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海島牧場主 > 第一百三十一章:大恐跑出來了

第一百三十一章:大恐跑出來了

家里的梔子花還開著,晚上睡覺的時候屋子里都有股很好聞的淡雅的香味兒。
  
  史蒂夫在陳遠這邊住了幾天,等珍妮回來,他也就要離開了。
  
  珍妮回來了。陳朵自然也回來了……彥小彥還要過幾天才開學,也過來了。
  
  開車來到機場是下午六點過,這時候,機場早已經沒有降落的航班,是佩里的私人飛機,不知道是順道,還是佩里特意飛了一趟奧克蘭將她們接過來。
  
  “嗨,陳。”佩里過來和陳遠擁抱一下:“彥師傅的事情基本辦妥了,他們還要補齊一些資料,回中國了。”
  
  “嗯,謝謝。”
  
  佩里聳聳肩,小聲道:“不用和我說謝謝。我讓中國分公司的人了解了一下彥師傅,他是我需要的大廚,甚至超出了我的預期。”
  
  “我是說帕克街區房子的事情。”陳遠笑著再次和佩里擁抱一下。
  
  佩里笑了笑:“好吧,我接受你的謝意。到卡英阿羅阿吃頓飯?”
  
  “不了,我這邊準備好了晚餐。”
  
  “好吧。”佩里轉身和史蒂夫勾肩搭背起來:“我們去喝一杯。”
  
  “有好酒嗎?”
  
  “當然……”
  
  “我喜歡美酒。”
  
  “拜拜……”
  
  “拜拜……”那兩個家伙笑呵呵的和陳遠他們揮了揮手。
  
  珍妮也向陳遠和陳朵她們告別。
  
  看著他們離開,陳遠拿過陳朵和彥小彥的行李:“陳琳一家人呢?”
  
  “他們在看車,準備給陳琳在新西蘭買臺車,要忙車子的事情。”彥小彥抿著嘴看著陳遠:“謝謝你了。”
  
  陳遠笑了笑:“謝什么謝,我都喊老彥是岳父了。”
  
  彥小彥嬌嗔的表情,臉蛋微紅。
  
  陳朵很直覺的將彥小彥推到副駕駛位,她自己坐了后面,等陳遠發動車子,陳朵道:“哥,新西蘭使館已經將我那幾個同學的工作簽證發出去了,估計一周之內他們就會過來。”
  
  “嗯。”傍晚,太陽落下地平線,陽光有些刺眼。陳遠看了看駕駛臺,駕駛臺上原來有墨鏡的,好像是自己戴回家里忘記拿出來了……
  
  彥小彥打開包包拿出個盒子:“墨鏡。”
  
  “你怎么知道我要找墨鏡。”陳遠道。
  
  “我們昨天去逛商城,想給你買點什么,找來找去,給你買了副墨鏡。”彥小彥自己也有一副墨鏡,取出來帶上。
  
  陳遠拿出手機點開音樂播放器,連上數據線,調節到聽起來舒服的音量。陳遠手機里存放的都是些老歌,金曲……
  
  聽著歌,彥小彥打了個哈欠,顯得有些無精打采,偏著頭看著陳遠。
  
  陳遠也時不時看她一眼:“做什么呢,我臉上有花?”
  
  “沒有。”彥小彥笑著搖頭。
  
  “瘆人。”
  
  陳朵在后面坐著,她是個話癆,早就想找彥小彥聊天了,剛才發現彥小彥一直看著陳遠,就沒有說話:“受不了你們。”
  
  彥小彥有些不好意思的埋下腦袋,鼓著半邊臉腮,時不時的嘴角露出笑容,不知道在想啥。
  
  車輛音樂正巧的播放‘沉默是金’,車上也一時間沉默,很忽然的,陳遠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音樂隨即停止,陳遠接通了電話:“喂?”
  
  “Boss,牧場里出現一只怪鳥,好像是恐鳥。”霍克的聲音有些緊張:“它正在我面前,相隔不到十米。”
  
  陳遠心臟馬上一緊,道:“別傷害它,也不要挑釁它,等我回來。”
  
  “好……”霍克面對的恐鳥就是大恐,最大的那只恐鳥。前幾天在山谷里陳遠他們‘不辭而別’,大恐是進去樹林給陳遠找食物來著,回來一看人沒了,大恐也隨后從山谷里跑了出來……兜兜轉轉了幾天才出現在牧場的草原上:“Boss,它跟著我。我后退,它就靠近……”
  
  “放心吧,它不會傷害你。但你也不要做出任何過激的舉動……你開車過去的嗎,先回去車上……”
  
  “好的,好……大哈和二哈跑過來了,它們沖著恐鳥叫喚……”
  
  陳遠的電話里已經聽到了大哈和二哈的叫喚聲。它們兩只是見過大恐的,叫聲里沒有太多威脅,就是普通的嗷嗷叫喚。
  
  “恐鳥會不會傷害大哈它們?”霍克已經回到了車上。
  
  “不會,你看著就好,我馬上回來了。”陳遠加快了速度。
  
  “發生什么了?”彥小彥問道。
  
  “沒什么,一只恐鳥跑到了牧場里。”
  
  “恐鳥?稀有保護動物?”彥小彥覺得好像在哪里聽過恐鳥,可一時間沒有將陳遠說的恐鳥和那種已經滅絕的恐鳥聯系到一起。
  
  “算是保護動物吧。”
  
  “恐鳥,好熟悉的名字,該不會是那個恐鳥?”陳朵說。
  
  “哪個恐鳥?”
  
  “新西蘭恐鳥,一類沒有翅膀的鳥。最大的恐鳥有三米多高,小型恐鳥差不多和鴕鳥大小。好像是在19世紀中期徹底滅絕……”陳朵說。
  
  “是那個恐鳥?”彥小彥問。
  
  “應該是吧。”陳遠嘴角輕輕抽動。
  
  平常要接近一個小時的車程,陳遠加快速度不到四十分鐘就跑回了牧場。
  
  回到牧場,沿著放牧場的道路又跑了差不多十公里,陳遠才看到霍克的車子,他坐在駕駛位上用手機拍攝視頻……
  
  而大恐正在和兩條狗子打架。不是真的打架,就是玩耍……
  
  陳朵和彥小彥看到恐鳥,不由的張了張,兩人很默契的同時拿出手機準備拍照,拍視頻。
  
  “你們拍照拍視頻可以,但不要讓其他人看到,更不要發布到社交媒體上。”陳遠慎重道。
  
  “哦,為什么?”陳朵說。
  
  “不是時候。”
  
  “哦。”
  
  彥小彥也點點頭,干脆將剛剛拍攝的照片刪了。
  
  “霍克。”陳遠過去拍了拍霍克的車窗。
  
  “Boss……恐鳥跑過來了。”霍克連忙開門下車,將陳遠往身后一拉。
  
  剛才在和倆二哈玩耍打鬧的大恐看到陳遠就沒心思玩了,望著腦袋瞅著他……見陳遠往它那邊走,它也向陳遠這邊走……
  
  “沒事,沒事。”陳遠拉住霍克,大恐已經跑進了,陳遠伸了伸手,大恐就和家養寵物一樣靠近過來,在陳遠面前撒嬌起來。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