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我只是一個路過的全系異能者 > 第15章 我要舉報

第15章 我要舉報


  第二節課同樣是火系異能的課程。
  “自由...”
  嗯,等等,怎么回事?
  看著上一節課還是一副身體被掏空的學生一下子變得生龍活虎的,任課老師蒙了,執教30多年來,第一次遇到這種詭異的情況。
  臥槽!難道老頭子我離開的不是一節課,而是一個世紀?
  誰能解釋一下這是什么情況?算了算了,老頭子年紀大了,沒那么大好奇心。
  “正常上課,接下來...”
  一堂課下來,談瀛洲聽得昏昏欲睡,火系老師講的內容都是最基本的火系異能的運用。
  這些東西,他早已滾瓜爛熟。
  “也不知道老爸的工作現在怎樣了。”談瀛洲喃喃自語著。
  說起來也讓人納悶,他已經好幾天沒有見到談奉壹了,明明住在一棟房子里,卻仿佛兩個世界。
  下了課,百無聊賴的談瀛洲拿著手機走出教室,“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后再撥,sorry...”
  談瀛洲又重撥了一下,得到的仍然是同樣的結果。
  “您撥打的電話暫時...”
  怎么回事?談瀛洲眉頭皺起。
  雖然現在不像重生前那樣全國4G信號覆蓋,但天云城的范圍內信號向來極好,更何況談奉壹工作的地方還是手機信號最強的東區。
  想著談奉壹最近幾天有些反常的表現,談瀛洲不禁有些擔憂。
  這幾天的談奉壹回家都很晚,早上出門又很早,每次他跑步回來時人已經出門了。
  談奉壹的工作他知道,在冒險者協會后勤部處理物資分類,按理說現在的季節可以說是‘淡季’,正是一年中工作最輕松的日子,更別說早出晚歸了。
  現在想來談奉壹是在避開他。
  “我應該早一點發現的...”
  ……
  冒險者協會,一個相對比較松散的組織,最初只是異能者們互相交換材料和物資的地方,慢慢發展成為有管理有組織的冒險者協會。
  天云城的冒險者協會分部設立在東區,離裁決殿也就不到1公里的距離。
  整個冒險者協會分為兩塊——任務大廳和后勤部。
  ...
  12:21。
  冒險者協會后勤部。
  后勤部由一棟5層高的大樓組成,采取了服務大廳的模式。
  一樓大廳呈圓形,中間是個正方形的服務臺。
  其中大廳與服務臺之間隔了一層看著就很結實的玻璃。
  看著服務臺里忙碌的身影,談瀛洲有些恍惚,這感覺,就跟重生前去銀行柜臺辦理業務一模一樣。
  服務臺有四面,每一面都有40個窗口,四面一共160個窗口。
  有資源兌換的,有物資回收的...
  不少窗口前更是排滿形形色色的異能者。
  談瀛洲跟著指示牌來到服務臺問詢處,窗口里是個20出頭的,穿著職業裝的妹子。
  “你好,我找一下談奉壹,他是在后勤部工作的人員。”談瀛洲對著妹子說道。
  “你好,請問你是談大叔什么人呢,這邊需要做個登記才可以找人的。”妹子微笑著對談瀛洲道。
  “我叫談瀛洲,談奉壹是我父親。”
  “是海客談瀛洲的‘瀛洲’么?”
  “是的。”
  “好的,你稍等。”
  ...
  “很不好意思,談大叔跟著大部隊外勤去了,要晚上22點后才回來。”
  外勤?
  談瀛洲眉頭一挑,他從沒聽老爸提起過。
  “你好,想請問一下,外勤指的是什么呢?”
  “外勤是一種比較特殊的情況,這樣說吧,后勤部會回收冒險者不需要的物資,在服務大廳這里回收的話按照100%的價值回收。
  除此之外還有一種情況,強大的冒險者喜歡進入幽暗森林獵殺幽冥獸但自己又不想處理的,可以申請由后勤部派出人跟隨冒險者進入幽暗森林現場回收,這種回收按照回收物85%的價值回收。
  后勤部的工作人員跟隨冒險者外出便是外勤。”
  ‘咔嚓嚓’,一道淡淡的冰痕出現在談瀛洲腳下。
  “能問一下,我爸他外勤多久了么?”
  “已經有6天了。”窗口的妹子答道。
  6天?
  談瀛洲記得老爸是2月22號那天去冒險者協會上的班,到現在也就8天時間。
  “我能問一下他為什么要執行外勤么?”
  “這...”妹子猶豫了一下。
  “不方便也沒關系,我能理解。”
  “其實也沒什么,我偷偷跟你說吧,這件事說起來和你有關。”
  “去年9月份,談大叔在幽暗森林里找到的醒神草是后勤部發現的,得知你覺醒失敗的情況后,后勤部主管錢三寶私下把價值30萬的醒神草作價20萬賣給談大叔,代價是談大叔自己去摘取。”
  “本來這件事就已經過去了,不曾想錢三寶自己貪污了這20萬,現在上面的人查到這比賬,可這錢早就被錢三寶花光了,他哪里拿得出錢。”
  “所以錢三寶威脅談大叔,要談大叔補齊醒神草30萬的價錢,如果不補齊的話,就要向上面說談大叔偷取協會的物資。”
  “當時的交易只是口頭上的,沒有證據證明這場交易,一旦錢三寶一口咬定是談大叔偷取協會的醒神草的話,談大叔這輩子都要在監獄里面渡過了。”
  聽完妹子的話,談瀛洲笑了,“錢三寶是不是有什么后臺?”
  “他是協會副會長的侄子。”妹子答道。
  “好的,謝謝你。”談瀛洲對著窗口的妹子鞠了個躬。
  “不用這么客氣的,當初我進來的時候談大叔幫了我很多忙,可惜我現在什么都沒能幫上他。”
  ...
  走出后勤部,談瀛洲摸了摸口袋里的銀色令牌,隨即大步流星的向著任務大廳走去。
  冒險者協會的任務大廳除了接取和交接任務之外,還設置了一個投訴窗口。
  當然,就像重生前的大部分公司都會設有意見箱一樣,也就表面意思一下,你要真有意見,分分鐘能讓你卷鋪蓋走人。
  ......
  “看來今天又是無聊的一天了。”
  “想我蘇誠一大好青年,居然被老頭子放到這個鳥不拉屎的窗口,這讓我怎么歷練?”
  “神吶,什么時候也讓我處理一下業務吧,3個月了,一個人都沒有啊啊啊啊。”
  任務大廳投訴窗口處,一個最少200斤的胖子趴在桌子上抓著腦袋。
  “你好,我要舉報。”一道有些稚嫩的聲音從窗口外傳了進來。
  “哈?”
  胖子一下子坐直了身體。
  “小兄弟,你剛才說的什么?”胖子生怕自己聽錯了,小心翼翼的又問了一遍。
  窗口外,談瀛洲一臉無語的看著里面的胖乎乎的身影。
  你這興奮勁是腫么回事?
  “我要舉報,舉報冒險者協會后勤部主管錢三寶貪污。”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