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西游伐天 > 第七十七章 天翻地覆

第七十七章 天翻地覆


  鼯猴拿了那些寶貝,挑著扁擔,徑自往枕戈窟飛去。
  到了枕戈窟,把冰筐一丟,自己個而找大王告罪去了。
  見到了佐文軒,鼯猴跪地痛哭道:“大王啊,你給俺的琉璃真經,叫俺弄丟,想是被盜走也。你就罰俺吧,俺都受著,絕不敢……”
  話說了一半,見佐文軒竟然一臉滄桑疲憊,不知何故,便住了嘴。
  “偷了?偷了就偷了吧……可惜苦了北俱蘆洲的蛟龍一族,又多出幾個屠龍的猛士,日子更加艱難而已。”佐文軒一邊喘氣一邊緩緩說道,“還沒恭喜你,修為大進。”
  鼯猴嘿嘿一笑道:“全賴大王教導,俺這里拜謝。只是大王有何難處,怎的臉色這般難看?”
  佐文軒嘆了口氣,將這三四年的事情娓娓道來:
  “唉,你走后不久,我便去見了無角兕大王,原身與野豬很像,就是小耳朵闊嘴巴,只是比野豬要大得多。我用盡手段與他交手上百回合,若不殺他,竟不能敗他!這家伙果然厲害!”
  “我心中十分高興,枕戈窟又得一員猛將,正囑咐眾武將要好好教導他武藝。卻聽說北邊的混沌蠕蟲又出來鬧騰!當即率領所有兵馬前去,這一打,就打了半年,竟不能降服!”
  鼯猴不敢置信地問道:“大王你也參戰了?那廝難不成是個天仙?”
  佐文軒聞言,苦笑不已:“說來可笑,別人穿越,都是是越級挑戰,我穿越以來,不是挑戰等級低的,就是被人越級挑戰,真是丟人丟大了。丟了穿越者的臉啊。”
  鼯猴也聽不懂佐文軒在說什么,只是問道:“大王,俺也可以助力。”
  “不行的。”佐文軒道:“你且聽我說來。我們當初去降他之時,見那混沌蠕蟲堪堪達到神仙修為。誰知那廝一張大嘴,什么都能吞下,整個草原有兩百里范圍,連土壤都沒有了。我們便決意談判,誰知那廝竟沒有腦子,更不懂交流。只會吃吃吃。”
  “他一張大嘴比身軀還大,遇到什么吃什么,連兵器都叫他吃掉了,法力也能吞下去。但凡接近的,都被他吞了法力,若是慢上一步,命也丟在他嘴里。”
  “我們前前后后,去了幾百個高手,無人能降。而那混沌蠕蟲,竟真的如同錦雞所說,無人能殺。反而吃啊吃的,一身修為,從初登神仙,到達了如今的地仙境界。”
  “這廝霸占了老子整個北方草原。如今得寸進尺,想要南下來吞了我的枕戈窟,正不知如何應敵呢……”
  鼯猴聽到這里,不禁抓耳撓腮道:“哎呀呀,這可如何是好?”
  佐文軒神色痛苦,略顯為難地說道:“若非我們幾個地仙境界的壓陣,不知要喪命多少兵將。這三四年來,大大小小戰斗不下一百場,除了先前能占優勢,如今也無人敢與他叫陣了。”
  鼯猴便問道:“他嘴巴厲害,就打他的尾巴,難道他尾巴也厲害?”
  佐文軒哭笑不得,輕咳了一聲道:“尾巴當然能打,你大王我一劍就切斷一截。可他也不怕疼,切下來就吃回去,盞茶的時間又能長出來。切得短了,我要斬他,他便來得及回頭吞我劍上法力。”
  “后來又招募了一個神通廣大的電鰻,是個能放雷電的。卻也電不死他,也把雷電吞了。我可真的沒聽說這個世界有這種妖怪啊?這個世界是怎么了?”
  “地精不知道上哪里去了,竟還不曾回來,或許他有能耐能幫忙……”
  佐文軒都快要懷疑人生了。如果有厲害的法寶,必定能殺他,可惜佐文軒根本沒有。
  鼯猴聞言,不禁笑道:“對了,說起大王的三弟,大王不是還有個大哥嘛?”
  佐文軒一拍大腿道:“對呀!請他來,我就不信還降服不了他!我總是一直有意無意忘記他。走,你叫上獨角鬼王,我去牽那亥龍。”
  片刻之后,他們匯合,投入北海,向著魔風洞遁去。
  相距幾萬里,當天就到了。可是他來得匆忙,竟然不曾想起要帶點禮物,不由汗顏。如果沒有想起來,他也就厚著臉皮進去了,可是想起來了,反而不好意思進去。
  到了魔風洞洞口,便有把門的幾個小妖舉著鋼叉,怒氣沖沖迎上來詢問道:“來者何人?”
  “我是你家大王的結拜兄弟。”
  “大王什么時候有個結拜兄弟?”那領頭的小妖就問。
  佐文軒疑惑道:“咦,這是魔風洞么?”
  “正是。”
  “你家大王是個螃蟹成精么?”
  那小妖道:“我家大王正是蟹魔王,你來此何干?”
  “那就對了,我便是你家大王的結義兄弟,想是你不曾知曉,速速去稟報,我有要緊事情。若怠慢了我,仔細你的性命!”佐文軒的口氣中隱隱帶著威脅。
  小妖便去匯報。片刻后匆匆來迎。
  佐文軒一行便進入了魔風洞內,老魔王便出來迎接道:“賢弟,這一去數十年光景,終于想起老哥啦?”
  “久不來叨擾,是弟弟的過錯。”
  “正是你的過錯,常言道,三年不走動,是親也不親。來來來,把酒言歡,才是正題。”老魔王邊說邊化作個半人半蟹的法身,穿一襲黃袍,像個帝王。
  “自然要討杯酒吃。這一趟空來,走得匆忙,不曾準備禮物,下一次補上。”佐文軒干脆十分光棍地說道。
  “無妨,能來看看,愚兄便足感盛情。”老魔王見佐文軒身后那鼯猴,竟然修為暴漲一截,不由喜道,“上次來時,呵呵呵……你是如何成就今天的修為?”
  鼯猴道:“全賴大王指點。”
  “原來賢弟還有指點迷津,有做開派宗師的能耐。”
  “哥哥莫要聽他胡說八道,我哪有這個本事。是他自己聰明好學,本該有此際遇。”佐文軒連忙謙虛地說出了真實的想法。他覺得自己確實沒有教過什么妙法,什么開宗立派,更是想都不敢想的。
  老魔王又搭著佐文軒的肩膀道:“沒想到區區數十年不見,老弟居然拉起了一支好大的隊伍。身邊竟然高手如林。”
  “可不敢。”佐文軒說著,隨著老魔王的手勢端坐席上,捧起酒杯喝了一口,卻不知該如何開口求人。
  “你方才說,這一趟空來,走得匆忙,是何緣故?”老魔王恰好問出了這個問題,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避免了佐文軒開口求人的尷尬。
  佐文軒立刻苦笑三聲道:“哥哥呀,弟弟那邊出了點亂子。”
  “什么亂子?”老魔王略微驚奇地說道,“難道還有什么事情,是這條亥龍不能解決的么?”
  佐文軒很奇怪,不知道這位結拜兄長怎么就扯起亥龍了。眼睛就看向著匍匐在側,顯得十分乖巧的亥龍,問道:“兄長何出此言?”
  老魔王舉著螯鉗,綠豆小眼睛閃爍著光芒,又喝了杯酒才說道:“這亥龍神光內斂,卻瞞不過為兄法眼。他必定是修煉成了秘術神通,威力大到不可思議!”
  佐文軒點點頭道:“兄長說得極是,他確實修煉有成。”
  “哈哈哈,不是有成,是修煉到大成境界了。我的蠢弟弟啊,這廝若是要暗中害你,一招也就取你性命了!”老魔王說著說著,竟不知不覺螯鉗用力,夾碎了金樽。
  佐文軒也吃了一驚,立刻再去看亥龍,只見那亥龍驚慌失措,愈發匍匐恭敬。同時,亥龍看向老魔王的眼神,不止有三分畏懼,還有三分蠢蠢欲動!
  沒想到,這條被自己當成坐騎的亥龍,在自己這位天仙高手的兄長眼中,居然也厲害這個地步了,難道他所說的什么先天五太,竟有這般大的威力?
  心念瞬息就轉了幾轉,佐文軒立刻就展現了梟雄本色,笑道:
  “唉,大哥有所不知。我大約知道他的本領,乃是五口真水,威力巨大。我曾逼他約定,便是災愆圓滿,也不會放他離開。實際上,他與我的過節,還不如他與鼯猴的過節大,他兩個爭持一場,才是打生打死,無比慘烈。”
  “鼯猴敬重我,因此不叫我打殺亥龍,讓他與我當個坐騎。我也是看中他的能耐,又憐惜他修行不易,又想過帶著他打出一個大大的威名!”
  “我想,他必然也有此心,倘若如是,便與我想到一起去了,故此,他不會害我。大哥你就放心吧!”
  老魔王疑惑道:“哦?原來如此,倒是愚兄當了一回小人了,哈哈哈……來來來,亥龍過來,這杯酒,我來敬你。”丟了捏碎的金樽,換了個酒杯,又滿上,遞給亥龍。
  老魔王的威懾,是強大無匹的。那亥龍惴惴不安道:“不敢,不敢。”手上卻接過了酒,一飲而盡了。又說道:“乃是大王信任栽培之功,小的豈敢不盡心竭力?”
  “嗯,好生輔佐我這弟弟,他生具異象,將來必定是翻天覆地的人。”老魔王又繼續說道。
  亥龍點頭道:“小的知道了。”便將酒杯放下,退到一旁。
  佐文軒心想,自己這位兄長難道還會看相算卦?他心中的確想著翻了那天,覆了那地,卻從來沒有表露過,難道臉上還能看出來?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