么修煉,怎么追趕?
  好運氣——沒有;好天賦——沒有;好爹媽——沒有……
  一時間,佐文軒竟對未來感到迷惘,甚至有些索然無味,并且信心徹底受到打擊。因為他不知道如何追趕,他現在拼了命,也沒有人家一根腿毛粗。就算真拼了命,也只不過是人家腿毛那么粗。
  他總感覺不能這樣就放棄。既然是那個賭賽讓自己絕望,那么就再打個賭賽來決定:倘若自己身邊的天地異種之中,還有三兩下就能修煉得道的,自己就立刻放棄。倘若沒有,便無論遇到什么,都須勇往直前!
  佐文軒問道:“你們幾個,修煉了多少年?”
  “什么?”山魈等幾個沒明白他的意思。
  佐文軒又詳細說道:“我問的是,你們修煉到今時今日的地步,擁有現在的武藝,用了多少時間?”
  山魈道:“俺怠惰,總愛困覺,若論修持打坐的時間,約莫有兩個甲子。稱得上百年道行。”
  夜梟道:“俺也差不多。活了五百歲,約莫練了百八十年。有百年道行。”
  佐文軒又看向了大腳牧雪人,只見這廝痛苦地說了一句:“俺也有百年道行。”
  聽到他們的答案,佐文軒松了口氣,但心中又在滴血。自己總共才六百余歲,幸苦熬煉五百年,至多不過百年時間用于其他事情,至今卻只能勉強勝他們一絲,老天爺何其不公平?
  原本以為自己好歹能稱得上“五百年”道行,吹得厲害一些,四舍五入一下,喊出“千年道行”也不在話下。沒想到啊,沒想到……
  面對沉重的打擊,佐文軒頑強地站起來。前后兩次內心的博弈,都是自己贏!他便咬著牙齒說道:“好,很好。”
  那幾個妖怪還以為自己已經通過了某種考驗,紛紛松了口氣,眼珠子卻還看著他。
  佐文軒道:“大腳牧雪人,你需要什么照顧?我讓人來幫你。”
  大腳牧雪人道:“把俺放在冰山上就好。俺能自己好起來。”
  “那么就不打擾你。我們走,繼續去抓……不對,是去招募幫手!”佐文軒冷笑一聲,跳上夜梟的后背,帶著地精和山魈,準備一同向西出發。
  想起西邊不算寒冷,便叫上了紅鷹與龍傲天,紅鷹馱起地精,龍傲天馱起佐文軒,夜梟抓著山魈前進。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