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西游伐天 > 第七十二章 也不盡然

第七十二章 也不盡然


  “那以后也得稍稍降一些條件。”佐文軒便問道:“這么說,除了鐵背蒼狼帶來的那些,其他加入的神仙魔怪,以及本土修為晉升的妖精,實力都很平庸?”
  老樹精娓娓道來:
  “多數是平庸的,也不盡然。只最近聽聞虎踞將軍說,草原北方有個蟋蟀成精,實力與他在伯仲之間,老朽見他神勇,就命人打造了雙錘,贈與他,叫做個錘將蟋蟀。”
  “在西南方的草原沼澤中,冒出來個無角兕,竟不知是我王轄地,拉幫結派,號稱無角兕大王。通臂猿猴領著虎踞將軍、鼯猴、號彘、尸鬼,竟不能降,這才率領大軍壓境,困了他三天。后來老朽去談判,這才‘原封不動’,也叫他領一支兵馬。”
  佐文軒在聽老樹精說的時候,不禁感到無比詫異,但是當他看到鼯猴也點頭的時候,就感到吃驚不已了,這么大的陣容,便是地仙也拿下了,竟不能拿下一個神仙?便問道:“這個無角兕大王,可是個犀牛?”
  鼯猴解釋道:“不是,沒有角的兕,疑似河馬。和號彘有七分像。這廝皮糙肉厚,不在白熊大王之下,只是他沒有白熊那等耐力,打上半個時辰功夫就叫關門吃飯。”
  佐文軒聽得驚喜,不由問道:“那廝實力究竟如何?”
  鼯猴笑道:“我等三五個一擁而上,也可打殺他,只是惜才,故此不曾下重手。可憐他遮、擋、架、打,全無章法,必定是本土成精,不曾修煉武藝的!”
  沒有學過武藝,還要三五個一擁而上才能打殺,這廝是個天才!佐文軒心中暗暗記住。又問老樹精,“可還有什么好消息?”
  老樹精便說道:“那無角兕大王沒有兵甲,因此老朽也命人量身打造了一套。那日正與他說話間,又聽小妖來報,說北方有大動靜,許多牲畜被吞食。不知是誰,只在底下留下一個三尺寬闊的地洞,至今還常聽說是個蠕蟲。”
  “你也只是聽說?”佐文軒疑惑地問。
  老樹精想了想,說道:“錦雞在那一帶看見過。據他所報,乃是他常吃的小蟲子,不知怎的,如今要來吃他了。后來去問過虎踞將軍,證實了,就是這一帶常見的蠕蟲,他的子孫們也會挖開泥土,找尋這種蠕蟲來吃。”
  佐文軒聽了,當即就想起當初看見火山邊,一大群丑陋蛤蟆在用利爪挖坑,找尋蠕蟲吞食的場景。
  “吃的牲口很多么?”
  老樹精略微嘆了口氣道:“比白熊大王暗中掠奪的還要多,和鐵背蒼狼的領地相差仿佛!”
  佐文軒聞言,臉色驟變:“情況這般嚴重,怎么不早說?”
  鼯猴連忙上前一步說:“大王,那廝成長迅速,當初錦雞見他時,不過是個鬼仙,無人在意。這些年吞食得厲害,約莫是個吃東西就能漲修為的怪物,如今已然無兵將能降服了。”
  “這是個毒瘤啊!”佐文軒不由怒喝出聲。
  老樹精道:“也是最近一年以來,才發覺他變得厲害。聽說他吃肉,吃草,吃水,吃土,吃糞,連空氣都吃,就沒有他不吃的東西。那二三百里內,幾乎叫他吃空了。只是甚少見到他的真身。”
  佐文軒疑惑不解道:“是怎么成精的?”
  老樹精道:“大約是草原上長出了什么靈草,叫他吃了去,成了魔怪。”
  說話間,鼯猴已經躥出洞去,把那錦雞叫來問話。
  那錦雞也是個神仙修為,只是一身的雞毛十分華麗,至少能明顯看出七八種顏色,羽毛油光滑膩,尾羽更是堪與孔雀一較高下。
  錦雞進入洞口,正好三尺高,對著佐文軒撲棱著翅膀,用極為高亢的聲音道:“大王,那蠕蟲本也沒什么稀奇,可上次見他之時,長成一個混沌蠕蟲,凡世間之物,無不能食,便是那大蟒死后的酸水,也能吃掉。”
  “大蟒死后的酸水?什么東西?”佐文軒確實不知道是什么。
  錦雞道:“那酸水來自于胃,若是如我等修為的,沾上一滴便要化作飛灰。乃是百多年前臥化的千丈蟒蛇精,死后胃中酸水化作峽谷中不結冰的河流,人畜不得接近,觸之必死。”
  “還有這樣的事情?那蠕蟲居然也能吃這酸水?”佐文軒連忙問他。
  “正是,故此,沒有克制之法,便是兵強馬壯,也難傷他分毫。”錦雞說道。
  佐文軒道:“為何不能傷他?便是搬起一座大山,也要壓死他。”
  錦雞道:“便是一座大山,他也能給你吞了,不過是三五日功夫。”
  佐文軒看了鼯猴一眼,鼯猴大概會意,便說道:“休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這世上就沒有打不死的東西,你且帶我們過去看看,若是能降服,我們便降服他。”
  “正是如此,只是今日不適宜。”錦雞說道,“且要等他自行出來,我便來匯報。”
  見佐文軒同意,錦雞便自行離開了。
  老樹精聽到這里,見終于有自己說話的機會了,便說道:“大王,老朽此次前來,乃是有一事匯報。”
  “何事?”
  “大王居所應當修葺一番。”
  “不必,我向來不講究這個的。”佐文軒揮揮手,拒絕了。
  老樹精又進言道:“誠然,大王自然不需要,可是別人需要。”
  “嗯?此言何意?”佐文軒不禁認真詢問。
  老樹精道:“大王一心向道,心無旁騖。便是個能遮風避雨的處所,也心中無礙。然而隨著大王勢力越來越大,權柄越來越重,如若沒有像樣的洞府來支撐門面,恐怕要叫人小看了去。便是手底下的人,難免也會覺得不夠氣派。”
  佐文軒就問:“鼯猴,你會這樣想么?”
  鼯猴搖搖頭,又點點頭。
  “到底會不會?”
  鼯猴不答,看著老樹精。老樹精便說道:“建造宮殿,勢在必行。”
  在說這話時,態度罕見的強硬,這是老樹精從來沒有過的。佐文軒便點頭答應了。
  老樹精立刻又問:“大王,對于這個宮殿可有什么要求?”
  佐文軒見過天宮,見過水晶宮,雖然不乏高大壯美,但是佐文軒也覺得水晶宮欠缺了點豪邁氣概,便說道:“壯觀、雄偉、廣大。簡約而不簡單,森嚴而又靈動。”
  老樹精一一記下。
  佐文軒連忙問:“會不會勞民傷財?被叫做暴君,那可劃不來。”
  “不會不會不會。”老樹精連連否定,“那些新加入進來的妖精們,正好沒事情做呢。”
  “那就好,你就是這件事情要對我說?”
  “正是。這可是一件看似簡單,實則艱難無比的大工程。”老樹精一邊說著,一邊又對佐文軒說諂笑道,“這宮殿就挖空這山腹吧?內中由鑌鐵做殿柱,想必大山也不會垮下來。”
  “隨你。”佐文軒道,他這種不想管事情的態度,反而讓老樹精有些開心,很多事情就能率性發揮。
  “鼯猴,幸苦你一趟,再去弄幾個假山來,先做個小的,讓大王暫住。”老樹精囑咐道。老樹精卻叫住鼯猴,告訴他須是弄點好的,畢竟大王的洞府實在太過寒磣,如何接待客人?必須動大工程修葺。眼下則是煩勞他再去弄幾個屏風、假山過來。
  鼯猴聽了,立刻對佐文軒道:“大王,等俺這一趟歸來,俺便要去修煉幾年,到時候也有能力助大王一臂之力。”
  佐文軒聽了欣喜道:“既然如此,你便不用去了,修煉要緊。”
  “唉,大王放心,俺心中有數,尚且不到時候。”說罷,鼯猴整了整粗布直裰,一個縱身跳出了洞府,向著南方飛去。
  鼯猴到底是穿了件孩童的直裰,也方便他在身上放一些東西。比如《琉璃真經》這樣的至寶。
  正面的《馴龍經》對鼯猴來說,基本已無大用,他早已運用熟練。他看中的,只是背面兩道劍痕。
  時至今日,琉璃真經上面的第一道劍痕已經被他破解,最近已經在研究第二道劍痕。他感覺離破解劍痕的日子也不會太遙遠了。
  然而他越是研究劍痕,就越發覺得造詣精深,就越是對佐文軒佩服得五體投地。
  每日不自覺的就要摸索好多遍,才能放心。
  此時,鼯猴又不知不覺伸手摸了一下懷里的琉璃真經,雙目卻向著前方看去。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