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海島牧場主 > 第四章:馬利

第四章:馬利


  陳遠就是想問,乘坐這樣一架老古董飛機安全不安全,這架飛機的螺旋槳,看著真挺嚇人……
  飛機嗡隆隆的起飛,真不是夸張,CV-580飛機的噪音,是真的大。
  飛機很暴力的起飛,飛行的高度,也不算太高。陳遠和老威爾換了個座位,坐到靠窗戶的位置上:“多久可以到查塔姆島?”
  網上找到的查塔姆島信息不多,讓陳遠這個出遠門必找攻略的人倍感不適……
  “今天的天氣不錯,1小時40分鐘左右應該能到。”老威爾笑著,從包包里拿出糖果,遞給周運一顆:“很硬的軟糖,嚼著它,飛機噪音不至于太讓人難受。”
  “謝謝。”
  “哈哈……不客氣。對了,歡迎你加入查塔姆島的大家庭,那是一個美麗的島嶼,你肯定會喜歡。”
  “希望如此。”陳遠挺期待牧場主生活的。
  在上海,生活、生存的壓力,壓得他喘不上。如果可以,誰不希望選擇自己希望的生活呢。
  陳遠希望的生活,向往的生活,一直都很簡單,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家,每天下班后有一個屬于自己的落腳地,僅此而已……
  現在的他,可以說一朝暴富了。
  半島牧場的股票賬戶,陳遠已經賣掉了,他在新西蘭的銀行賬戶上總共87.86萬紐幣,還有一座接近5萬英畝的大牧場……曾經面臨的所有生活壓力,現在統統不存在了。
  陳遠舒舒服服的半躺坐姿,偏著頭,看著窗外飄過的云朵……
  如老威爾所說,飛機飛行了一個多小時,便可以看到查塔姆島了。
  天空中看,查塔姆島不大,島上星羅棋布的湖泊……應該還有瀉湖,算是瀉湖吧。
  星羅棋布的湖泊,縱橫交錯的河流。這座島嶼,陳遠在地圖上看過的,地圖上看和在天空中親眼所見的畫面完全不同……但來不及多看,飛機降落了下去……
  飛機狠狠顛簸了一下,陳遠心臟咯噔了一下,但對老威爾他們來說,好像是習慣了。
  從飛機上下來,一座簡陋的機場。機場平臺上還停著兩架CV-580飛機,其中一架CV-580飛機正在往上面裝運貨物……
  機場四周是草原,荒草原。
  陳遠又好奇的看了一眼正在裝運貨物的飛機……
  “查塔姆特產,淡水湖龍蝦。”老威爾拍拍陳遠肩膀:“過去看看。”
  “算了。”
  “沒事,島上所有人都認識我……你今后也是查塔姆島的一員了。”老威爾帶著陳遠過去:“嗨,馬利……”
  瑪麗?
  可能是馬利吧。
  對方是個男人,和老威爾差不多年紀的男人。毛利人……應該是莫里奧里人……
  關于莫里奧里人,在這邊還有很多故事,陳遠也只從網上看到的。在查塔姆群島有最后的莫里奧里人……但現在,莫里奧里人只是用來描述曾在查塔姆群島定居的毛利人的一個術語。毛利莫里奧里人……這里面有很復雜的故事,可那些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現在也沒有什么人關注。
  馬利和老威爾熱情的擁抱,看了看后面的陳遠:“他就是老安的繼承人?”
  “嗯。”“是中國人?”
  “是。”
  馬利打量著陳遠,走了過來,張開手,和陳遠擁抱,行了個貼鼻禮……
  “我叫馬利,你可以稱呼我老馬。”馬利和陳遠說著中文,很流利的中文:“我和安遠山是朋友,忘年交。”
  “老馬,您好。”
  馬利的身材也很高大,比陳遠都高出一截。年紀五六十吧,身材非常強壯……
  陳遠看過很多毛利人,身材普遍強壯。
  馬利呵呵笑著拍拍陳遠肩膀:“老安也是中國人,是很久很久以前落魄到島上的中國人。但他,在我們島上是一位傳奇人物,很受島上居民愛戴……你也是中國人,應該很容易被大家接受。對了,老安說過,如果半島牧場的繼承人是中國人的話,希望你在逢年過節的時候可以為他掃墓……”
  “應該的。”陳遠點頭道。
  馬利臉上這才露出比較真摯的笑容:“老安有東西放在我那。不過我現在要去惠靈頓,預計明天才能回來……給我一個你的聯系方式,我回來后過去找你。”
  “島上的信號怎么樣?”
  “信號挺好的,基本上到處都能接受到手機信號。”
  陳遠將手機號碼留給了他。
  馬利微笑著看著他,露出欣慰的表情,又拍拍陳遠肩膀,搞得陳遠莫名其妙……這欣慰的表情是什么鬼。馬利回去工作了,粗暴的指揮工人動作快點……
  老威爾搭著陳遠肩膀,拍了他一下,向機場旁邊的停車場走去:“安遠山老先生的脾氣很古怪,特別是他的晚年,幾乎一步不離開他的牧場。安遠山老先生沒有親人,唯一的朋友,能和安遠山老先生說上幾句話的人,應該就是利馬了。”
  “利馬的父親曾經在半島牧場工作。他在利馬很小的時候因為意外去世了……利馬是在半島牧場,由安遠山老先生照顧著長大的,可以算是安遠山老先生的半個兒子……”
  史蒂夫在旁邊攤了攤手,頗為無奈的道:“安遠山老先生的脾氣,確實很怪。”老威爾帶陳遠認識利馬,卻是有他的用意。
  主要是陳遠是中國人,如果不是中國人,老威爾不會帶陳遠認識利馬。可能跟著安遠山長大的原因,馬利的脾氣也是出奇的怪,但是他對中國人出奇的友好……
  半島牧場由中國人來繼承,那也是馬利愿意看到的,對陳遠釋放出善意,就不難理解了。
  馬利是毛利人,在島上的毛利人中聲望很高,也是鎮議會的一員。如果不是島上毛利人的人口少,鎮長位置,多半都他來坐了。
  和馬利搞好關系,可以讓陳遠成為島上所有毛利人的朋友。如此一來,今后的很多工作就能更好的展開……
  “安遠山老先生為什么將半島牧場做成獎票出售,而不是直接立下遺囑給馬利?”陳遠奇怪的問道。
  將牧場做成獎票的形式出售,這在新西蘭不是第一次……
  此前澳大利亞也有過將島嶼做成獎票的形式出售。但那樣,賣主可以得到一大筆錢……
  老威爾聳聳肩:“馬利沒有繼承半島牧場的資格。至于為什么,我也不知道,只聽一次他喝醉酒后說的,他沒有資格……安遠山老先生二十幾年前就開始為半島牧場尋找繼承人了,為此都荒廢了牧場的經營。在二十多年前,半島牧場可是非常傳奇的牧場,牧草肥美,養出來的牛羊,肉質鮮美特殊……”
  古怪。
  但哪里古怪,又說不上來……
  一個孤寡老頭選繼承人,應該選擇親近的人,照顧他晚年的人……
  然而老頭卻說最親近的人沒有繼承資格。
  老威爾拍拍陳遠的肩膀:“現在回去牧場,還是到懷唐伊鎮看看。”
  “隨便。”陳遠道。
  “到小鎮轉轉……”老威爾給陳遠開了車門。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