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海島牧場主 > 第一百一十七章:殺豬宴、打牌、夜

第一百一十七章:殺豬宴、打牌、夜

陳遠的家在山坳最里面,半山坡上。
  
  鄉村水泥路,基本上只能容一輛車通過,路的兩邊都是水田,種水稻的水田。這樣的路上開車得非常小心,要不然就得給鄉里鄉親發煙了……
  
  陳遠的家是紅磚黑瓦的四合院房子,就是院子里面沒有花臺,只有一個水泥地壩。
  
  陳遠在新西蘭的幾個月,房子旁邊挖掘出了一塊平地,有鵝卵石、爛磚頭和碳渣鋪設碾壓夯平。那邊停了一臺大挖掘機,三臺小挖掘機和一臺小推土機,還有還多臺小車。這算是停車坪了吧,靠近房子的一邊還修建了一個鐵皮車棚。陳運先回來,車子就停在車棚里……
  
  停車坪靠近山坡的一邊,那里搭建起了殺豬臺,好多人在這邊殺豬。
  
  陳遠將車子開了上去,上面忽然‘噼里啪啦’的一陣鞭炮聲。后座上的彥小彥好奇的探頭看過去……
  
  上了停車坪,陳遠將車子開進車棚,開門下車:“爸,媽。大舅,二舅,小舅……舅媽……二伯,三伯……”陳遠喊道過去開了車門,牽著彥小彥的手下來:“爸,媽,我女朋友,彥小彥。”
  
  陳爸陳媽昨晚知道陳遠會帶女朋友來,一大清早做了準備,二老笑呵呵的一人拿出一個紅包遞給彥小彥:“新年快樂。”
  
  彥小彥看了看陳遠,她不知道該不該收,陳遠對她點了點頭……彥小彥這才收下紅包:“謝謝叔叔阿姨,新年快樂。”
  
  “哈哈哈……我們在殺豬,今天吃殺豬飯,你進去屋里坐會。”
  
  “進去屋里坐。”
  
  “嗯。”
  
  房子外面有兩顆老梨樹,梨樹下面是田坎,落差一米多。田里種植些蔬菜什么的,現在田里有很多豌豆尖,還有蘿卜和其它蔬菜。
  
  張蘭提著個竹筐拔了些蘿卜正沿著梯子上來:“二嫂。”陳朵連忙去攙扶了一下。
  
  張蘭結婚的時候就懷著幾個月身孕了,現在已經很明顯:“你怎么自己下田摘菜,這動了胎氣怎么辦。”
  
  “我可沒那么嬌貴。大哥……”張蘭笑著喊道。
  
  “唉。”陳遠緊了緊彥小彥的手,介紹了一下。
  
  家里面裝修過了,吊頂、仿瓷墻面……臥室里面也裝修過了。
  
  陳遠家的房間倒是挺多,爸媽一間,兄妹三人各一間,還有間客臥。客臥在以前只有一張木板床,里面堆著很多亂七八糟的雜物,現在客臥也裝修出來了,席夢思、衣柜、梳妝臺都有。陳遠去客臥看了一下,里面有住人……
  
  “我爸媽住這邊,暫時的。”張蘭道。
  
  “哦……”陳遠點點頭,看著彥小彥:“家里沒有多的臥室了,你晚上和朵朵睡一起行不。”
  
  “嗯。”彥小彥拖著行李緊緊跟著陳朵。
  
  陳朵樂的咯咯直笑,牽起陳朵的手進去了臥室。
  
  這房子的裝修陳遠出了一些錢,陳朵也給家里寄了些錢。至于陳運,他一直在家里忙前忙后。不過陳遠當初留給家里幾十萬,倒是讓陳運折騰出了一些名堂……家里現在三臺挖掘機,一臺推土機,這些加起來要一百多萬。雖然其中有銀行欠款,但在銀行賬戶上還有差不多三十萬。
  
  家里面的情況陳運經常跟陳遠說,陳遠也了解一些。
  
  院子里坐了三桌打牌的,是鄰居,陳遠的一些長輩,還有一桌是陳遠的同輩兄弟姊妹,陳遠回屋放下行李出來和大家打了聲招呼,然后拿出彥小彥買的中華香煙一人發了一包。
  
  廚房里有嬸嬸、舅媽她們在做晚飯。
  
  這個時候,村子里打工的人們基本上都回來了。陳遠家里三兄妹以前都在外面,就特意延遲殺豬時間,每年基本上都是這天殺豬。
  
  像二伯、三伯他們,全家都在外面打工。舅舅他們家,也只有二舅在家里,其他舅舅都在外面。
  
  陳遠爸媽他們在農村,家里有兩個豬圈,每年要養六七頭豬。從年初養到年末,是吃玉米和豬草的豬,每年的這天親戚們都會過來幫忙,然后買些豬肉。
  
  六七頭豬,親戚們分一些,外出打工回來的鄰居們分一些,以往陳遠家里只能剩下不到一頭豬的豬肉。這六七頭豬,也是爸媽一年里最主要的收入來源。
  
  往年里豬肉不貴,一斤豬肉十二三塊錢。去年豬肉價格瘋漲,最貴的時候三十多塊一斤,現在的豬肉價也是二十七八塊錢。
  
  今天殺了七頭豬,陳爸陳媽他們在忙著分豬肉。今年的豬肉太貴了,往年想留下一頭豬的豬肉都得和大家商量一下。今年留下了三頭半的豬肉……不過賣的錢,卻比往年要多很多。
  
  這是沒有喂過飼料的豬,1斤28.3塊錢。分好豬肉的眾人大呼吃不起豬肉……
  
  幾大籮筐豬肉抬回來,晾曬在屋檐下面,明天才能腌制。通常到除夕夜那天才會煙熏……
  
  晚上的殺豬宴特別豐盛,除了新鮮豬肉,還拿出了兩塊去年的老臘肉,特別香。
  
  吃過飯后走的走,留下打牌的留下打牌,桌子下點個碳爐子,在大冬天的,也能一坐一晚上。
  
  陳遠他們這個村子,成年勞動力有三分之二還多的人在外面打工,一年就過年的這段時間在老家。在大山里也沒什么事情可做,就打牌,走家串戶……
  
  彥小彥從小在城市生活,也沒有農村里的親戚,這好像是第一次走進農家院子,看到農村里的生活,很有些好奇。
  
  吃了晚飯,彥小彥,陳朵,還有張蘭她們三個抬了張桌子到屋檐下。桌子下面有個爐子,烤著爐子斗地主,打兩塊錢的,二、四、八、十六封頂。三個女人打的不亦樂乎……
  
  陳遠給彥小彥做了會參謀,讓陳運拉過去湊了桌麻將,一直玩到十點過,眾人紛紛散去。
  
  陳遠爸媽他們早早的燙了腳回屋睡覺,陳遠他們也收拾了桌子……
  
  “還玩呢,早點睡覺了。”陳遠去熱了牛奶給彥小彥她們送去,一人一盒。
  
  “馬上,這局打完了睡覺。”
  
  陳遠笑著去燒了熱水,洗臉,燙腳。完了以后彥小彥她們還在那里打……
  
  “散了,散了。明天再打……”
  
  農村的夜晚安靜,回房睡下的陳遠隱隱約約還能聽到彥小彥和陳朵在房間里竊竊私語……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