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西游伐天 > 第七十三章 找假山

第七十三章 找假山


  向東飛遁幾個時辰,鼯猴便早來到了凡人國家的一個都城。
  當年佐文軒帶著龍傲天與易珠返回北俱蘆洲的時候,看見兵戈征戰的那一天,正是開國君主確立皇權的那一天。
  年輕的國君在建國以后,生了一場病,原本枯黃的頭發,變成了紅頭發,因此國名就叫“朱發國”。
  老國君已經去世了,生下的兒女都是紅頭發,為了延續家族血脈的純正,弟弟娶了姐姐當皇后,生下來也是個紅頭發的傻兒子,后來兩年又添了個傻女兒,再后來,總算生下一個聰明的兒子,就立了太子。
  如今這位太子也十二三歲,再過幾年,就能繼承王位。
  鼯猴見過那已經故去的老國君,在位的國王倒是沒見過。因此他進入大內皇宮,見到那對姐弟之時,還楞了一陣,心說:“怎么不是那個人王了?這兩個又是誰?”
  那些年,老國君初登基,皇權不穩,各地戰亂頻發,便是皇宮之內,也常有暴動。鼯猴也曾隨一個刺客過去,本是要看看刺客如何謀殺國王。跟到寢宮之內,那刺客不知怎么,竟感覺到了跟蹤,回頭一看竟是鼯猴。
  鼯猴便對他一笑。
  鼯猴在佐文軒的眼中或許是一只長相兇惡的猴子,可是他的外形,在凡人眼中,完完全全就是妖魔鬼怪的最好解釋!
  那鼯猴的一笑,臉如鬼魅,硬生生把原本就緊張萬分的刺客給嚇死了……
  然后侍寢的婢女、宦官們都聽見動靜,前來觀看,只見一個妖魔舞槍弄棒,“妖怪啊!!”一個個嚇得東奔西走,頓時攪得皇宮大亂。
  當初的老國君,正是豪邁青年,征戰沙場,什么場面沒見過?當即捉寶劍在手,就要來斬妖怪。見是個高不足四尺,重不及女子的怪猴子,便問他是個什么東西。
  鼯猴便告訴老國君,這里有個刺客,被他嚇死在此。而他鼯猴也不過是到此一游,順便去御花園拿塊花草地皮,萬勿見怪!
  于是就這么結識了老國君。
  后來鼯猴再來之時,又拿過幾處假山。只是他也按照老國君囑托,須夜里來,動靜悄悄的,白日里恐嚇殺宮娥。
  老國君晚年就迷戀上了求仙問道,奈何他沒有資質天賦,郁郁而終。
  ………………
  此時此刻,再度到訪的鼯猴稍微探聽一二,才知道自己只是有幾十年沒來,這個老國君已經不在人間了。不由得唏噓感嘆。
  想起老樹精說過的,要拿幾個屏風、假山之類的東西,他便想著還是分好幾次才能拿走,畢竟假山很重。
  想起當初與老國君約定,需是在夜里好拿,便躲在一處人跡罕至的假山后面睡覺,等到晚上行動。
  也是緣法有定,他一睡,竟忘了時辰,一聲雞鳴才將他驚醒。眼看天色將明,他趕緊翻身而起,將那假山一拔而起,正要離開,卻看見一個年紀約十三歲的童子正早起,準備晨練,聽見假山方向動靜,便抬眼看來。
  “咦?有只猴子?”童子十分稀奇,這皇宮里面鳥雀不少,可沒養猴子。于是他十分好奇地走上前來和猴子說話,“猴子,猴子,你如何在這里耶?”
  鼯猴道:“路過,路過,嘿嘿。借你家的假山一用。”
  童子笑道:“借便借給你,你拿去吧。”
  鼯猴盯著那童子,看其人,不似正常人那般機敏,有股傻氣,便問道:“你是男是女?”
  童子道:“母后只叫我‘孩兒’。不曾說我是男是女。”
  鼯猴笑道:“那你定是個女孩了,不信,你把褲子脫下來看看,便知真假。”
  童子問道:“為何要脫褲子?”
  鼯猴調戲道:“女孩子,褲襠里有個把,開關一開,就能撒尿。男的沒有。”
  童子聞言,真個信他胡謅,寬衣解帶,發現了自己的***,問道:“便是這個嗎?”
  “嘿嘿嘿,正是,正是。”鼯猴一只手掩著嘴,偷笑不已。
  那童子立刻開心道:“啊,我是女孩子啦,我是女孩子啦!”一邊說,一邊就歡天喜地跑向了前面的屋子。
  鼯猴見狀,幾乎笑得打跌,但隨后便提起那上萬斤的假山,又向著北俱蘆洲而去。
  鼯猴前腳剛走,那童子就拉著兩個帶刀武士過來觀看。那武士見少了一座假山,十分驚異,就回去稟報皇帝。
  皇帝聞報,也是詫異非常,怎么一座假山不翼而飛了呢?明天會不會是自己的人頭不翼而飛呢?
  此時,皇帝的乳母聞聽消息,便來稟報說:“早年間,奴婢還是老國主的宮娥時,曾聽宮中姐妹說,有一日夜間侍寢,聞聽動靜,便去偏殿觀看,見地上一個精魅,形貌極為丑陋駭人,還殺了一個帶刀侍衛,剖心挖腹,吧唧吧唧在吃呢!”
  皇帝詫異,嚇得摸著自己的心腹,疑神疑鬼道:“還有此事?寡人怎的不曾聽聞?”
  乳母笑道:“陛下當年也不知出生了沒有哩。那時陛下有個兄長,后來早夭,他倒是聽說過的。聽說那一日老陛下提著寶劍,與那精魅戰有三五十合,方才將之逼退。后來啊,這精魅倒也常來,只是沒聽說他吃人了,大概也是怕了老陛下的威風。”
  皇帝問道:“此事還有何人知曉?”
  乳母道:“知曉此事之人,已然不多,奴婢乃是聽一個親眼見過那精魅的姐姐說的,故此可以作數。”
  皇帝微微點頭,旋即又問:“那我皇兒所見之猴,便是那精魅?”
  “正是。當年的姐姐也曾說像個猴子,笑起來血盆獠牙,兇頑可怖,嚇殺個人!也只有老陛下,以武安邦定國,才有那身神勇,堪與他一戰!旁的武士將軍,怕是戰他不過。”
  皇帝又問:“他為何來拿假山?似這等萬斤之力,誰人能敵?真個愁煞寡人。”
  乳母笑道:“那些年,他也來拿過幾個假山。夜里來,一陣陰風便卷走一個假山了。故此識得是此精魅。若要尋那千斤之敵,陛下手中有人可用。這萬斤之敵,依老婢看,須從老陛下結交的道長神仙處著眼。”
  皇帝笑道:“啊,聽人言: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奶娘便是這寶,能解宮廷之疾病。”
  乳母笑道:“羞煞我也。”說罷,跪安了。
  皇帝清楚了情況,便去早朝。早朝畢,又下令兩位將軍去南懷山請“寶鼎”、“懷玉”兩位道長過來捉妖。
  當天深夜,兩位道長便派門下兩個徒孫,來到皇宮,面見朱發國皇帝。
  那皇帝便叫了錦衣衛隨行守護,帶著兩位道長,前往那假山之處。
  地面空了一塊,尚未整理,便是要兩位道長看個明白。
  兩位道長一看,便知難以力敵。又問皇帝之癡兒,得知是個小猴子,不免輕蔑輕敵,又重燃斗志,誓要擒拿。
  那皇帝告訴兩位道長,他這癡兒,年紀已經十六,貌如十二三歲,卻如六七歲小童一般癡傻,話語不足采信,兩位道長卻要辨別判斷真偽。
  兩個道長又細細詢問,見還是先前那番答復,便也心安。
  設帳等候一夜,那妖魔不曾復來,皇帝便邀他兩位道長暫且住下,等捉了魔怪,再奉送金銀歸山。
  第二日夜里,兩個道長見天空中有風箏飛過,正在疑惑,卻見那風箏降落于地,化作一個妖猴,唬得他們膽戰心驚,絲毫不敢動彈。當夜就看那妖猴又提了一座假山離去。他兩個連夜拜別皇帝,說要回去請師父來降服,便倉皇逃離皇宮,回了南懷山。
  第二日晌午十分,南懷山就來了兩個仙風道骨的高人。一個能呼風,一個能喚雨,還各有騰挪的法術與障眼法傍身,端的厲害!
  皇帝與多官見狀,也不由贊嘆驚呼,道:“好個方外道士。”
  當夜,果然如同弟子所奏報,又是個大風箏飛來,只片刻功夫,就在御花園降落,尋覓了幾處假山,見到一個好的,正要搬走。便見那兩個仙風道骨的高人出手阻攔道:“是哪里的山精野怪?膽敢到朱發國來行惡?”
  鼯猴一驚,沒想到這里還有兩個懂法術的仙人,能看破自己行藏,便走出來說道:“俺乃是北方的精靈,路過貴寶地,借幾塊假山使用。”
  那兩個道人見一只猴子走到月光下,便知他是個鼯猴,只是尋常鼯猴體型只有他一半大小,這一只怕是實力不凡!便說道:“哈哈哈哈,原來是個沐猴而冠的山獸,衣冠楚楚的樹猴。”
  鼯猴聞言,心中大不爽快道:“速去,速去,莫要惹怒了俺,叫你一棒子去了陰曹地府,也沒處告狀。”
  “嗯?”那兩個道人大怒,立刻大手一揮,御林軍當即包圍掩殺,弓弩刀槍,漁網獵犬,具都準備停當,只等一聲令下。
  那鼯猴心中暗道:“常聞得老猴言,凡間易損道行。那獵犬能見鬼神,卻有幾分懼怕,莫要馬失前蹄,悔之晚矣。”遂使了個土遁,鉆入地面下去,繞了一圈,到了另外一個頤壽園,又尋找假山去了。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