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我真的不是原創 > 番外:《槍EG》

番外:《槍EG》


  某點的世界的格局,是和別處不同的:都是當面一個方形的大主頁,主頁里劃分成若干頻道,里面儲存著各式各樣的大神、中神、小神、撲街神等所創作的小世界,可以隨時觀看。
  工作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花點時間,打開電腦——這是幾年前的事,現在只需要拿個手機,——點進喜歡的世界的免費部分,美美地看著爽一爽;倘肯多花十幾點閱幣,便可以買一章vip片段,或者花一百幣以上打賞,讓這小世界的主人開心一把,如果出到一百萬,便可以買一個白銀盟主的位子。
  但這些看客,多是免費黨,大抵沒有這樣闊綽。只有頂著全訂粉絲稱號的高級會員,才踱進自己獨立的全訂的觀看頁面,慢慢地品閱。
  我從二十歲起,便在起點的某個頻道當“創世者”,自創小世界,責編說,我腦洞太一般,怕吸引不了高級會員,就隨便構建好二三十萬字的架構后就上架混點全勤吧。
  外面的免費黨,雖然容易說話,但嘮嘮叨叨纏夾不清的也很不少。
  他們往往要親眼看著你的故事毒不毒,還要看后面的劇情水不水,又親看一章一章的不斷更,然后放心:在這嚴重監督下,想要水也很為難。
  所以過了幾天,責編又說我干不了這事。幸虧薦頭的情面大,辭退不得,便切了作品,通過應聘上崗,改為審核書籍內容以及書評區有無開車、涉黑等情況的一種無聊職務了。
  我從此便整天的坐在電腦旁,專管我的職務。雖然沒有什么失職,但總覺得有些單調,有些無聊。
  責編是一副兇臉白,看客也沒有好聲氣,教人活潑不得;只有槍EG上線,才可以笑幾聲,所以至今還記得。
  槍EG是既當看客,也是創世者的部分人之一,有時也會花錢購買觀看別的創世者的vip片段。他爆過照:身材很高大;青白臉色,偶爾有點泛黃。
  雖然他也是某些小世界的粉絲,可是也就花了區區幾百幣訂閱,似乎沒有打賞過,稱號最高是個學徒。
  他對人說話,總是滿口“垂死病中驚坐起,自古槍兵幸運E”之類,叫人忍俊不禁。
  因為他賬號就叫“自古槍兵幸運”,還自稱幸運屬性比E還低,甚至是G,別人便從他賬號中了個“槍”字,加上“E”和“G”,喚他為“槍EG”。
  槍EG一上線,所有看客便都對著他發笑臉,有的打字道:“槍EG,你又被撕了!”他不回答,對我說,“更新一章。投兩張推薦票。”便排出兩千大字。
  他們又故意的一起@他,“你一定又抄別人的梗了!”
  槍EG發了個睜大眼睛的表情:“你們怎么這樣憑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前天親眼見你抄了豆家恐怖如斯的梗,被吊著撕。”
  槍EG發了一個憤怒的表情——漲紅了臉,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爭辯道,“融梗不能算抄……融梗!……寫書人的事,能算抄么?”接連便是難懂的話,什么“天下文章一大抄”,什么“扒大綱”之類,引得眾人都哄笑起來:群里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聽人家背地里談論,槍EG原來也讀過書,但終于沒有繼續深造,又不會營生;于是愈過愈窮,弄到將要討飯了。
  幸而他打字速度尚可,便替人家當當槍手,換一碗飯吃。可惜他又有一樣壞脾氣,便是好喝懶做。做不到幾天,便連人和書以及腦洞創意,一齊失蹤。
  如是幾次,叫他當槍手的人也沒有了。
  槍EG沒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剽竊的事。
  但作為創世者,他在我們這里,品行卻比別人都好,就是從不拖欠;雖然間或卡文,暫時記下,但不出幾天,定然補更還清,從欠更板上拭去了槍EG的名字。
  槍EG更新完,自己投了兩票,情緒漸漸復了原,旁人便又問道,“槍EG,你當真會自創小世界嗎?”
  槍EG發了個白眼表情@問他的人,顯出不屑置辯的神氣。
  他們便接著問道,“不說大神、白金了,你怎的連個lv2也撈不到呢?”
  槍EG立刻顯出頹唐不安模樣,連續發些無奈的表情,打字說些話;這回可全是總有刁民想害朕、懷才不遇之類。
  在這時候,眾人也都哄笑起來:聊天區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
  “多乎哉?不多也。”
  有幾回,槍EG發紅包刷數據,鄰居看客聽得動靜,也趕熱鬧。他便給他們發幾個紅包。看客們領完紅包,仍然不散,仍舊催著他發紅包。
  槍EG著了慌,把微信錢包截圖發上來,說道,“不多了,我已經不多了。”一會而又把支付寶錢包截圖也發上來,連連說,“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
  于是這一群看客都在笑聲里走散了。
  槍EG是這樣的使人快活,可是沒有他,別人也便這么過。
  有一天,大約是凌晨一點鐘,一個經常看書的讀者大佬葉凌楓路過他的書,忽然評論說,“槍EJ昨天居然只有一更?”
  我這才意識到:這家伙昨天只更新了一章。
  一個吹水的人說道,“他還想兩更?……他完蛋了。”
  葉凌楓說,“哦!”
  “他總仍舊是融梗調侃。這一回,是自己發昏,竟調侃到坤坤家里去了。他們家是能調侃得的嗎?”
  “后來怎么樣?”
  “怎么樣?被粉絲團追著懟,先是扯蛋,后來撕逼,撕扯了大半夜,蛋都碎了。”
  “后來呢?”
  “后來完蛋。”
  “完蛋了怎樣呢?”
  “怎樣?……誰曉得?大概要斷更去宮里了吧。”
  葉凌楓也不再問,仍然慢慢的看書。
  凌晨后,冷風是一陣涼比一陣,看看將近最冷的時候;我一直靠著電熱扇,也須戴上暖手寶了。
  接近兩點,我正合了眼坐著。忽然間聽得有消息提示,點開一看:“更新一章。”
  這ID很面熟。我仔細一看,正是槍EG。
  “嘿,兄弟。我們好久不見你在哪里?”我說。
  他不回話。
  “嘿,朋友,如果真的是你請打招呼。”我又說。
  “好久不見。”他說,“更新一章。”
  葉凌楓也出現了,一面說,“槍EG么?你昨天欠了一更啊!”
  槍EG很頹唐的答道,“這……下回補更罷。這一回是大章,三千多字哩。”
  “現在三千字也稱大了……”
  “……平常都是兩千字,今天多了一半哩。時代變了,大家都是一章兩千字……”
  葉凌楓仍然同平常一樣,發了個微笑的表情,對他說,“槍EG,你又偷梗過度惹禍了!”
  但他這回卻不十分分辯,單說了一句“不要取笑!”
  “取笑?要是偷梗,怎么會被撕?”
  槍EG接連打了幾個字,“造謠,造,造……”隨后又發了幾個點點點,很像懇求葉凌楓,不要再提。
  此時已經聚集了幾個人,便和葉凌楓都笑了。
  我審核完畢,將章節上傳。
  他切換了看客的賬號,投出了僅有的兩張推薦票,不一會兒,便下線了。
  自此以后,又長久沒有看見槍EG。
  到了中午,葉凌楓取下欠更板說,“槍EG還欠一章沒更呢!”
  到下午,又說“槍EG還欠一章沒更呢!”
  到晚上可是沒有說,因為他又看到更新了。
  我到現在終于沒有見三千字大章——大約時代真的變了。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