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逆劍狂神 > 第11章 酒爺
    林軒沒有任何不忍,他不殺人便會被殺,而且在他身上還出現了吞噬別人精血這種怪現象,一旦傳出去,肯定會遭到眾人追殺的。
  
      嗷嗚!
  
      四周傳來狼嚎之聲,剛才的打斗早就引來了無數的妖獸,現在鮮血流了一地,更是刺激了這些兇惡的野獸。
  
      林軒的身體狀態不是很好,他飛快的后退,想來張彬的尸體應該會被吃掉,這樣估計很難查出是他殺的。
  
      他幾個穿梭,身子消失在山林之中。
  
      林軒走后沒多久,那些餓狼便撲到了張彬等人的尸體上……
  
      等到林軒回到宗門后,已經是傍晚了。夕陽西沉,余暉灑遍大地。
  
      他托著疲憊的身子回到房中,倒在床上,直接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已是銀月當空。
  
      林軒仔細探查體內的情況,那琉璃色的小劍還懸在那里。青色的靈力緩緩流動,所過之處,有淡淡霞光,而白天出現的黑氣和黑色蓮花卻絲毫看不見蹤影。
  
      “真是見鬼了!”林軒摸著下巴,陷入了沉思。
  
      那吸人精血的一幕實在是太震撼了,一個活生生的人,瞬間就被吸干了。這種事情重來沒出現過,最近的怪事太多了。
  
      “我的身體到底有什么?父親為什么讓我進入家族祖地?”林軒心中疑問很多。
  
      “小娃娃,劍法不錯啊!”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傳入林軒耳中。
  
      林軒全身肌肉繃緊,他謹慎的望向四方,手中的長劍隨時都能刺出,可是四周沒有一個人影。
  
      “快點出來,不然老子翻臉了!”
  
      “別找了,我在這里。”那道聲音懶洋洋的說道。
  
      隨后,林軒便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緊接著,眼前的小木屋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灰白之地,前方有一個巨大的神樹,不過卻已經枯萎了。
  
      在那樹下,有一道身影,黑如瀑,白衣飄然。這身影背對著林軒,看不清他的面貌。
  
      “你,你是誰,這是哪里?”林軒平復下心中的驚恐,沉聲說道。
  
      “嘿嘿,小娃子,不錯嘛,竟然沒有嚇得尿褲子。”那白衣身影聽到林軒的話語,轉過身來。
  
      這是一個中年男子,樣貌還算英俊,但是滿臉的胡渣,和手中紅色的酒葫蘆卻破壞了他仙風道骨的形象。
  
      “嘿嘿,好久沒遇到人了,看到你感覺還真是親切啊!”那白衣中年搖著手中的葫蘆說道。
  
      “你是誰,帶我到這里來做什么?”林軒一臉警惕。
  
      “小娃子,別那么緊張,我是誰并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不會傷害你就是了。至于這個地方嘛,就在你的體內啊。”
  
      “什么?在我體內!”林軒差點叫了出來,隨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眼中全是不可思議的神色。
  
      “難道是那柄神秘的小劍?”
  
      白衣中年仰頭喝了一口葫蘆中的酒,笑而不語。
  
      “我體內的蓮花是怎么回事?還有這劍倒是是個什么東西?”林軒追問道。
  
      白衣中年笑嘻嘻的說道:“小娃子,你問題還真多,這些事情你以后會知道的,現在告訴你也沒有。”
  
      那吸血是怎么回事,不會是你吸的吧?林軒又想到了那嚇人的一幕。
  
      “你體內還有一股力量,不過卻隱秘的很好,真是這股力量刺激了我,讓我從沉睡中醒來,至于到底是什么,我也不清楚。”白衣中年神色難得凝重。
  
      不過,很快他又變成了一副懶洋洋的樣子:“放心吧,有我在,那股力量肯定不敢出來了!”
  
      林軒知道也問不出什么,索性他也不問了。不過讓這家伙一直呆在自己體內也不是辦法,得想辦法把他弄出去。
  
      “喂,你不會一直呆在這里不走吧,我的肚子可不是客棧!”
  
      白衣中年臉上充滿了笑容,帶著誘惑的聲音問道:“你想成為內門弟子嗎,你想返回家族嗎,你想變強大嗎?”
  
      白衣中年人的聲音仿佛充滿了魔力,聽得林軒的小心肝砰砰直跳。
  
      “沒那黑色蓮花禁錮我的經脈,以我的天賦,想變強還不容易嗎?”林軒對自己有自信。
  
      “你的天賦是不錯,但是你不想想,你落后別人多少年了,現在的你又能得到什么資源?你有時間耗得起嗎?”
  
      “你有辦法?”林軒小臉陰晴不定,劍池府每十年開啟一次祖地,距離下次開啟,還有不到兩年的時間。他要想進入祖地,必須達到年輕一代前三。
  
      在他離開家族前,族內的年輕弟子中已經有人到達靈海境了,而他現在只是凝脈三階,這兩者間的差距如同天塹一樣,難以跨距。
  
      看到林軒有些萎靡的小臉,白衣中年笑道:“你覺得長生訣怎么樣?”
  
      “那功法是你給我的!”林軒這才想起長生訣的事情。
  
      “沒有長生訣,你能這么快突破到凝脈三階?”白衣中年說道,“現在,相信我的實力了吧。”
  
      “你這么幫我,到底想要什么?”林軒警惕的問道,他知道天底下沒有免費的好事。
  
      “我的要求很簡單,等你實力達到后,我在告訴你。”白衣中年望向遠方,眼中滿是滄桑。
  
      “好,成交!”林軒覺得沒什么問題。
  
      “趕快讓我升到靈海境吧。”他淡淡的說道。
  
      噗!白衣中年把剛喝進去的酒全都噴了出來:“真想一口烈酒噴死你!你當修煉是什么,想一步登天,做夢呢!”
  
      “哎,可惜了一口好酒啊!”白衣中年嘆息一聲。
  
      林軒痛苦的捂上了臉,怎么看這家伙都像是個酒鬼,他總有一種上當的感覺。
  
      “以后叫我酒爺就好,我會給你先釀制一些低級靈酒,免得你經脈受不了。”
  
      “釀酒?難道你想讓我喝酒突破?”林軒感覺快瘋掉了。
  
      “你那是什么表情?”酒爺不樂意了,“想當年,多少強者大能哭爹喊娘的求著我給他們釀酒,能喝到我的酒,你就知足吧!”
  
      他也不管林軒信不信,直接說道:“三枚蛇形果,一株紫花地丁,明日交給我,我就給你釀酒。”
  
      “什么?三枚蛇形果,一株紫花地丁?你讓我去打劫嗎!”林軒吼道,他在任務堂看過,一枚蛇形果就需要五十貢獻點,他現在總共才多少貢獻點,而且這種東西恐怕就算是有貢獻點也兌換不到吧。
  
      “弄不到我也沒辦法,反正急著升級的也不是我。”酒爺打了個哈欠,大袖一揮,卷起一陣狂風,將林軒揮了出去。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