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李逵的逆襲之路 > 第148章 英雄膽

第148章 英雄膽

順利。
  
  順利到李逵甚至有點不敢相信,將近五千石糧食,孫家竟然在一個時辰之內就籌備完畢。
  
  只有一個可能,這些糧食本來就在孫家的糧倉里。
  
  一個不入流的倉監,竟然家中囤積數量如此驚人的糧食,這顯然已經不是為了吃,而是另有圖謀。但這些糧食是孫卓一個人的?還是其他幾家人湊起來的?
  
  一路上,李逵被這個問題糾纏到撓頭不已。
  
  反倒是李云在邊上絮叨不已:“這家人是不是真的傻?家里存這么多糧食,哪里吃的完?”
  
  孫卓家中人口還挺多,這廝竟然除了一個妻子之外,還納了七個小妾,對于一個男人來說,這才是夢寐以求的生活。家里還有打扮成莊戶的打手,人數不多,十來個。這些人就算是一個個都是飯桶,也不可能在一兩年內吃光這些糧食。
  
  囤積其他商品,或許不用擔心壞掉。
  
  但糧食的存放非常苛刻,濕了會發霉,糧倉漏雨了會壞掉一倉的糧食,還要防止老鼠等等。如果沒有防范措施,生活在糧倉的兩只老鼠,一年繁殖就能組建一支數量驚人的軍隊出來,除非不是一公一母。總之,除非有米鋪和酒莊,一般人很少會囤積數量龐大的糧食。
  
  而孫卓家里,沒有米鋪。倒是劉安有米鋪,但規模似乎也不大。
  
  突然,李逵腦中有一個念頭閃過,不會是為了抬高糧價,故意減少糧食供應吧?
  
  大宋的物資轉運非常嚴苛,大宗商品沒有官府的文牒,連本地都出不去。而糧食又是穩定地方的重要物資,一般都會嚴加管控。又算有通關文牒,但是運費和稅收都是一筆大數字,沒有人會做販賣糧食的生意。
  
  潁州的糧價維持在高位,很可能有恐慌的因素。
  
  常平倉經常遭受損失,讓糧價有了飛漲的理由。同時還要滿足一個條件,糧食供應短缺。
  
  只要市面上糧食數量不足,價格自然也會漲上去。
  
  但這只能是猜測,李逵根本就不敢通過這些蛛絲馬跡就下定論。
  
  可真的要是李逵猜測的這樣,那么領頭的那個人就可怕了。
  
  回到常平倉,李逵看著不遠處的潁水,若有所思。高俅看著長長的運糧隊伍,也是一臉驚詫,潁州缺糧嗎?
  
  缺,而且還很缺。
  
  為什么一個小小的倉監家就有這么多糧食?
  
  都是貪墨來的?
  
  恐怕,連高俅都覺得不太現實。輕而易舉能夠拿出五千石糧食,那么一萬石呢?五萬石呢?
  
  潁州真正的糧食缺口只不過是不到十萬石的樣子,如果幾戶人家就能拿出這么多的糧食,豈不是說明潁州的糧價一直在被人控制著。不管是高漲,還是回落,都有幕后一只黑手牢牢地控制著潁州的糧食價格。
  
  真要是如此,萬一蘇軾逼急了對方,對方用糧食要挾地方,學士丟官都有可能。
  
  高俅緊張道:“我要李逵回衙門稟告學士,好讓他早作準備。”
  
  “也好!”
  
  單單五千石糧食,還無法真正撬動潁州的糧價。這一點,李逵心知肚明。
  
  穎州府衙后院,蘇軾眉頭緊蹙的聽完了高俅的報告之后,隱隱有些不解,囤積糧食,卻如何又去兼并土地?
  
  前者只能讓田莊大戶陷于困頓,后者卻需要動用大量的錢財。
  
  如果潁州兩樣都不缺,那么為什么還會有抬高糧價,又有大量兼并土地的情況發生?
  
  蘇軾沉吟了一會兒,對高俅下令道:“你去叫李逵回來。”
  
  “明天?”高俅有點膽寒,他可是剛從潁水邊上的糧倉趕來,六十多里路啊!好在有馬可以用,但他的騎馬技術非常一般,如今雖下馬有點時間了,可大腿肚子還緊張的抽搐著。
  
  蘇軾根本就不給高俅留下睡一晚,休息好了再去的希望:“現在就去,連夜趕回。”
  
  章授等高俅離開之后,繼續和蘇軾商討關于如何控制糧價的辦法。在提舉常平司拒絕的情況下,潁州恐怕真得不到外面的糧食補充。
  
  無法運來糧食,那么到時候糧價必然瘋漲。即便運來了糧食,別地二十文一斗,潁州賣四十文,怎么賣出去?
  
  在已經確信有人故意抬高糧價的前提下,一旦糧價被短期內抑制,恐怕等到蘇軾手中沒有糧食的那一刻,必然會更加瘋狂的瘋漲。
  
  “大戶之間也不能籌齊嗎?”
  
  “昨日安樂坊開業,潁州地面上的富商大戶都被邀請。老夫雖然懇請他們,但是仗義者寥寥。”蘇軾憤恨道:“或許他們都等著糧價暴漲之后大賺一筆。”
  
  “增值五倍,沒有人會拒絕這樣的盛宴。”
  
  章授也是無奈,他已經對李逵完全顛覆了之前的認識。從蘇軾給他看的分析圖,還有記賬的辦法,就讓他認識到了一個全新的李逵。
  
  完全不再是那個上月節里,從屋頂上跳下來的莽漢。
  
  而是一個有勇有謀,但做事不拘一格的人才。不同于蘇家家主蘇軾,或許在才智上章惇不及蘇軾,尤其是在文采上,更是如此。可是有一樣章惇要比蘇軾強,對子女的教育的耐心上,章惇強過蘇軾很多。章家一門五進士,章惇的四個兒子都能高中進士。僅僅是才智恐怕做不到這一點。蘇家的遺傳也不差,為什么蘇軾的幾個兒子名氣都不大?
  
  老大老二連省試的門都過不去,更不要說高中進士了。
  
  但章家就不一樣了,章惇自己才學好,連帶著四個兒子也不比他差多少。
  
  四子之中,其中最好的老四章援,殿試名次是第五名。當然,歷科進士,二榜都不是被人關注的榜單,但足以說明章家教育是成功的。
  
  而蘇軾卻截然不同,他太聰明了,聰明到讀書方法都和所有人不同。
  
  他的八面讀書法,可以同時記誦毫不相干的學說和著作,這份分心的本事,天才都做不到。更何況蘇軾的耐心也不怎么好,瞅老大老二太笨,就不想教了。
  
  太笨的不愿教,要不是蘇過的才智被蘇軾認可了,蘇門可能只是大宋文壇的驚鴻一瞥,除了三蘇,自此絕無繼承者。
  
  正因為章惇對兒子教育的上心,章授能夠接觸到父親大量的政治實踐。包括三司使的統籌統算。章惇一開始被神宗皇帝賞識,就是他籌備統籌的能力,任命他為三司使。籌備變法中最為重要的統籌工作。大宋所有的物資和財富,都在章惇的管轄下,緊緊有條。其手段高明,可見一斑。但即便是章惇在大宋最高的物資統籌衙門,恐怕用到的手段也不及李逵所展示的部分。
  
  這是章授認可李逵的原因,有能力,才會被重視。
  
  半夜,李逵騎馬進入潁州城。
  
  高俅半死不活的死死抓住馬背,看到城門樓子,這才松了一口氣。
  
  喚醒門房,進入后衙自后,發現書房燈火通明。
  
  蘇軾和章授正在下棋,李逵雖然學棋不久,但也看出蘇軾的大龍幼小的可憐,卻要遭受被虐殺的命運。
  
  大宋圍棋還在大龍屠殺,中盤角斗的階段,雙方殺得你死我活,酣暢淋漓。
  
  可惜,別看蘇軾寫過不少關于圍棋的詩詞,比如:碧紗窗下水沉煙,棋聲驚晝眠。
  
  還有:著時自有輸贏,著了并無一物。
  
  等名篇。
  
  最出名的莫過于《觀棋》一詩。
  
  “五老峰前,白鶴遺址。
  
  長松蔭庭,風日清美。
  
  我時獨游,不逢一士。
  
  誰歟棋者,戶外屨二。
  
  不聞人聲,時聞落子。
  
  紋枰坐對,誰究此味。
  
  空鉤意釣,豈在魴鯉。
  
  小兒近道,剝啄信指。
  
  勝固欣然,敗亦可喜。
  
  優哉游哉,聊復爾耳。”
  
  這首詩被譽為最美圍棋詩,按理說,能寫出這等好詩的作者必然是圍棋高手。可是現實是殘酷的,蘇軾的圍棋水平很糟糕,這也是他在詩中說:“勝固欣然,敗亦可喜”的原因了。意思就是,下棋輸了就輸了,重在參與。
  
  說起來,蘇軾的三大弱項很奇怪,他寫酒很厲害,留下的名篇不勝繁舉,但是喝酒的水品很糟糕,一杯倒不至于,但絕跡抵不過三兩杯的攻勢。他還曾經在釀酒的過程中,因為酒氣太重而醉倒過……這還是低度酒,要是后世的白酒,蘇軾恐怕聞一聞就飄飄若仙了。
  
  其次就是下棋了,高興就好,莫問水平。
  
  最后就是唱曲。按理說,蘇軾是填詞高手,音律也不會差到哪里去。可他一口四川話出來,啥好曲子都能唱歪了。
  
  蘇軾的三大弱項,每一項都弱的極其古怪。
  
  說不上遺憾,但總會讓他從一個高高在上的文壇大宗師,變成一個實實在在的凡人。
  
  李逵進屋的時候,蘇軾正在悔棋,他還不是悔一步,而是十幾步,氣地章授想要用手里的一把棋子當暗器甩人。
  
  可蘇軾也沒辦法啊!
  
  下圍棋,你總不能讓我連大龍廝殺都沒有經歷過就結束吧?太沒有長幼尊卑了,我還是你世叔呢?
  
  章授氣地腦門子青筋直跳,卻只能好言好語的說:“叔父,你從酉時悔到了現在,都已經子時了,您老不累嗎?”
  
  蘇軾樂呵呵的從棋盤上撿棋子,頭也不抬道:“不累,樂在其中。”
  
  一個圍棋高手和一個圍棋臭棋簍子,下了一個晚上的棋,不用說,這是章授此生都無法磨滅的折磨。李逵心說:章授的涵養還是不錯的。
  
  “師祖!”
  
  “章官人!”
  
  “人杰,你來的正好。”章授抬頭看到李逵,發現李逵從來沒有如此順眼過。
  
  蘇軾有點可惜的看了一眼棋盤,興趣盎然的對章授說道:“先辦要緊事,明日再來過。”
  
  章授苦著臉,開始聽李逵的所見所聞。主要是孫卓家中的糧食讓他也警覺了起來。不覺狐疑道:“他為什么要在家里準備這么的糧食?”
  
  “或許之前糧倉里的腐糧有了解釋。可能他們幾家都囤積了大量的糧食,但是為了控制潁州的糧價,故意囤積起來。目的可能是在恰當的時候,徹底擊落潁州的糧價。少地的農夫無法承擔生活所需,這些人的田產將淪為他們逐鹿的目標。”
  
  李逵琢磨了一路,才想到了這個可能,隨即補了一句:“不過這也是小子的猜測,還無可靠依據。我現在無法知曉他們手中能動用的錢有多少。為今之計,只有我們多做準備,尤其是錢糧上的準備,不能拖欠下去了。”
  
  “至于糧食,蔡待制如今知江寧,江寧、常州等地也是產糧地區,不過運來的話,糧價貴一倍有余,得不償失。但只要叔父有求,半月之內就能抵達潁州。”
  
  章授看向蘇軾,問:“但是叔父,這些糧食都需要用現錢結算,不知潁州府庫中可有準備?”
  
  蘇軾茫然的看向了章授,慢慢地仰起頭看著房頂,臉上卻偷偷的紅了起來。
  
  ——他連自己家的錢都不在乎,會在乎官府的錢?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