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吾媽保衛戰 > 第四章

  上城區一條林蔭路上,一個精干利落,身材挺拔的的女人正匆匆趕路。從她走路的姿勢和柔軟麻利的動作看,一點也不像已經退休幾年的人。
  她走到十字路口,望望來往的汽車,撥電話。電話還沒有接通時,有人騎車經過,向她打招呼:“夏華,出去呀?”
  “唉,不,我買點菜,先等等我妹妹。出去啊?”
  電話也正好接通了,她對著電話說:“秋華,到哪兒了?帶上媽媽的兩件衣服了吧?還有一雙棉鞋。就是啊,就是她去年再濟南穿的那雙,對,那雙鞋比較暖和。啊,今年和去年不一樣,媽媽這個年齡,一年不比一年,冬天還是要準備的。過來了,我怎么看不見你,嗷看見了。你掉頭吧,掉頭正好到我這邊,我就不用過馬路了。”
  說話間,馬路對面,被來往的汽車忽隱忽現隔開的路邊,茂密高大的梧桐樹下,潮濕的停車線上,一輛小車停下,一個中年女人向夏華招手。曲夏華用手比劃著,讓對面的秋華掉頭停過來。
  秋華把腳一跺,意思是讓夏華過馬路,因為車一會兒是直行,接上她就走了。可夏華執拗地使勁招手,非讓秋華把車過去。意思是這時候過不去,車太多。最后還是秋華把車開過來。
  到了車上,夏華還在強調:“你過來多方便呢,一踩油門就過來了”
  秋華考究的衣領上,一條顏色柔和的精美紗巾系在脖子里,她哎呀著,卻沒有半點不愉快:“你兩步路么。我本來想咱們明天禮拜六再去,可是保姆給我打了個電話,說菜沒了。我記得上周咱們買的夠了呀。”
  夏華沉吟片刻,冷冷地說:“哼,保姆上回就想說,由她來買菜,說這樣方便些。我偏偏不搭理她。保姆這些人,都是老油子,保姆費是一部分,除了保姆費,她們還想在買菜上克扣點。一個比一個奸。問題上,她對媽媽好點也算。上個保姆是脾氣太差,這個脾氣倒是比上面的好,可是,那天我傍晚去了一趟,伸手一摸,一檢查媽媽的尿不濕,好家伙,原來晚上的尿不濕套了兩個。保姆是為了自己晚上省事,多套一個,濕了也不要緊。你看那家伙陰不陰。比前面那個更陰。”夏華說出的話就像一個個冰冷的鐵塊。秋華聽了馬上臉色一變道:“你問她了?就問保姆,為啥要套兩個尿不濕呢?你問了?”秋華雖然已經聽說過這事,可重新提起來時,總壓不住怒火。
  “真缺德呢,保姆一個也靠不住。”秋華忍不住罵到:“真她媽差勁。可是這個保姆表面上還不錯,比前面的好多了。”
  “再怎么也不是自己親媽。唉,沒辦法。反正不能讓保姆太得逞了。”夏華的話語顯得有點怪。仿佛面臨著一場對敵大較量。她呆呆地望著車窗外,忽然問:“你說是,吾若梅到上海了?你怎么知道的?”
  “我聽兒子說的呀。”
  “你家睿睿怎么知道的?”
  “他和圓圓微信里經常通話呀,咱們和人家年輕人話少,他們可是微信挺多的。”
  “圓圓現在還在上海?”夏華有點明知故問。
  “在呢呀,不在上海,她去哪兒啊?”
  “圓圓留學回來好像也有兩三年了,還是租房了?”
  “不租房咋辦,我哥又買不起。以后看情況吧,不過,就他們現在這樣,也不知道要猴年馬月才能買得起房了。你想想,上海的房子呀,不是開玩笑呢。”
  夏華依然呆呆望著窗外。她的目光里,穿行而過的車流,就好像一排排閃過去的植物,毫無生氣。她又好奇地問:“若梅這次去上海是準備怎么?陪圓圓住下去,還是臨時去看看呢?他們在濟南的房子,有兩套不住,非要跑到上海,真是有點想不開。”又自言自語到,“不過,現在的年輕人,誰還愿意回老家發展呢,都往一線城市跑。”
  秋華聽著,馬上明白了夏華話里的意思。就直接說:“如果我嫂子去上海專門陪圓圓,那濟南就我哥一人在,一家人非得分成幾攤子。而且在上海還租房。就是想不開。”
  夏華嘆口氣,嘖一聲,聲音里帶著隱隱的憂愁,輕聲道:“時間過的真快呢,一晃圓圓留學回來,到上海工作已經兩三年了。小蒙從南京大學畢業都快五年了。唉,媽媽眼看著也老了。媽媽一輩子太苦,年輕時候從杭州到北方,和爸爸結婚,爸爸最后連姥爺姥姥的面也沒見過。”
  秋華把汽車開的又快又穩,就像劃在平靜水面上的快艇。汽車進入余杭地區后,秋華感慨到:“多虧咱們兩個有眼光,前兩年在余杭買了兩套房子。現在杭州的房子多貴呀。”
  “就是呀,還不是我先知先覺?”
  “就是,人家你就是有眼光。住在城里,又遠在郊外買一套準備養老。”
  夏華補充道:“不光是自己老了養老,而且可以馬上讓媽媽用上。唉對了,我考慮啊,也是最近一直考慮的一件事。就是三家輪流。”夏華說的挺干脆,一點也不猶豫:“按說,從心里說,我實在是不舍得媽媽這么大年紀了,身體又不好,今年以來更是不好,小便老是失禁。大便嗨好點。按說,八十歲的人了,不應該亂跑,只在一個地方呆著最好。可是沒辦法,老在一家呆著吧,咱們畢竟也都五十多歲的人了,太累,身體受不了。你說呢?”
  秋華忽然顯得有點激動,搶過來話說:“我本來就說過,以后誰家也不去,就跟這我。誰家也不去。”
  夏華明知道秋華怎么想的,卻說:“別這么說,嗯,想一想可以。但是別把話說的太絕對太滿了。”
  秋華一聽有點急了:“唉?你不信我?”
  夏華趕緊解釋:“不是信不信的問題,問題是到時候變化會很大,任何事情都存在兩種可能。”
  秋華還想爭辯,為自己的決心做個鐵證。夏華卻一擺手,說:“你不懂,這個問題不是咱們孝順不孝順的問題,純粹是兩回事。”
  夏華說著,又想到一個問題,說:“我是發愁,如果若梅去了上海,媽媽明年怎么去住?若梅不在濟南,一家子都在上海,誰在老家看著母親。”
  秋華馬上說:“讓媽媽去濟南和他們一塊住唄,唉不,讓媽媽去上海和她住唄。”。
  “那春華呢?我的意思是說,讓春華也去上海,沒有春華,光是吾若梅也弄不了,而且咱們也不放心。”
  秋華徹底反應過來了,笑到:“咱們成了人家的指揮幫了,讓他留濟南就留,讓他去上海就去上海。”兩人都哈哈笑了。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