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西游伐天 > 第七十六章 人性

第七十六章 人性


  火炬童子便悄然架起祥云,圍繞這座小山丘兜了一圈,絲毫沒有發現危險。就來到洞口處,鉆了進去,剛進入里面,就看見了錢陽明的尸體,差點嚇出尿來,才知道錢陽明居然悄無聲息死在里面了。
  他更加小心謹慎,如履薄冰,緩緩進入其中,正好看見那塊琉璃真經,當即眼珠子都挪不動了,危機意識也拋在腦后了,走上前,正要去拿,卻聽見身后有人喊道:“道兄,你怎么撇下我二人了?”
  火炬童子回頭一看,頓時心驚道:“你們兩個,把師妹給殺了?”
  只見那兩個人身上都是鮮血,各自拿著一口寶劍,卻是一副同仇敵愾的表情,看著火炬童子。卻并不回答火炬童子的話,只是目光森寒,盯著他。
  火炬童子當即反應過來,他猜測,自己將對方當傻子探路,對方又何嘗不是把自己當傻子探路呢?便說道:“既然如此,我們就來共同分享琉璃真經,如何?”
  只是他話未說完,對面兩個悍然出手了,各自一口寶劍飛來,又打了起來。小小的洞窟,哪里能夠經受這等摧殘,頓時整個山丘都垮了下來。
  火炬童子天賦超凡,原本是能夠以一敵二的,當初唆使他們去拿寶劍時,就有意讓他們三個人損失一個,便能立于不敗之地。可他不曾想到,這兩人修煉的劍法,與師父的法寶直接融會貫通,這一招失算,竟然被逼得落入下風。
  可還有一個驚喜等著火炬童子。
  原來寶鼎和懷玉的三個弟子見火炬童子鉆入洞中,頓時就停了斗法,到底師出同門,也不忍互相殘殺,便商議對策。因知曉火炬童子厲害,非是三個齊心協力不能敗他,他們的師妹便決定退出寶劍的競爭,彼此用師父的鮮血抹在身上,假裝殘殺了同門,然后與他作戰。
  他們的師妹便埋伏在側,隨時準備偷襲,這樣才能搶奪最后的至寶。
  那火炬童子豈能料得到善變的人心?被兩人逼得節節敗退,退到一處角落時,變故陡生,被修為最低的小妹妹給偷襲成功,險些斃命。
  于是,火炬童子只得將那琉璃真經丟出來,果斷離去。
  在此時,三人大獲豐收,俱都贊嘆師妹厲害,智計無雙。隨后卻又各自想獨吞琉璃真經,眼看又要開戰,還是師妹站出來,要他們團結一致,回去共同參悟,大道可期。
  兩個師兄便放下爭奪,聽了師妹一言,由大師兄拿著真經,準備回去。誰知那大師兄看了真經一眼,想要藏起來,發現背面還有內容,反過來一看,頓時就軟倒在地上,不再動彈。
  那師妹道:“師哥,你對大師哥做了什么?”
  師兄道:“我…我什么都沒做。”
  師妹就哭著跑到大師兄面前,搖晃著他的身軀,要讓他醒過來。搖晃了幾下,那大師兄的半個腦袋叫她搖了下來,骨碌碌向低洼出滾動而去,把兩個人嚇得楞在當場。
  此時他們再傻,也大概知道這琉璃真經有問題了。看向那塊一尺的不規則琉璃之際,就露出了畏懼和惶恐的神色。
  而也就在這個時候,火炬童子去而復返了!
  此時沒有了大師兄這個實力最強的,他們師兄妹可擋不住火炬童子的法力。那師妹當機立斷道:“火炬童子!你不要過來,你再往前一步,我便打碎了這真經。”
  火炬童子已然知曉這個小妹妹的手段,當即頓住腳步道:“不要亂來,不要亂來!好妹妹啊,我們大家彼此都是世交,可不要在我們的手上斷了傳承。”
  師妹又從大師兄手上拿過懷玉劍,又抓了琉璃真經在手,與師兄肩并肩,向著南懷山方向飛去。
  飛行不過五百里,這師妹就感覺法力不濟,漸漸被寒氣入侵,連忙將琉璃真經塞入師兄手里,人卻漸漸臉色發青了。
  火炬童子造看出了情況,立刻趁機動手,竟就叫他抓住了琉璃真經的一角,眼看寶物即將入懷,火炬童子也是禁不住要哈哈大笑。
  電光火石之間,那師兄師妹當即也伸手搶奪,三個同時用力,竟被沿著那兩道劍痕,掰斷成三塊。
  三人齊齊發出一聲“可惜”,立刻又彼此出手交戰了一回合,各自難分勝負。
  師妹當機立斷,和師兄一起撤退。
  又飛了半夜,火炬童子始終尋找不到機會,終于不敢再吊在他們兩個后面,此處距離南懷山太近了,便掉頭就走,向著隆地洞飛去。
  第二天早上,他噴了幾口鮮血,才知道自己竟然內傷不輕。拖著傷體,慢慢回到了隆地洞。
  進入洞府,火炬童子便報訊道:“師父,好事,好事,琉璃真經被我拿來了也!”
  酷刑頭陀端坐在寶座之上,見到弟子前來,當即七竅流血,再也壓不住傷勢,用那含血的嘴說道:“快拿來我看。”
  “師父,你怎么了?”火炬童子大為緊張。
  酷刑頭陀凄然一笑道:“那老猴魔王,神通廣大,法力無邊,為師竟不敵,不日便要坐化了。你要好好修煉,替為師報仇!為師死后,這偌大的基業,就交給你了!”
  “師父,師父!我拿了琉璃真經,或許你修煉修煉,便能神功大成啦!”火炬童子無比緊張地將那一截玻璃交給師父。
  酷刑頭陀見只有一截,不禁痛苦地問道:“好孩子,怎么回事?”
  “師父,被寶鼎、懷玉的兩個弟子搶去了兩截,是弟子無能。”火炬童子說著,不禁流出淚來。
  酷刑頭陀努力擠出一絲笑容,伸出手,擦了一把弟子眼淚道:“去奪回來,湊齊了,上面必定有艱深晦澀之竅門,你參悟透徹,也必定是個地仙也!”
  “師父放心,弟子必定不辱使命。”
  酷刑頭陀一滴眼淚掉落下來:“可惜我的真傳來不及告訴你了,你得了那琉璃真經,卻不比我的真傳更好?可惜不能看著你成長,可惜,可惜……”
  說罷,酷刑頭陀微微垂下了頭,溘然長逝。
  “師父!師父!師父啊!!”火炬童子眼淚如決堤一般,狂涌而出。
  哭了半晌,才漸漸止住眼淚。卻聽見門外有動靜,當即如同那驚弓之鳥,嚇得將琉璃真經掩在師父遺體之下。等到來人的動靜顯現出來,火炬童子幾乎被活活嚇死,竟是那老猴魔王!
  來者正是鼯猴,他剛剛返回了一趟自己修煉的山洞,發現那山都垮了,琉璃真經居然也沒了,氣得發狂,漫山遍野的嘶吼了一陣,卻哪里還能找得到竊賊?
  又在幾個死尸身上胡亂摸索,在被壓爛的尸體上摸出一顆珍珠,在那兩個弄劍的道人身上摸出一卷幾乎被蟲子啃爛的竹簡。
  他又跑來找酷刑頭陀的晦氣,不曾想他剛剛如風箏般飛入室內,卻見一個男子,對著被他打得重傷不治的酷刑頭陀痛哭流涕。便掣出鐵棒,晃一晃碗來粗細,往地上一頓,整個隆地洞都顫了一下,問道:“你是哪個,想是他的弟子門人?”
  火炬童子悚然心驚,道:“啊,魔王勿怪,我不是他弟子,我是他仇家,因算出他今日殞命,特來看他笑話。”
  鼯猴道:“唉,俺說呢,他當還有大半日能喘氣,怎的死得這般快,想必是你動的手了。罷了罷了,既然死了,俺也懶得鞭尸。”
  火炬童子心念電轉,便也明白過來。師父定是為了把重要的話告訴自己,才導致提前歸西。不禁眼眶又涌出眼淚。
  鼯猴見狀問道:“你怎么對著他哭,不是該笑么?”
  火炬童子被問得大驚失色!暗怪自己怎么露出軟弱本相?眼淚一擦道:“魔王有所不知,我父親正是被他殺死,今日大仇得報,我哭,是替父親高興哩。”
  鼯猴嘿嘿一笑:“你倒是個孝子,那便高興高興,笑一個我看看。”
  那火炬童子到底怕死,裂嘴就笑:“哈哈哈哈……”
  鼯猴見他如此,料定不像是弟子,便說道:“原本倒也無心來此,誰知俺家中重寶遺失,故此心中有些火氣,懷疑了你,你勿要見怪。再者,俺既然又來此地,便將那些珍珠瑪瑙、翡翠玉鐲、金銀細軟,并那珊瑚珍寶盡數拿走,也算出氣。見者有份,也略略分你一些。”
  說罷,弄神通,在鐵棒上凍起兩個谷倉般大小的冰筐,然后將那洞府中的寶貝盡數裝入其中。
  帶不走的寶貝,便留在了原地,只把個火炬童子看得目瞪口呆,又暗暗惱恨。可憐他剛死了師父,還要面顯感激之色地看著仇人拿走洞府寶貝。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